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历朝历代都有他的身影

实际上,早在胖子被绊倒的时候,白宇就瞧出了后者脚下那个东西。

巨瞳人像!

也是一切灾祸的开始。

下面密密麻麻聚集着无数沙漠行军蚁,

现在它们在蛰伏,在休眠…

可只要等外面的黑沙暴一停下,便会立马再次钻出地面,化身死亡军团。

所以白宇也是准备制止这些人继续靠近。

可还没等他开口,便听见小叶一声惊呼,“小哥,这个石头人长得和你好像啊!”

白宇一愣,什么鬼!

那可是巨瞳人像,怎么可能和小爷长得一样。

可紧跟着,就看见胡八一和胖子齐齐望了过来,且一脸恍然道,“对啊,我就说那么眼熟呢,是小哥!”

几乎在同时,考古队众人也是在白宇脸上和石像作对比,连连道,“像,确实像!”

一时间,所有人都一脸古怪的看向自己。

白宇眉头一皱,怎么可能。

当即快步走到石像跟前,可这一看,

白宇突然愣住了!

这不是巨瞳人像!

而且,石雕上的那张人脸,不能说和自己毫无关系,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更令白宇震惊的是,石像的眼睛和常人一般大小,可如果自己观察他的眸子,

居然是双瞳!

而对于这一点,只有白宇知道,

当他使用霸王色凝聚出夜眼时,

就是双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宇的脑袋突然一阵嗡鸣。

这时,

【叮~】

【发现神秘人像,触发宿主神秘血脉】

【血脉解锁进度:40%】

神秘血脉再度解锁,白宇喃喃道,“神秘人像…”

这是白宇第一次意识到,似乎他的穿越并没有那么简单。

“爱国,这种石像咱们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啊?”

“见过!”

郝爱国非常肯定道,“在XJ的那个千棺坟里头,就有一个跟这石像是一模一样的,眼睛生有双瞳,异于常人。”

说着,郝爱国再次看向白宇,打量道,“我说我怎么见你第一面的时候,就感觉在哪里见过!”

白宇微微皱眉,也就是说类似的神秘人像并不止这一尊。

陈教授点头,“我想起来了,这就是双瞳石人像啊!”

“只不过,这种石像的由来,考古界说法不一,有学者曾经提出这是鬼洞族崇拜的某种神灵,

可又有人说这是古突厥人遗留下来的,

总之许多朝代的历史遗迹中都有他的影子。

直到现在也没有定论,算是个不解之谜吧。”

胖子打趣,“小哥,这该不会是你祖宗吧?”

白宇一翻白眼,“你祖宗!”

陈教授笑着道,“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说不定在几千年前真有一个和小哥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呢。”

对于这个解释,大家也都是点了点头。

这人总有相似处嘛,

不稀奇!

可白宇却在思考着陈教授的前面的话,

鬼洞族崇拜的神灵…

历朝历代都有他的影子...

不过没等白宇继续想下去,

一旁郝爱国突然提议道:“老师,要不我们将这双瞳石人像给挖出来好好研究下,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信息?”

陈教授也是目光炽热,恨不得立刻动手。

可白宇在这时冷声打断,“不准挖!”

感受到众人疑惑的目光,白宇知道瞒不住了。

于是抬腿便在石人的脑袋上踢了一脚,

“咦?”

“石人的眼睛怎么变红了?”

有人惊咦,迅速发现了石人像的变化。

但胡八一却在这时道,“不对,大家快退后,石人眼睛里有东西要出来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成人指节大小的蚂蚁从石人眼睛上面钻了出来。

这蚂蚁个头很大,身体乌黑,不过尾巴却成血红色,

尤其在众人手电的照射下,闪烁出妖异的红芒。

“我去,这么大个蚂蚁!”

“该不会是吃了什么营养素吧!”

“你是不是傻,沙漠里哪来的营养素?”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交流,

却没注意到一旁的雪莉杨在见到这只蚂蚁后,脸色瞬间大变。

“那不是普通的蚂蚁,是沙漠行军蚁!”

“什么!”

“它就是沙漠行军蚁?!!”

一时间,众人惊慌退后。

可是,

“小杨姐,你不是说沙漠行军蚁是群居动物么,这怎么只有一只啊?”

众人不解的看向雪莉杨,可后者却看向白宇。

白宇没有立刻说话,而是一脚踏上,将行军蚁踩到脚下,

微微用力,脚下便传出一声嘎巴的轻响。

可以感受到行军蚁躯壳的坚硬。

一脚把行军蚁踩死,白宇才道,“没错,这石人像里盘踞着数以亿计的行军蚁,如果你们敢往下挖,顷刻间就会被啃成一具具白骨!”

不由得,众人的目光转到了不远处的那具死人骨上,

顿时众人齐齐一个激灵。

白宇盯着郝爱国,“所以你还要挖吗?”

“咕噜~”

郝爱国吞了吞口水,连连摇着脑袋,“不挖了,不挖了!”

这时胖子就很郁闷了,“啥玩意儿啊,也就是说咱们刚逃过黑沙暴,现在又和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躲一个屋里头了?”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行了胖子!”

