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过阴桥

木棺之下,三人一路向前。

“有意思,竟然又是一条墓道!”

白宇注意到密道地上铺着青石板,两侧刻满了浮雕。

这里的布置几乎和上面那条墓道一模一样。

不对,

这里要更精致,也更奢华。

五彩浮雕,栩栩如生。

上面刻画着一幅又一幅古代先民劳作的场景,同时注意到他们的服装非常具有西域特色。

人们在劳作,也在欢笑。

每一幅场景都彰显出一派祥和,与欣欣向荣。

白宇感慨,这大概就是姑墨国当年的盛况了。

只可惜历史的齿轮在行进,

沧海桑田,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了。

而能在墓中雕刻出这些场景的,想来只有皇家祖地了。

“难道前面就是姑墨国历代先皇埋葬之地?”

白宇不禁好奇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胖子突然指着一副壁画惊讶道,“咦,这个人长得好像小哥啊!”

白宇转头去看,

那依旧是一副描绘人们劳作的壁画。

背景是在一片稻田里,

一对少年少女卷起裤脚衣袖,在田地里插秧,

时而相视欢笑,时而嬉戏打闹。

那男孩一身民族服装,

虽然面庞略显稚嫩,

但不论五官又或者气质,都与白宇一般无二,

而当看向那个女生,

白宇怔住了,

女孩容颜娇美,个子却极为高挑,

尤其一颦一笑间,竟与主墓室里姑墨王子画像高度重合。

不会错的,画上的这个姑娘一定就是姑墨王子。

可是,

那个男孩真的是自己吗?

他与姑墨王子又是什么关系?

白宇盯着壁画出神,内心一阵没来由的悲怆。

下一刻,白宇转身就走。

他一定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很快,三人来到了墓室尽头。

面前的墓门比他们在上面看到的起码大了一倍不止,

而且通体泛着萤萤光泽,

门上雕琢着两条璃龙,乍一看竟然像活的一样。

胡八一惊呼一声,“天呐,这是汉白玉么。”

“就是故宫博物馆也不可能出现这么大一块啊!”

白宇手掌在玉门上划过,摇了摇头,“不,这是比汉白玉更久远的昆仑玉!”

“昆仑玉?!”

胡八一更震惊了。

据说那是存在于西域最古老年代时的神玉啊。

胖子眼睛一亮,“那得老值钱了吧?”

胡八一斜着眼睛,“我劝你还是别想了,这么大块玉就算真的能拆下来,你也带不出去!”

胖子点头,“那倒也是!”

“不过小哥,这门后的机关也是自来石吧?”

胖子注意到这玉门和先前那扇石头门一样,都是既无锁头,也不见门栓。

白宇点了点头。

胖子见状赶忙将手里的尼泊尔军刀递了过去。

白宇没有去接,而是指了指门缝道,“后面被灌了铜水,这门被彻底封死了!”

胖子凑近去看,“嘿,还真是!”

那咋整?

要不用炸药?

白宇摆了摆手,“在门缝中灌入铜水,说明这墓主是压根就没有让活人进出的意思。”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墓门后面应该还有六七层大石条堆叠封堵,所以你就是把这里的墓道炸塌了,也别想炸开这道门!”

胖子一怔,那不白玩么。

胡八一却在白宇刚才的话里听出了点别的意思,“小哥,你说这门是为了禁止活人进出,那…”

不等胡八一说完,白宇便笑着点了点头,“活人立入禁止,但死人却可自由通行!”

胖子咽了咽口水,“小哥,没这么邪乎吧?”

白宇拍了拍胖子,“不用紧张,这只是古人墓葬制度上的一种说法,实际上他还有一种叫法,叫做鸽子翻!”

胡八一眼睛一亮,“竟然是鸽子翻?!”

“老胡你也知道?”

