第54章 又跪了

阴暗的墓室中,有‘东西’在爬动。

胡八一和胖子对视一眼,心道这大帝墓可不好倒啊!

“所以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别做傻事!”

白宇目光在后者身上扫过,上面有着浓重的尸臭和血腥味。

看来这家伙被困在这里多日,也是吃尽了苦头。

感觉自己被看穿了,黑瞎子微微有些尴尬的轻咳两声。

“那什么,我是因为…”

白宇抬手打断黑瞎子,

实际上,对于后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白宇心里大概有了答案。

安力满曾经带了一帮外国人进到这里,而黑瞎子刚好在这个时间出现。

必然是后者乔装打扮混进了外国盗墓团伙。

至于如何能瞒天过海,白宇一点也不惊讶。

因为黑瞎子最闻名之处,身手只是第二,第一则是易容术。

以他的功力,易容成外国佬简直不要太简单。

至于他在忌惮什么,白宇也不需要问,因为他会亲自走一趟。

“老胡,胖子,你们就不要进去了,留在这里等我!”

两人都有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

白宇接着又看向黑瞎子,“你也留在这里,保护他们!”

黑瞎子脸色一沉,冷声道,“你在命令我?”

白宇摇了摇头,“我是在给你一个机会!”

“保护好他们,先前你偷袭我的事便不跟你计较!”

话音未落,就见黑瞎子突然咧嘴一笑,“成交!”

回答之果断,将一旁的胡八一和胖子都惊呆了。

心道这货变脸还真够快的啊!

对此白宇并不意外,因为他相信后者感觉得到,先前交手他处处留有余地。

虽然这老不死的也未出全力,

但白宇依然自信可以在二十招内断他一条手臂。

黑瞎子是聪明人,给他一个机会化解矛盾,他不可能不答应。

交代完一切,白宇直接跳出了石洞。

身后,

黑瞎子见白宇离开,顿时长松一口气。

多少年了,

这还是第一次,

不对,

应该是第二次,

前不久他才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感受到过这种压力。

当然了,之前的那个只是长得年轻罢了!

咳咳,

好吧,自己也一样。

但是这个家伙又是谁呢?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那把合金短刀,上面已是密布裂痕,

特奶奶的,这可是黑爷花了大价钱才淘回来的。

现在刀毁了不说,还得给人免费当保镖。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亏了亏了。

……

墓室内,

白宇一步踏入,便感觉到了不对劲。

方才站在洞中看,只觉得这墓室恢弘大气,云雾缭绕,好似一片洞天福地。

此刻站在其中,只感觉一切场景都变了。

入眼怪石嶙峋,如森罗地狱。

空气中弥散浓重的血腥和尸臭,像是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疯狂屠戮的修罗场。

不是帝王墓么?

为何如此诡异!

环视四周,死一般的沉寂。

就连在洞中看到的那些影子也不见了。

白宇脚步不停,穿过一盏又一盏长明灯,直奔高台而去。

当快靠近高台,白宇才发现前面出现了一条河道。

河道绕高台一周,

九条水龙也从冥顶倾泻而下,也是汇入进这里。

从布局上来看,这河道倒是有些类似古时候的护城河。

但在墓葬上,应该叫‘棺河’!

棺河必定极深,因为九龙落下,就好像直接流进了黑洞,完全听不到一丝一毫的水声。

白宇不禁好奇这下面到底通向哪里,可是手电光线根本无法照进。

下方极致的黑暗,好似连接着十八层地狱。

棺河大概四人宽,这点宽度对白宇来说完全不需要借助任何工具。

脚下一点,便直接到了对面。

前方,

白玉高台大概有四丈高,

上面的景致,一时无法看清。

不过,这时候的白宇已经可以百分百肯定老胡说的没错了。

这绝对是座帝王墓!

因为单单只看这白玉高台的皇者气势,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够享受的。

而且高台通体透发着莹莹光泽,这分明又是一块昆仑玉啊!

比先前那扇墓门大了不止十倍,

而且是极其完整,看不见半点拼接的痕迹。

要知道古玉不论放在任何年代,都是值钱的玩意儿。

就现在潘家园里的市场,且不说是不是古玉,就巴掌大那么一块的羊脂玉,价值都在六十万到八十万之间,

而且这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如果再与历史带上点联系,那价值还能翻几番。

所以就眼前这么座高台,一旦出土,必定会在全世界范围内造成轰动。

回头再看这片墓室,森罗阴冷,怪像乱生,

似乎只有这里才是仅剩的一片净土。

恍惚间,白宇好像看到了在过去几千年里,古墓发生了诡异,

黑暗想要侵蚀这里的一切,

慢慢吞噬了墓室里的每一处角落,如今只剩下棺河后的白玉高台还在做最后的坚守与抗争。

白宇不禁好奇,这高台上葬的到底是何人?

当下也不犹豫,直接踏上了台阶。

一路向上,白宇特地留了个心眼。

四丈高的高台,一共三十三级台阶。

这个数字,乍一看似乎毫无意义,

可是仔细一想,白宇不禁暗暗点头,这设置白玉高台的人只怕不简单。

三十三在易经数理当中,是大吉之数,

暗意为:旭日升天,隆昌至极!