胡八一注意到这会儿人心惶惶,继续下去极可能会有人绷不住搞出些事情来。

当下对着众人安抚道,“大家先别急,小哥之前就已经说过了,现在不光是咱们在躲黑沙暴,这行军蚁也一样,

所以只要咱们不要去动石人像,就还是安全的。

之后咱们只要撑到黑沙暴停下,立刻离开这里就没事了。”

众人齐齐看向白宇,

见后者点头,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陈教授并再次告诫考古队员,绝对不准去动那石人像。

慢慢的,人群再度平静了下来。

可即便这样,恐怕今晚也没人敢闭眼了。

毕竟只要一想到睡在一群怪物上面,谁特娘的能安稳啊!

这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对此,

白宇也是既生气,又无奈。

当下向胡八一和胖子招了招手,三人戴上风镜,用头巾裹住口鼻耳朵,然后从屋顶上的破洞翻了出去。

见三个领队都出去了,屋里这些人更是坐立不安。

好在没多久,三人就返了回来。

他们将放在骆驼上的食物,净水,以及燃料睡袋都搬了进来。

见状,陈教授连忙示意楚健和小萨去帮忙点火。

“小哥,你们要是有什么活,可以让我这几个学生去做嘛!”

“老教授你放心,该用到他们的时候,我一点都不会客气!”

“呵呵,好,好!”

另一边,

胖子放下身上的背包,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地上。

外面的风沙实在太大了,就那几步道也是累的大喘气。

胡八一笑道,“我就说你是虚胖还嘴犟,你瞧瞧小哥!”

黑沙狂卷中,白宇行走间如履平地。

胖子则翻了翻白眼,心道小哥是变态,你拿我和他比?

白宇像是能读懂胖子的心声,斜着眼睛道,“胖子,说什么呢?”

胖子嘴巴一咧,笑嘿嘿道,“小哥,这老头真没蒙咱们,我刚才在外头的破墙后面,看见六七只黄羊呢。”

“等会儿风小点,我拿枪去打两只,咱们也吃顿新鲜肉,别总是一天天的啃肉干啊!”

白宇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你这一开枪啊,死的可不止几头黄羊,城里其它的动物听到枪声都会受到惊吓跑出来,这一跑出来,都得让黑沙漠给吞了。”

“咱们是运气好躲在这里,大难当头都是可怜人,这种情况没必要多造杀孽。”

不远处的安力满当即冲白宇竖起了一根大拇指,对后者更加信服了。

胖子点了点头,行吧。

倒不是什么慈悲心,不过小哥既然这样说了,他照做就是。

可实际上,白宇更担心的是那头受伤的野骆驼。

希望它能撑过这场浩劫吧。

当篝火升起,一群人围坐在火前。

此时已经很晚了,但始终没人敢去睡觉。

一个个就坐在火前,干耗着。

更可怕的是,谁也不知道这场黑沙暴究竟什么时候会停下。

照安力满先前说的,有些黑沙暴往往能持续半个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根本不用行军蚁出来了,他们累也要累死了。

胡八一本来就不赞成风季进沙漠,不过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会说丧气话。

而且看到众人士气低迷,想着应该说些激励人心的事情。

于是站起身子笑呵呵道,“行了,我给各位汇报汇报,我在前线打仗的一个小故事吧。”

“讲故事?”

一群小年轻立马来了精神,

陈教授和郝爱国也对前线打战的事情,有着浓浓的好奇。

“那一次呢,是我们为了攻克一个敌人高地上的火力点。”

但那个火力点的位置相互衬托,又在一个死角,

我们的炮火很难消灭他们,

所以,我就带着我们六连强攻,

结果三次全都失败了!

不仅仅受伤了十几个战友,还牺牲了七个。

那时候,我们连是在全师里边有名的英雄连,从来没打过这种窝囊仗。

所以,战士们非常沮丧,打不起精神来。

我正在那着急呢,结果我们团长打电话来,在电话里面劈头盖脸把我臭骂了一顿。

他说,你们在干什么?

到底行不行?

不行就把这个阵地让出来,把你们这个英雄称号连也让出来,让其他连队上。

我心说,这不行啊!

所以,我后来想出一个办法,我回去跟我们所有战友们说,邓大爷知道我们六连在前线的英雄事迹了。

所有人都会心一笑。

邓大爷都被抬出来了,那战士们还不疯?

胡八一也笑了,他点头道,

“我就对战士们说,邓大爷讲了,讲我们六连是好样的,我们一定行,一定可以拿下这个阵地。”

战士们说,“什么?”

邓大爷?

邓大爷都知道咱们连了?”

那咱们可千万不能丢脸啊,当时就来劲了,一个冲锋就把这个阵地给拿下来。

“好。”

陈教授带头鼓掌,所有人都听得热血沸腾。

但也有例外,

就好像萨帝鹏这个脑回路异于常人的家伙,

他探着脑袋道,“胡大哥,你们最后是怎么攻上那个阵地的?”

“打了多久?牺牲了多少人?”

“有没有外星人帮忙啊?”

这时白宇注意到胡八一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

可以说这是胡八一一辈子都不可能放下的痛。

于是白宇轻咳两声,岔开话题道,

“既然老胡讲了一个这么振奋人心的故事,那我也说两句吧!”

“小哥,你也要讲故事吗?”

白宇摆了摆手,“我可不会说故事,不过我可以给大家讲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白宇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疲累的脸庞,笑着道,“都放心吧,黑沙暴明天一早就会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