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古城遗迹

血色人皮!!!

白宇心头一颤!

难不成安力满说的那个魔鬼,在这就碰上了?

白宇目光凝重,同时手掌迅速摸向怀中的神秘罗盘,第一时间做好战斗的准备。

不过,

随着那张血色人皮越来越近,似乎哪里又有些不同啊。

而且,

就安力满之前所述,再加上白宇自己的推测,料定后者那晚见到的血色人皮应该是镇墓兽的一种。

所谓镇墓兽,形象并不固定,通常代指一类冥器。

古人认为,阴间有各种野鬼恶鬼,它们会危害死者的鬼魂。

因此会在墓主下葬后,设置镇墓兽,为了驱鬼辟邪,以保佑死者亡魂安宁。

然而墓中阴气极重,磁场发生改变,在某种特定情况下镇墓兽会被动吞噬大量尸阴之气,化为邪物。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盗墓贼不小心进到这类墓室中,其下场极可能成为镇墓兽的血食。

所以白宇推测,姑墨王子墓下的极可能是人皮镇墓兽。

可如果真的是那只人皮镇墓兽,

却又有些说不通了!

因为镇墓兽与墓室共生,即便真的成了邪物,也无法离开墓室才对啊。

而且此时空中电闪雷鸣,黑沙暴走。

要知道,天地间的自然之力正是一切邪物鬼物的克星,它又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在沙漠中四处游荡呢?

有古怪!

想到这里,白宇当即低喝一声。

“夜眼,开!”

瞬间,眼前清晰了许多。

而那道在黑沙中闪动的影子,根本不是什么血色人皮。

竟是一头灰色骆驼。

不过,

这头灰色骆驼似乎在风沙中受了极重的伤,半边身子鲜血淋漓。

而且它也并不是朝着人群来的,身子一转向着逆方向四十五度去了。

白宇心头一动,当下用手臂遮掩住口鼻大喝道,“都跟紧我!”

在沙漠中,野骆驼就是天生的向导,是大自然的馈赠。

俗话说,老马识途!

骆驼和马一样,都拥有强大的道路记忆能力。

通常情况下,它们会在感知到危险的时候,主动的走向安全的区域,

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跟着野骆驼,绝对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不过人群中除了雪莉杨隐约知道前面出现了什么东西,其他人就浑然不知。

所以当白宇突然行动了,考古队众人也是微微有些犹豫。

毕竟陈教授还昏迷着,大家的状态也都不好,根本不敢在沙漠中乱走。

不过当看见胡八一,王胖子以及雪莉杨全都毫不犹豫的跟上了。

这才随波逐流,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

跪在地上的骆驼们也好像受到了某种召唤,纷纷把埋进沙子里的头又抬了起来。

安力满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凭直觉理解出它们的意思,

还有求生的机会!

当下也是驱赶着骆驼们着急慌忙的跟上白宇。

众人跟着白宇,白宇则调动夜眼,紧跟前面那头受伤的野骆驼。

之所以说它是野骆驼,那是因为它的体形明显比普通骆驼大上许多,而且背上只有一个驼峰。

不知道它在风沙中到底经历了什么,整个左边身子上的皮毛像是被人生生给撕了下来,鲜血淋漓,看着极为骇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白宇才会先入为主,将对方误以为是血色人皮。

不过白宇相信,只要跟紧这头野骆驼,就算未必能走出黑沙暴,但一定能够找到遮挡风沙的地方。

很快,白宇察觉到这头野骆驼是在顶着风沙爬上一座沙山。

过程中,大片鲜血洒落,不过顷刻间又会被风沙掩盖。

除了白宇,没人发现这血腥的一幕。

不知向上爬了多久,身后众人一个个都喘着粗气,

尤其是那几个身子骨最弱的考古队员,

要不是胡八一和胖子在左右搀扶着,帮衬着,早就趴下了。

就这样,又向上爬了五分钟,白宇终于能看见沙坡的尽头了。

于是冲身后众人打了个手势,示意快到了。

可就是这么个转头的功夫,那野骆驼直接跳上沙坡不见了。

白宇心头一沉,赶忙跟上。

可当到了上面,

完了!

野骆驼真的不见了!

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竟然跟丢了。

眼见周围光线越来越暗,已经分不清楚天空和大地了,

黑色沙暴怒吼咆哮,打着卷儿的向这里刮来。

最多一两分钟,就能抵达。

到时候谁都跑不掉!

就在这时,安力满驱赶的驼群超过众人,率先来到了白宇跟前。

还没等白宇明白过来,就看见前面的那只头驼向沙山后一转,

白宇侧过身子去看,

嗯?

只见那块沙山之后,竟然有一段残破的城墙。

城墙下面是个夯土的大堡垒,

看那建筑线条的风格,最起码都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了!

白宇心头一动,

没错,

这就是原著中出现的那个庇护所。

这时众人陆续爬上了沙坡,当看到那一片残破古城,都如同见到救命稻草般激动的振臂欢呼。

白宇一招手,队伍向着沙墙后转去。

可以确定的是,这里曾是一片古城,

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大部分建筑都被黄沙埋住了一多半,有的房屋已经倒塌。

只有一断残破的古城墙仍旧高高耸立,

不知经历了多少风吹日晒,又过了多少年月,古城墙早已变成了和沙漠一样的颜色。

所以称之为沙墙,似乎更合适。

从远处看,人们只会认为这里是片斜斜向上延伸的沙坡。

除非上到沙坡顶上,然后从侧面转进来,否则永远也不会发现这片古城遗迹。

先前那头野骆驼想必也是跑进了这里,

只不过古城的断壁残垣挡住了视线,看不到它究竟跑到哪去了。

如果能找到的话,白宇倒是很想感谢一下对方,至少他的罗盘空间里堆了不少疗伤药粉。

而现在,白宇只能在心里默念,希望它能活下来吧。

高高筑起的沙墙,就像是众人的最后一道防线,能不能挡住黑沙暴的袭击,就要看天意了。

不过能在这种情况下,找到一处庇护所,对于众人心里,是一种极大的安慰。

安力满将骆驼群带到沙墙后趴好,

白宇则指挥众人从一间大屋的破房顶跳进去。

古城搁浅在这里不知已有几百又或者几千年,

破损的房屋内早已积满了细沙,足足能有三四米厚。

此刻他们进去避难的这间大屋,还算比较高大的。

极可能过去是某富贵人家的府邸,又或者衙门大堂。

可即便如此,当众人进屋后,仍就得猫着腰,

稍稍站起些,或者猛地一抬头,都有可能撞到上面的木梁。

此刻众人劫后余生,每一个的脸色都有些发黄,

再加上空间昏暗,一时间也分不清,到底是被吓得脸色发黄,还是沾了一脸的沙土。

一个个腿脚发软,进到里面后便瘫在了地上。

胖子更是嗷嗷一嗓子,“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就在这时,又一道人影从上面走了下来,

不过那人一进来便扑到白宇面前,直接跪了下来。

“胡大的朋友嘛,这次要是没有你,我和我的骆驼就没命了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