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鹧鸪哨

西夜古城曾遭逢战火焚烧,后又经劫匪无数次洗劫,

如今只剩下一副破败的空壳。

越往深处走,越给人的一种无尽的凄凉与萧瑟感。

“小哥,老胡,不对劲啊!”

胖子抱着膀子,往四下里探着脑袋,“我怎么感觉附近有人盯着咱们,背后凉飕飕的!”

胡八一笑着调侃,“小胖,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么,还怕人看?”

“老胡,你是不是傻,我说的肯定不是人啊!”

胖子缩着脖子,咬着牙道,“我说的是那,那玩意儿啊!”

“哪玩意儿?”

“特娘的,你咋那么笨呢,鬼,鬼啊!”

胖子这一开口,直接把跟上来的安力满给吓得一激灵。

当下连连道,“没错嘛,没错嘛,前面那口井里真的有恶鬼嘛!”

“小哥,咱们还是不要过去那里了嘛!”

白宇一直观察的附近的走势,确实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

“老爷子,包给我们,你就可以回去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白宇在进城前都计划好了的。

避开考古队的视线,悄悄去探姑墨王子墓。

当然,

这个计划并没有提前告诉胖子。

不然以后者的急性子,八成是守不住秘密的。

至于安力满的作用,一个是带路,另一个则是悄悄给三人送来工具包。

现在后者的任务完成了,自然也不用跟着去冒险。

而且还需要他帮忙做好善后的工作。

“回去后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我们仨在附近踩点。”

毕竟在进城的时候,众人就已经被告知城内可能有狼袭的风险。

“哎!”

安力满点了点,然后将包交给了胖子。

胖子把包打开一看,

嗯?

朱砂,糯米,黑驴蹄子…

这特娘的不就是老子的包吗?

这时胡八一拍了拍胖子,呵呵道,“就你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住我?”

胖子脸色讪讪,“嘿嘿,咱俩穿一个裤衩长大,自然是瞒不住。”

“不过老胡,咱们这次是去哪倒斗啊?”

瞧见自己的家伙事都拿来了,还有安力满刚才和小哥的对话,

摆明了这附近有宝贝啊!

“跟我走吧!”

白宇淡淡一笑,笔直的向着城中一座土堡走去。

两人见状,点头跟上。

不过这前一脚刚踏进堡内,

别说胖子了,就是胡八一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里面就好像一座大冰窖,直钻骨子里的那种冷。

其中空间倒不是很大,仅仅十来平的样子,

正中间是一口竖井,

能感觉到土堡里的阴冷都是从井口弥散出来的。

仿佛下面藏了一座大冰山。

“老胡,你确定这井里有墓?”

胖子这一路没少和陈教授打听古墓的事情,

后者当他好学,压根没往盗墓方向去想,所以也是将他这么多年的考古经验说了个大半。

胖子记得这墓有埋在地下的,有葬在山上的,甚至有直接扔在林子里的。

可没听说还有葬在井里头的啊!

胡八一非常肯定道,“根据我所掌握的天星风水,不会错的。”

“是吗?”

胖子半信半疑的往竖井又多走了两步,听到井口传来若有若无的水声。

“那就更不对了,陈教授都说这墓得是干的,下头这么大的水,不怕把棺材板泡烂了啊!”

这时白宇开口道,“胖子,你说的那都是中原古墓,别忘了咱们现在可是在西域。”

“西域文化本就不同于中原,墓葬制度更是如此!”

“听见了没胖子,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再说了,陈教授研究西域文化研究了快一辈子,还不只是了解到一些皮毛,所以说啊,这西域文化博大精深,什么可能都是存在的。”

胖子嘿嘿道,“我这不也是怕咱们扑个空,白高兴一场吗,既然确定了下面真有东西,那别愣着了,赶紧的呀!”

“等一下!”

白宇向着两人打了个手势,发现在竖井后面摆着几个土黄色的背包。

胖子几步跑了过去,发现背包都是打开着的。

而那里面可装了不少好东西啊。

手枪,子弹,特制绳索,甚至还有手榴弹。

王胖子见猎心喜,二话不说就给自己武装上了。

一旁的胡八一却眉头微皱,有些担忧道,“这些装备非常先进,不会被人平白无故的丢在这里。”

白宇点了点头道,“还记得在我们之前,安力满曾带了一帮人进沙漠吧!”

“那个旅游团?”

白宇笑了,“什么旅游团!”

“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名头罢了,实际上就是一支外国盗墓团伙。”

胖子一惊,“啥玩意?!”

“那我们现在才来,下面的宝贝岂不是都给他们带到国外去了!”

