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精绝女王是我老婆?

“老胡,你说什么呢?”

“什么发丘指?”

胖子古怪的看向胡八一。

却见胡八一一脸严肃道,“这发丘指是发丘中郎将一大绝技。”

“传闻他们这一脉的人,右手食指和中指奇长,且灵敏无比,能平地起丘,尝土寻陵,而且可以轻易破解墓穴中的细小机关。”

“不过想要练成这么一手绝活,非得从小练起不可,其过程必然是苦不堪言。”

“没想到小哥竟是发丘后人啊!”

胖子好像回忆起什么来了,“这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是不是…”

胡八一点头,“没错,这两脉系出同源,然而不论职位还是盗墓手法,发丘一脉都要高上不少。”

“而且他们这一脉规矩很少,讲究一个百无禁忌。”

胖子直接一个好家伙。

难怪小哥如人中之龙,处处透着不凡呢。

“哪像咱们,两个赝品啊!”

胡八一则瞪了胖子一眼,“你特娘的才是赝品呢!”

“老子好歹有半本十六字阴阳秘术,半个摸金校尉总算是有的。”

胖子撇了撇嘴,“行行行,你们都牛,就我最菜,行了吧!”

这时白宇已经将两个拉环全部拽出窄缝,接着用力向上一拖,

“砰~”

地板应声而起,落在了一旁。

两人见状赶忙凑了过去。

胖子打着哈哈道,“小哥,原来你是发丘传人啊!”

白宇看了眼胡八一,知道多半是后者认出了发丘指。

想着解释起来也麻烦,索性耸了耸肩,算是默认了。

然后看向地上空洞,只见下方出现了一条笔直延伸的楼梯通道。

一股子刺骨的寒冷顺着楼梯弥漫了上来,这一次就连白宇都是轻轻皱眉。

胡八一将手电照进下面,发现那里的黑暗如同棉花一样,光线照进去,便被黑暗迅速包裹。

可见度极低!

“小哥,下面有古怪啊!”

白宇点了点头,不过已经到了这里,说什么都要下去探上一探。

“你们走我后面,注意脚下!”

说着,白宇便一步踩上了台阶,

身后两人赶忙跟上。

寂静空间内三人的脚步声幽幽回荡,看来下面空间必然不小。

胖子冷得直打哆嗦,颤颤道,“你们说下面会不会有大粽子啊?”

胡八一没好气道,“别瞎说,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粽子,多少人倒斗一辈子,也不见得能碰上一回。”

胖子点头,“这倒也是。”

不然潘家园那么多宝贝得用多少人命填啊!

白宇却在这时诡异一笑,“先别太乐观哦!”

也不知是否错觉,在白宇笑声落下后,空间温度更低了。

“小哥,你可别吓我们啊!”

……

楼梯很长,大概五分钟后,三人才下到最底部。

手电扫过四周,发现这地方比他们刚才下来的地方还要大上不少,

手电的光线根本不能照出全貌。

白宇回身问胖子要了一根冷烟花,

烟花点着,扔向墓室深处。

顿时空间大亮!

三人这才惊讶的发现,墓室里到处摆着陪葬的珠宝,就连地面都是黄色‘烧土’金砖面。

可以说这个墓室的规格非常高,

另外在墓室中间的位置,停着一口巨大的棺椁。

棺椁一半沉入墓坑中,

从白宇他们现在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棺椁的上半部分。

棺身上没有任何装饰花纹,形状也是四四方方,这与内陆棺椁的制式有着极大区别。

胡八一寻思道,“这恐怕是一种早已失传的古代民族墓葬形式,很大程度上受了汉文化的影响,但是弄得似是而非,又加入了很多自身的文化,实在是罕见之至。”

“老胡,要么我说你费劲呐,人家愿意睡啥棺材关咱们什么事!”

“走,赶紧跟我装宝贝去!”

胖子一看那么多财宝,什么冷啊,粽子啊,全都不记得了。

一溜烟的就朝那些个宝箱去了。

胡八一气骂一声,“这个死胖子,总是急急燥燥。”

白宇摆了摆手,“不碍事!”

盗墓不为发财,难道真的是为了学习?

胡八一脸上发烫,尴尬的笑了笑。

老胡啥都好,就是太好面。

不过想想也不难理解,

这要换成一般人,那心态恐怕早崩了。

所以白宇又往回找补道,“不过我总感觉这墓室没有那么简单,你还是过去看着点胖子,别让他碰到什么机关了。”

胡八一神色一肃,“好!”

两人离开后,白宇并没有着急去看棺材,而是围着墙壁走动了起来。

和记忆中的一样,墓室的四面墙壁全部绘制了精美的彩色壁画。

大概内容是说,在古代西域三十六国中,有一个叫姑墨的小国。

这个国家依附于精绝国,备受欺压。

每年都要向精绝女王献上大量的财宝和牛羊奴隶。

最终姑墨国王子决定反抗,趁着下一次献宝的时机刺杀精绝女王。

不过在过程中,却意外发现了女王的秘密。

女王拥有一双直通冥界的眼睛,只要看人一眼,便能将人送入冥界。

面对这样一位强敌,姑墨王子感到无力。

不过在一次巧合之下,姑墨王子遇见了一个来自遥远国度的占卜师。

这位占卜师让王子将特制的慢性毒药,藏在金羊羔肉中,然后进贡给女王。

果然过了没多久,就传出精绝女王暴毙的消息。

精绝国也自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很快,白宇将墓室墙壁绕了一圈,

就当他准备返身离开时,

嗯?

在角落里竟还隐藏着几幅壁画!

迈步走近,白宇突然愣住了。

只见那副壁画上的男子变了,

不再是姑墨王子,而是一个身材修长,气质非凡的男子。

因为是背影,所以没能看清他的样貌。

但男子一袭黑色长袍,手握一柄比寻常戟兵还要长上许多的重戟。

而看那重戟的形状,以及戟身上的纹路。

分明就是鬼神霸蛟戟啊!!!

白宇怔住了,

这人是谁?

为什么会有鬼神霸蛟戟?!

【叮~】

【发现神秘人壁画,触发神秘血脉解锁:50%】

系统声音突然响起,

白宇恍然意识到,眼前壁画上的黑衣人,与那晚在破屋里发现的双瞳石人像,竟是同一个人。

一瞬间,白宇似乎抓住了什么,

他快速向角落里的最后一幅壁画看去。

这一次,白宇终于看清楚了,

那个神秘男子真的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并非是因为选中了神秘人身份,而是自己本来就是神秘人?!

更令白宇不敢相信的是,那副壁画上并不只有他。

还有一个女子,

红衣凤冠,美艳如画!

那不是精绝女王吗?

女王此刻一身红妆嫁衣,

这是要拜堂?

而站在她对面的,分明就是自己啊!!

这一刻,白宇脸上布满了震惊与骇然,

“所以…”

“精绝女王是我老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