倒是十分符合在墓道中看见的那些壁画中的盛景。

白宇不禁更加确信,上面葬的一定是姑墨国君主!

可当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白宇微微有些意外。

高台上,围起一圈一米多高的白玉栏杆,

栏杆上雕刻着华美,且异常古老的花纹。

隔着栏杆,向内看,

有意思!

栏杆后面搞出一个凹面体,

凹面体呈八面,很像是八卦图,

而在每一面阵图前,都立着一尊青铜人甬。

人甬穿着青铜盔甲,或持长戈,或立长剑,如同一位位嗜血杀敌的盖世将领。

如今他们立在八卦图八个方向,像是在守护阵图中间的那个东西。

那…应该是一方白玉棺床。

可令白宇感到奇怪的是,棺床上面竟然不是棺椁,而是躺着一个穿着盔甲的尸体。

看到这,白宇不禁眉头一皱,“尸体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因为隔着一段距离,一时也不好判断那到底是真人还是假人。

当下释放霸王色,凝聚出夜眼去看。

可这一看,

“不对啊!”

盔甲内黑洞洞一片,分明只是一个空盔甲壳啊。

难不成尸体已经完全腐烂了?

还是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尸体?

“衣冠冢?!”

白宇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可是如此风水,如此大手笔的墓葬,只为了安放一具空盔甲?

白宇觉得这事情太过蹊跷。

不过白宇并未立刻上前查看,而是仔细打量四周,

尤其在那方八卦图上。

很快,

在夜眼观察下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另外,

观察这白宇高台的布局,

讲究一个太平祥和,

在这里设置机关的话,只怕有违天人合一的基本准则。

所以应该是安全的。

只是,

那八个青铜将军,总让白宇感觉哪里怪怪的!

但一时间也看不出哪里不对。

迟则生变,

白宇不打算再等了,当下跨过白宇栏杆,向八卦图走了过去。

果然,

就在白宇走近八卦图两步时,

“咔咔咔~”

八具青铜将领真的动了。

近距离感受下,那种强悍的冲击力令白宇心惊。

这八具青铜人不简单啊!

震惊的同时,白宇也不慌乱。

手掌按在神秘罗盘上,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可下一秒,白宇愣住了。

因为八名青铜将领,竟齐齐跪在白宇身前。

没有任何言语,就像一个个虔诚的追随者。

白宇愣住了。

而在他身后更远处,

石洞里的黑瞎子直接惊掉了下巴,

几乎是在扯着嗓音叫喊,“这,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古墓里的机关虽然巧妙,但也根本困不住他。

他之所以留在这里,目的便是为了高台上的那副盔甲。

可是几番尝试都被那八具青铜将领给打了回来。

所以他才这般狼狈。

本来看见白宇上了高台,想着看一看后者笑话。

可这青铜将领直接给跪了,

“这尼玛什么情况?!!”

这时一旁的胖子则咧着嘴巴嘿嘿的笑着,“怎么样,吓到了吧?”

“我跟你说,这根本不算啥!”

“想当初我们在金国墓里头的时候,那八百年的大粽子见了小哥都得跪!”

胡八一点头,

实际上不止大粽子,后来在九层妖楼里,他也亲眼见到红衣骷髅给小哥下跪。

“粽子?”

黑瞎子一撇嘴,粽子算个啥。

别说八百年的大粽子了,就是一千年的。

黑爷我没杀过五十,也宰过三十。

但上面那八具青铜将领,每一个都是以一当百的绝顶高手,

身上的杀伐之气,宛如实质。

那绝对不是普通机关兽,又或者巫法人甬能具备的。

黑瞎子甚至怀疑,那些青铜人生前本来就是铁马饮血的大将军。

只是怎么就给跪了呀?!!

而且他刚才问过,这人叫白宇,

黑爷在道上那么多年,压根没听过这号人物。

“小胖我问你,你们是怎么认识白宇的?”

“卧槽,你特么叫谁小胖呢?”

“嗯?”

黑瞎子一皱眉,胡八一赶紧将胖子拉到一边。

这人怂小哥不假,但也不是他们能随便招惹的。

当下也是歉意的笑了笑,道,“我们和小哥是在墓里碰到的!”

“墓里么…”

黑瞎子点了点头,“倒也算你们好运,傍上个大腿。”

“不过你还不错,这年头摸金校尉断了传承,能懂点堪舆之术的人可不多了。”

胡八一抱了抱拳,“黑爷过奖了!”

“不过这胖子么,可就不见有什么本事了!”

“贪财又逞强,早晚成了累赘,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带他玩的好。”

一听这话,胖子当时就急了,“好你个瞎子,居然还玩起了挑破离间!“

“不过我告诉你,你可失算了!”

胖子得意道,“老胡是我亲兄弟,打小穿一个裤衩长大的。”

胡八一翻了翻眼,心里骂道,“你特娘的就不能换点新鲜词啊!”

“还有,我们跟小哥那都是有过命交情的。”

“过命?”

黑瞎子冰冷一笑。

在他看来,只有真正死过的人,才配说过命!

胖子瞧对方不信,当下急声道,“我告诉你,小哥可是我亲手从棺材里挖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