胡八一直接瞪了胖子一个大白眼,“憨批,那些人要是真这么顺利的摸到东西,他们的装备还能摆在这吗?”

“老胡说的没错!”

“安力满告诉我,那帮人都折在下面了!”

一时间,胡胖两人都愣了下来。

这么精良的装备,都…折在下面了?

这时两人都不由得想起安力满先前那句话,这井下面有恶鬼啊!

“所以你两还是在上面等我吧!”

“别啊,小哥!”

“大粽子咱们都一起拼过,这鬼,咳咳,鬼咱也不能怂他啊!”

“胖子,你真不怕?”

胖子先是脸上一虚,然后一挺腰板,“小哥,实话不瞒你,我跟老胡都有法宝。”

“那妖魔鬼怪都进不了我俩身!”

“哦?”

接着就见胖子将挂在脖子下面的摸金符给掏了出来。

“嘿嘿,我们哥俩都是摸金校尉!”

然而白宇看也不看,直接道,“假的!”

“假的?”

胖子一愣,有些不敢相信。

但胡八一却似乎并不意外。

毕竟这摸金符是摸金校尉的传承至宝,以大金牙的钻营性子,怎么可能这般轻易相送。

如今听到白宇这般说,更加证实了胡八一的想法。

毕竟小哥的眼力,就是大金牙也极为推崇。

可胖子就有些不能接受了,这玩意儿他可是一直都当宝贝呢。

白宇道,“真正的摸金符,是取穿山甲最锋利的爪子,先浸泡在媾腊中七七四十九日,再埋在龙楼百米深处,借取地脉灵气八百天,最终铸成!”

“铸成时,一寸长,色泽漆黑透明,火光下有润泽光芒,前端锋利尖锐,镶嵌着数缕金线,帛成‘透地纹’的样式!”

胖子一对比,

好像也没差啊!

白宇又道,“自古以来,摸金符一共九枚,因为在明朝年间被毁去了六枚,所以只剩最后三枚流传了下来。”

“那说不定我们哥俩的就是真的呢!”

胖子仍心存侥幸。

白宇摇了摇头,“这三枚摸金符都被清朝张三链子得到,后来张三爷收了四个徒弟,其中三徒弟孙国辅得了半卷《十六字风水秘术》,另外三人则各传承一枚摸金符。”

“大徒弟叫做了尘,后来将摸金符传给了弟子鹧鸪哨。”

“二徒弟金算盘,据说常年活跃在黄河两岸,不过已经好些年没听见什么动静,想来是死在哪座墓中了,摸金符恐怕也深埋地下了。”

“四徒弟铁磨头在一次下墓中中了销器身亡了,他的摸金符被了尘大师收了起来,临终时也一并给了弟子鹧鸪哨。”

胖子脸一垮,

奶奶的,这三枚摸金符都是有名有姓的,

那他和老胡手上这两个岂不就是妥妥的赝品了么?

“大金牙这个孙子!”

“我说上回在野人沟的时候,我怎么会被俩小鬼迷了眼睛,原来是假的啊!”

胖子气哼哼的,胡八一却对另外一件事情起了兴趣。

“小哥,鹧鸪哨我听过,是个人物!”

“不过他不是搬山一脉的吗?”

胡八一家传半本风水秘术,但从未有人真的教过他系统的盗墓知识。

所以这其中很多传闻都是道听途说,又不详尽。

白宇解释道,“这搬山虽然被列入盗门五大派,可实际上他们下墓不为财宝,只为求一物。”

“不过据说这一物极为难寻,而恰巧摸金校尉一脉最擅长寻龙点穴,所以鹧鸪哨也是拜入了了尘大师门下!”

胡八一露出敬佩之色,“鹧鸪哨一人竟融合两派之所长,了不起!”

白宇点了点头,确实了不起。

只可惜英雄多命短,最后还是没能逃过宿命。

“行了!”

“如果你们一定要跟着我下去也可以,不过下去后没有的同意,决不能乱动!”

说话间,白宇将目光看向胖子。

原著里,这货就是个机关杀手。

碰哪哪倒。

关键这胖子的八字还贼硬,别人死了他都不会死。

一听能下墓了,胖子赶忙保证没问题。

然后屁咧屁咧的去准备绳索去了。

实际上,先前那些外国贼下井的时候,已经在井边搭好了井栏和绞索,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绳索被割断了。

白宇观察绳索的断口处,不像是利刃所为,

像是被人用巨力生生扯断的。

可是能将这种特质绳索扯断,那力量只怕比自己还要强上几分。

一时间,白宇盯着井下,目露凝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