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你是魔鬼吗?

因为镇长打过招呼,所以派出所的王先勇所长也是亲力亲为,一路带着众人去到安力满被关押的地方。

路上,众人还是有些担心,“王所长,这安力满到底靠不靠谱?”

“听说他把人丢在沙漠里自己回来了?”

“这人不会是图财害命的匪人吧?”

王所长笑着摆了摆手,“那倒不至于,那倒不至于。”

“这安力满虽然人品差了点,不过胆子却很小,我估计啊,八成是价格没谈拢,一生气就把人撂沙漠里头了。”

听到这,众人才稍稍松了口气。

如果真的只是钱的问题,那还是很好解决的。

毕竟谁都知道队伍里有个小富婆。

白宇一直没出声,不过他却很清楚,那些老外根本不是被安力满撂在沙漠里不管,而是全部死在沙漠里了。

“但是这个季节,他要说不敢进,那就真没人敢进了。”

“而且人家的骆驼弄得确实好。”

“反正都是给国家出力,我带你们先去见见,你们要是觉得行,咱们就让他积极配合。”

“你们要是觉得不行,咱们再想办法。”

王所长也是给足了众人方便。

众人对视一眼,“先见见再说吧。”

就这样,一行人跟着王所长来到了关押室。

只见关押室里坐着一个留着络腮胡,头戴破布帽的老者。

这人年纪不小了,但身子骨却颇为硬朗,尤其一双眼睛充满了精明。

没错,这老头就是众人口中的沙漠活地图,安力满老先生。

后者本来正对房门,当看见有人进来,便马上背过身去。

然后对着房间内墙上的天窗,双臂交叉,闭目鞠躬,像是在行某种祭拜礼。

看老人神神叨叨的模样,

胖子斜眼问道,“维吾尔族?”

王所长笑了笑,“才不是,汉族。”

接着便冲安力满喊道,“安力满,现在给你个机会替国家出力,你要是立了功,别人看你可就不一样了。”

可安力满理也不理,继续做着古怪的祭祀礼,就跟个神婆似的。

王所长不要面子的嘛?

当下就急了,“行了行了,别嘟囔了,你信的哪个神我还不知道?”

“我跟你说,这些可都是镇长的客人,首都来的专家!”

然而安力满依旧不做声。

这时白宇冲众人打了个眼色,开口道,“王所长,我看外边那些骆驼怎么都蔫头耷脑的。”

“啊?”

“是吗?”

王所长一愣,还真的探头往门外看去。

幸好胡八一睿智,最先反应过来,“真的王所长,刚才来的时候我还看见有几只骆驼瘫在地上,进气没有出气多呢。”

这边话音刚落,房间内豁然响起一道爆吼。

“王八万!!!”

没错,就是安力满。

这老货终于不装死了。

只见他猛地转过身来,盯着王所长露出一脸的怒火。

胖子则一愣,“王八蛋?”

胡八一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你什么耳朵,是八万。”

“不是叫王先勇吗?”

“别废话。”

安力满气的哆嗦,指着王所长骂道,“你,你怎么给我保证的?不是要好好待我的骆驼嘛?你是成心想害死我的骆驼嘛?”

胖子一愣,“这老头到底是不是汉族啊,怎么一嘴子大肉串味道?”

众人都笑了。

另一边,王所长被当着外人的面指着鼻子,也是有些恼火,“安力满,你胡说啥呢,我能干那缺德的事情吗?”

“真的?”

安力满不确定的看了眼众人,然后气势才小了许多。

再次转过身去,哼哼唧唧道,“我已经好几天没看见我的骆驼了,还不知道你把他们折磨成啥样子了嘛。”

“谁折磨你骆驼了,都好着呢,只要你帮助国家完成任务,骆驼都还给你。”

安力满急的挠头,“我真的啥都不知道嘛,我要是知道他们是首都来的人嘛,打死我也不敢带他们进沙漠的嘛。”

“再说了,不是我不管他们,是人家不要我了嘛。”

胖子一拍手,“得,合着说了半天不是一个事。”

这时陈教授开口,“老哥哥,我们不是来问你外国人的事,我们是考古的,希望你带我们进沙漠,聘请你做我们的向导。”

安力满一愣,“向导?”

王所长拍了拍手,“可不么,跟你那个事情是两个事情。”

胖子同时笑道,“放心,我们不差钱。”

一听这话,安力满眼睛都亮了,“这个事情嘛,王八万…”

“王先勇,王先勇,老子现在叫王先勇。”

“好好好,王八万。”

“……”

“那个,我要是带他们进沙漠,你能把骆驼都还给我嘛?”

王所长翻了翻白眼,“你说呢?没有骆驼,你咋带他们进沙漠?”

