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暗夜将至

搞定安力满,队伍再次回到招待所集合。

这时雪莉杨和叶亦心也回来了,只见她们手里大包小包的提了许多袋子。

里面有大量的伤寒药,退烧药,雄黄粉,硫磺粉,以及蛇毒血清。

还有通过特殊渠道搞来的照明弹,闪光弹,和一个便携式喷火枪。

对此众人都非常疑惑,没明白带这些东西进沙漠能有什么用。

而白宇只神秘一笑,“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然后他又对这些东西做了分配,喷火枪给了胖子,照明和闪光弹给了胡八一,剩下的药品以及一些粉剂就由雪莉杨保管。

当众人整装完毕,安力满也已经选好二十峰骆驼在招待所大院里等候多时了。

将物资装备搬上驼背,队伍终于向着沙漠进发了。

……

队伍里除了胡八一,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进沙漠,所以对于眼前这片不见尽头的金色沙滩都是充满了好奇。

也就因为这样,才没人注意到白宇的异样。

此刻他眉头紧皱,脸色也是几度变换。

喃喃道,“身份之谜…”

没错,在白宇刚踏进沙漠那一刻,系统声再次响起。

这本在白宇的意料之中,没什么好惊讶的。

可惊就惊在这任务的内容,让白宇一瞬间联想到许多。

【揭开精绝古城神秘面纱,找出神秘人身份之谜…】

白宇本以为神秘人只是个类似于现实版007的代号,现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实际上,经过野人沟和昆仑冰川的两次任务,白宇已经初步意识到神秘人的血脉解锁可能与鬼洞族有关。

却也没将神秘人和鬼洞族真的联系到一起。

毕竟鬼洞族已经消失了无数年,根本不可能有血脉传承者。

那狗系统又突然抽什么疯?

这是明目张胆的加大任务难度啊!

想着找系统理论一番,但这狗未必会搭理自己。

算了,

左右都是要去精绝古城,应该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

甩了甩脑袋,便不再去想了。

这时队伍后方有兴奋的人声传来,“你们快看前面,好美啊!”

白宇抬头望去,只见一片广阔深远的蓝色湖水,波光粼粼,让人目眩。

不经意间,让人产生了一种到了天地尽头的错觉。

白宇也不禁暗赞一声,确实很美。

从进沙漠前商量好的路线来看,这片湖应该就是博斯腾湖了。

博斯腾可翻译为站立之意,这个名称的由来,是因为有三道湖心山屹立于湖中。

古代也称这个湖为鱼海。

孔雀河就是从这里发源,流向塔克拉玛干的深处。

就当众人兴奋欢呼的时候,安力满回头对着众人压了压手,

“我说各位嘛,先不要高兴的太早嘛!”

“现在的季节,是沙漠中最危险的时候,这前面一段路,有沙漠也有戈壁滩,还不难辨认嘛。”

“但是等过了这片湖,再想往深处走,那就危险了。”

“那时能不能找到兹独暗河,就要看胡大的旨意了嘛。”

面对安力满的提醒,很多人不以为意。

“这哪儿危险啊?”

“我觉得就很美!”

“他必须得说的危险啊,因为他想多要钱啊!”

“哈哈…”

对于这群哈批,白宇也是无语。

有些人就是这样,没栽跟头前的再多善意提醒都当是放屁。

笑声中,胡八一和胖子一左一右来到了白宇跟前。

“小哥,这老头是不是又想加钱啊?”

胖子显然和那些知识分子一个想法。

白宇没回答,而是转向胡八一问道,“老胡,你觉得呢?”

胡八一沉吟了下,然后认真道,“我觉得这老爷子是有真本事的!”

“是吗?”胖子撇了撇嘴,“我看这沙漠就很安全,我觉得还是骆驼比他认路。”

“你懂什么呀?”

胡八一没好气道,“咱们这一路上,那些残破的遗迹,还有零星的胡杨,都没逃过他的眼睛,这些东西连成串那就是一条路线。”

“这么神?”

