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诡异

可是,

这不是姑墨王子的墓吗?

他的墓里怎么会有精绝女王大婚时的壁画?!!

要知道古人墓中的壁画,多反映死者生前最重要的一些事。

一般来讲,要么是墓主的丰功伟绩,要么是墓主最有执念的事。

可无论哪一种情况,将这两幅壁画放在这里,都显得极不合情理啊!

白宇百思不解。

就在这时,墓室中突然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敲打声。

白宇回身去看,

原来胡八一和胖子已经跳下了中央墓坑,正蹲在棺椁前准备开棺呢。

白宇最后看了一眼那两幅壁画,

想不通,也就不再纠结。

因为他有一种感觉,一切真相等到了精绝古城都会被揭晓。

然后他就来到了墓坑前。

近距离再看,这棺椁竟是由石头修成一座宫殿的样子,

棺身前后雕刻出南天门的形状,象征着墓主灵魂可以自由归天。

另外,棺椁盖子的四角修成了飞檐,无不彰显死者对自由的渴望。

胡八一和胖子试着抬起棺盖,但也不知道这盖子下面被做了什么手脚,吸在棺身上纹丝不动。

胖子一急,就拿出了工兵铲,

铲尖对着棺身一阵敲打。

可是石头棺自古以来就是出了名的难开,棺盖与棺身之间是严丝合缝,根本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

这不,

胖子敲砸了半天,愣是把手给震麻了,也没见在棺身上开出一条缝来。

此刻正蹲在那里骂骂咧咧的呢。

白宇绕着棺椁走了一圈,大概看明白了,当下也是笑着道,“行了胖子,别瞎忙活了!”

“这棺椁是反棺棺盖子,外面的棺椁要比里面的棺材还厚实,就凭你手里那把破铲子,你就是给敲断了,你也别想敲出一条缝来。”

“反棺棺盖子?”

胖子没听明白,可胡八一却若有所思的低头看向棺椁底部。

这才注意到,眼前这幅棺椁竟然是倒置的。

难怪找不到棺缝,原来藏在底下啊!

可就看这棺椁的材质与密度,就算能从下面撬开一条缝,

这人卡在墓坑里,也根本不好发力将椁身弄出去。

胡八一看向白宇,“小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白宇指着棺身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棺椁应该是用西域天心石打造的。”

“天心石?”

“没错!”

“这天心石是西域产出的一种奇石,密度比寻常石头至少高二十倍以上,比钢铁还要坚硬。”

“所以你们别看棺椁就那么大点,但重量绝对在一吨以上。”

“一吨…”

胖子嘴角一抽,“那完犊子了!”

白宇笑着从墓坑边上跳下,“胖子,先别急着丧气,我话还没说完呢!”

“这天心石虽然沉重无比,但却有一个缺点。”

胡胖两人同声问道,“什么缺点?”

只见白宇神秘一笑,然后极其突兀的一掌拍下。

“砰~”

棺身剧烈颤动,有沉音回荡。

当白宇将手掌拿开,只见如黑铁般密实的棺身赫然出现一道裂痕。

不过裂缝并不大,也就一指长短。

就在胡胖两人疑惑的注视下,见白宇再次抬手拍下。

同样的一掌,但这一次拍落,

“咔擦咔擦~”

空间内立马响起一阵阵碎石断裂声,

然后就见到比钢铁还坚硬的天心石棺竟然寸寸断裂,

顷刻间,

崩碎瓦解!

胡胖二人一脸惊骇的看向白宇,喉咙不自觉的鼓动,狠狠吞咽着口水。

一…一吨重的棺椁,就…就破了?

天呐,他那一掌到底有多大的力啊!!

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中,白宇淡淡一笑,然后拍了拍手掌。

“其实这天心石的缺点就是不能开裂,一旦开裂,哪怕只是一道口子,你顺着这道口子施力,就非常轻易的能将天心石打碎。”

两人这才恍然,目光中的惊骇慢慢淡去。

白宇想了想,又道,“这大概就是物极必反吧,太过刚硬有时候也是一种破绽。”

胖子连连点头,“小哥说的有道理,那咱们赶紧开棺吧!”

“你这个家伙。”

白宇被对方猴急的样子给逗笑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他也很想见识见识这位姑墨王子。

可突然,

白宇双耳侧动,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似远似近,而且竟有几分熟悉。

可是太过朦胧,无法分辨那声音从哪里发出,又在说着什么。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白宇转向胡八一和胖子,

结果却见两人正忙着将碎裂的棺椁搬出墓坑,瞧样子根本没察觉到什么。

而此时白宇再听,那声音已经消失了。

“难道是错觉?”

没给白宇多想的时间,那两人已经将压在棺材上的椁全部移开了。

棺椁实际上,就是套在棺材外的外棺。

殷商时间的棺椁,多是用大木条叠压在棺材上。

到了西周,才慢慢衍生出一系列的棺椁制度,

比如,天子棺外,四重椁。

从里往外,依次为水牛皮,椴木,属,以及大棺!

不过,这姑墨国是西域古国,与中原文化有着极大的差异,

而且其真实年代,虽不可考究,但似乎是比殷商更加久远。

所以他的棺材外,只有一张天心石铸造而成的大棺。

此刻胡胖两人将外面的石头椁移开,里面出现一口黑色的木质棺材,

木棺朴实无华,并没有什么精致的纹路雕刻。

不过看着色泽,想来也不是寻常木头。

实际上,木头棺也不好开,但和石头棺比起来,必然还是要容易一些的。

此时只见胡八一和胖子一左一右站在棺材两边,

手里横握工兵铲,快速插进了棺盖缝隙下。

见这一幕,白宇目光微沉,

“老胡这会儿怎么有点怪怪的…”

要说胖子急着开棺很正常,可老胡这会儿是怎么了?

突然,

耳边再次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

这一次白宇能断定,那声音就在不远处的墙边。

可回头去看,却什么也没见到。

怎么回事?

这时又一道人声响起,白宇顿时脸色一变。

而那声音…

怎么可能?

难道…

白宇豁然转身,对着棺材前的胡八一快速问道,“老胡,你点蜡烛没?”

胡八一一边用力撬起棺盖,一边不耐烦道,“什么蜡烛!”

可就在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瞬间,

手上开棺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胖子也一样,整个人静静的站在棺前,背对着白宇。

一时间,

墓室里安静无比。

白宇目光冷冽的盯着二人背影,沉声喝问,“你们到底是谁?”

棺材前,两人没有回应。

可他们的身子突然剧烈颤抖了起来,而且是一种极其诡异夸张的幅度在晃动。

突然,两人再次恢复静止。

然后慢慢转过头来,

当看清他们的脸,纵是以白宇的心性,都不禁咯噔一下。

对面那两人,

用力瞪大着眼睛,目光中充满了残忍和无尽的怨毒,

而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他们的嘴角是以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角度咧了起来,

那表情,

分明是在狞笑。

森冷,恐怖,充满浓浓的死气,

总之绝不是活人能够做出来的。

下一秒,

两人猛地举起工兵铲,狞笑着向白宇砸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