“好的嘛,好的嘛,没问题啦。”

安力满嘴巴一咧,笑着对众人说,“朋友嘛,都是朋友嘛。”

胡八一还是不太放心,“现在是风季,你确定你能进沙漠吗?”

“风季?”

安力满自信道,“我一年四季都去过沙漠,不知道什么叫风季。”

“哈哈,看来小哥说的没错,咱们真的找对人了啊!”

见陈教授满意,王所长也是放下心来,“那既然这样的话,剩下的就交给你们自己去谈了。”

“好,好,谢谢王所长。”

……

出了派出所。

安力满一头扎进骆驼蓬。

“这个王八万,根本不会养骆驼,都瘦了,都瘦了嘛。”

许久未见这些老朋友,安力满那叫一个亲啊。

连忙抱起一捆捆干草喂骆驼,可这一喂一上午过去了。

胖子有些坐不住了,“安力满,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安力满却不回应,仍不紧不慢的往食槽里撒着干草。

“老头,我问你话呢,到底什么时候出发,这可都等你一个人了。”

沙漠附近的天气太诡异,早上还凉爽无比,到了正午阳光就毒烈的可怕。

一群人挤在这个小窝棚里,汗水根本止不住。

安力满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慢悠悠道,“这就要看我的骆驼啥时候吃得饱喝的足了嘛。”

“那什么时候才算吃的饱,喝的足了?”

“那就要看你们的了。”

“嘿,我们等他,他等骆驼,骆驼等我们,不是,这老头到底几个意思?”

众人摇头,都搞不明白这货到底念的什么经。

“这还不明白吗?”

白宇坐在一块阴凉地,冲着众人指了指安力满,然后又比了个数钱的手势。

“呵呵,总算有个明白人的嘛。”

安力满放下手中的干草,盯着陈教授一行人摇了摇头,“就你们还首都来的专家?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的嘛!”

“这没钱咋能买吃的喝的?”

“没有吃的喝的,我的骆驼咋能吃得饱喝的足嘛?”

众人相视一眼,原来这老头还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你这老头,之前不是和你说了么,我们不差钱。”

听到这话,安力满才咧嘴一笑,“有钱就好说了嘛,很快就可以出发了。”

胖子追问,“很快是什么时候?”

“两个月以后嘛。”

“两个月?”

“等两个月,风季就过去了。”

“是的嘛,现在是风季,风大了进沙漠是要死人的嘛。”

安力满像看白痴一样盯着胖子。

“嘿,你这老头,之前在派出所里头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那我怎么说的嘛?”

“你说一年四季都能进沙漠,风季根本不算什么。”

安力满两手一摊,呵呵道,“我的确是说我一年四季都进过沙漠,可是我从来都没遇见过风季嘛。”

“老头,你别胡搅蛮缠啊,我看你就是想早点从派出所出来,压根就没想带我们进沙漠,是不是?”

“你这个年轻人不要诬陷人嘛,刚才不是说了嘛,等风季过去之后我就带你们进去嘛。”

听到这,众人总算明白过来了。

这老货压根不是什么好东西。

表面看着老实巴交,实际上一脑子精明。

陈教授彻底坐不住了,笔记本上说只有在风季进沙漠才有可能找到精绝古城,

等风季过去,那时再进沙漠将毫无意义。

胖子头一次遇到比自己还混不吝的,当下就急了,“不管了,今天就是不进沙漠,我也要把这老头送回派出所。”

胡八一摇头,“没用的,出来的手续已经办完了,而且你没看见吗,那王所长也不待见安力满,巴不得咱们把他带走呢。”

胖子瞪眼,“那就拿这老头没办法了是吧?”

胡八一沉默,就目前来看确实如此。

之前在派出所里的协商,是后者答应做他们的向导,但也确实没说一定就要立刻出发。

这老头太精明,把他们都拿捏了。

一时间,众人毫无办法。

这时白宇悠悠开口,“陈教授,麻烦你走一趟镇长办公室。”

陈教授一愣,没懂要去做什么。

白宇继续道,“其实这老头进不进沙漠都无所谓,我看上的只是他的骆驼。”

“你去和赵镇长说一声,这群骆驼咱们征用了。”

安力满连忙道,“凭啥?”

白宇看也不看他,自顾的对着陈教授说,“国家非常重视这次的考古行动,没有理由拒绝的。”

陈教授点头,这个确实。

“不过小哥,咱们要这群骆驼干嘛?”

听两人对话不像开玩笑,安力满开始有些慌了。

赶忙道,“我这群骆驼认生的很,就算给你们,也不会听你们话的嘛。”

“不听话?”

白宇笑了,“不听话就宰了!”

“正好沙漠里缺少食物,烤几头骆驼肉来吃,岂不正好?”

安力满一听这话,脸都白了。

这群骆驼可都是他的命根子啊!

居然要宰了吃肉!

“你,你是魔鬼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