胖子一愣。

不过看了眼前面的安力满,还是有些不太愿意相信。

这时白宇道,“老胡说的没错!”

“最开始的那段路程啊,说白了就是一片戈壁,根本不算沙漠,而且博斯腾湖的这一段古河道,是在河流改道前就存在的,

许多地段的河床并未完全干涸,周围的沙子也很浅,所以你们能到处看到零星的小型湖泊和海子。

可是,等过了这条河湾就算是真正进入沙漠了,

孔雀河改道向东南,往那边是楼兰、罗布泊、以及丹雅。

而我们则是向着西南行进,进入黑沙漠。

黑沙漠是一片流动性大沙漠,大风吹动沙丘,古河道早就不见了踪影,

地貌一天一个样,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而那里,除了安力满,根本没人能活着进出。”

胖子一愣,“这么说,这老头咱们还得看紧了?”

“万一他一撒手,把咱们都扔黑沙漠里头,那咱们不就喂了沙子?”

白宇笑了笑,“看住这家伙很容易,只要看住他的骆驼就行了!”

胖子眼睛一亮,“明白!”

……

两天后,

众人渐渐失去了对沙漠最开始的新鲜感。

只觉得这里除了沙子就是沙子,越发枯燥。

另外,

考古队那帮人开始陆续表现出一些不适应的症状。

这时,他们终于意识到白宇的先见之明。

靠着各种药物,才减少了许多痛苦。

第三日清晨,

白宇和胡八一还有胖子坐在一起,简单吃着些早饭。

这时就见安力满凑了过来。

“怎么了老爷子,要不一起吃点?”

白宇的神秘罗盘里有两百立方的空间,不论食物还是净水都是非常充足的。

安力满笑着摆了摆手,“不用啦,不用啦,我已经吃饱了嘛!”

“不过嘛,”

安力满突然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小哥呀,你的朋友这里有问题的嘛!”

白宇三人一愣,然后顺着老头手指的方向,看见叶亦心竟然倾斜着水壶在给陈教授等人洗手。

看到这一幕,白宇眉头微皱。

不过却没想到一旁的胡八一先急了,“小叶,陈教授,你们在干什么?”

“知道在沙漠里,水有多重要么?”

叶亦心闻声一愣,手上的动作也慌忙停了下来。

怯怯道,“不是,胡,胡大哥,我看陈教授的手脏了,没办法拿饼!”

胖子呵呵,“要不说你们这群知识分子,穷讲究!”

陈教授讪讪的笑道,“小胡,小王,不要急嘛,老哥哥都说这沙漠里有许多海子,用一点洗洗手不碍事的。”

胡八一更加生气道,“陈教授,你糊涂啊!”

“沙漠里的海子是会移动的,今天在这里,明天就可能会在另一个地方,尤其现在还是风季,谁都不能保证水源是不是在原来的位置上。”

胡八一非常肯定,就是安力满也不可能做到。

众人一愣,纷纷看向安力满,

只见老人摊了摊手,“小哥的这位朋友就很有见识嘛,按照你们这样的用水速度,恐怕我们要改一改道路了嘛!”

“而且,在沙漠里糟蹋水,是对沙漠的不敬,会被胡大惩罚的嘛!”

一时间,陈教授等人盯着自己的水壶,心里涌起阵阵不安。

但还是有人心存侥幸,笑呵呵道,“没,没那么严重吧,我们不就是洗个手嘛,怎么又扯上胡大了,呵呵…”

这时白宇站起,盯着那人,“很好笑吗?”

那人一愣,“小,小哥,我…”

白宇根本理也不理,自顾的收拾起包裹。

淡淡道,“不想死的,就赶紧跑吧!”

众人一怔,

不懂白宇在说什么。

可就在这时,

刚刚还大亮的天色突然暗了下来,沙漠里的梭子草也被阵风吹的不停摇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