胡八一点头道,“我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上看到过关于鸽子翻的介绍。”

“上面说这种墓门多出现在西周以前,属于那个神话传说的年代。”

“我也只在书本上看到过这种机关,没想到今日竟有缘见到真面目。”

胖子赶紧问,“那上面有说怎么开这门吗?”

胡八一摇了摇头,他手上那本只是残卷,许多信息都是只知其因,却没个结果。

两人只得看向白宇,

白宇淡淡一笑,道,“活人走阳关,死人过阴桥!”

话音落下,就见他脚下一震。

“砰!”

硕大的青石板子直接爆碎,

然后下方再次露出一个深坑。

胡胖两人对视一眼,“好家伙,一个洞接一个洞,敢情这是墓中墓啊!”

“走吧!”

白宇迫切想要解开谜题,所以一个翻身便再度潜入地下,

身后两人赶忙跟上。

……

下面的密道极其狭窄,

甚至连蹲着行进都做不到。

三人不得不趴在地上,一点点匍匐着向前。

胖子郁闷,“我算明白小哥为什么说这是死人走的路了。”

“这特娘的,活人谁走这啊!”

空间矮点也就不说了,可每一次爬动,头顶上都会簌簌落下泥土,

这简直是要将人活埋啊!

“这本来就不是给活人走的。”

白宇边爬边道,“鸽子翻分两种,一种开在墓门下面,叫阴桥。一种开在墓门上面,就叫仙门!”

“不过不管是阴桥还是仙门,都是专门给死人通行准备的。”

同时提醒身后二人小心周围,这种环境下,行动大大受限,一旦碰触到什么机关陷进,往往是十死无生。

一听这话,胖子不敢再埋怨了。

几乎是屏住呼吸,往前爬。

好在一路还算顺利,很快就看到了阴桥的尽头。

不过尽头那里立着一尊罗刹。

而罗刹两边则有一些浮雕,浮雕上刻着的竟是森罗地狱。

地狱中鬼哭狼嚎,阴兵无数,

模样十分恐怖。

胡八一注意到白宇神态不对,“怎么了小哥?”

白宇指了指浮雕道,“一般来说,不论阴桥还是仙门,目的都是为了让墓主魂魄归天,或者入轮回往生,

所以门前浮雕多为百官相送,仙鹤迎驾,再或者也该是奈何桥,孟婆汤。

可你们看这上面的场景,厉鬼受拔舌、铜柱之苦,分明是要将亡魂送入十八层地狱啊!”

“怎么会有人这样摆阴桥呢,实在太古怪了!”

胖子说,“有没有可能是这墓主仇家偷偷溜进来摆的阵呢?”

白宇摇头,不好确定。

毕竟有这功夫,何不如直接将墓室捣毁?

“不管怎么样,这门后极可能有古怪,待会进去一定要小心!”

交代完二人,白宇双手转动罗刹石雕,

只见罗刹向左转动半周,面前的石门便缓缓抬了起来。

可就在石门升起的瞬间,

白宇突然感觉到一股锋利无比的气息,向他后心处袭来。

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回身。

只能手臂发力,按在罗刹身上快速向上跳起。

“砰~”

那东西打中罗刹身上,直接溅起一串火花。

借着火花,白宇看见那是一把合金短刀。

“谁!”

白宇凌空炸喝一声。

这时胡八一和胖子才反应过来,连忙将手枪跟手电筒对准那一道黑影。

可是没等他们有更多的动作,便感觉到手掌被重物击中,

巨大的力量让他们直接脱手,手枪和手电全都甩出了阴桥外。

顿时,整片空间陷入了绝对的黑暗。

而白宇这时已经纵身跳上了罗刹头顶,

霸王色凝聚夜眼,快速扫过空间。

只见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速度快到极致。

此刻他正变着身法向自己迅速接近。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白宇非常肯定是第一次见到对方。

等等,

目光突然定在对方的脸上,

白宇先是一愣,然后大喝一声,“齐瞎子,你找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