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君主墓

古人造字以纪数,起于一,极于九。

周文王推演后天六十四卦,首卦为乾。

乾卦六爻皆为阳,乃极阳极盛之相。

而九即为阳,正应‘九五’之数,为后天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的第一爻,是帝王之相。

“所以我推测,这魔国国君的棺椁应该就在这妖楼第九层!”胡八一侃侃而谈,把握十足。

白宇不禁暗暗点头,这家伙确实有能耐。

在没有任何传承的情况下,胡八一生生靠着自己的悟性消化了那半本十六字阴阳秘术。

了不起!

同时拍了拍胡八一肩膀道,“谢了兄弟。”

胡八一一愣,“小哥,你…你不会是想上第九层开棺吧,这可都是痋萤啊!”

“而且咱们这一趟不少赚,真没必要冒那个险啊!”

胡八一有些着急了,毕竟那密密麻麻的痋萤谁看都得一哆嗦。

白宇却摇了摇头,有些惋惜道,“兄弟,看来你还没理解摸金的真意啊!”

“啥真意?”

白宇笑道,“摸金并不一定就为了财富,有时冒险也是一种乐趣哦!”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身上有蜡烛没?”

“有,有啊!”

胡八一不明所以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白色蜡烛。

白宇问,“是美国进口的不?”

胡八一一咧嘴,“八分钱一根呐!”

白宇瞬间就乐了,

胡八一真的是实力演绎了啥叫‘口正体嫌’。

嘴上说领队的报酬不老少了,可身上却又偷偷装着蜡烛。

另外,开棺的时候一口一个‘死胖子,你不要命了’,结果胖子的话还都被他听进去了。

美国蜡烛,还八分钱一根,

这老胡真是太逗了。

“对了,待会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不用管我,立刻带考古队的人离开!”

接过蜡烛,白宇又嘱咐了一句,

然后就直接踏上了妖楼楼梯。

与此同时,

霸气附在双足之下,

只见白宇几个起落之间,便上到九层塔顶。

那速度之快,别说休眠中的痋萤了,就是一直盯着的胡八一都没反应过来。

九层!

白宇认真的打量起四周。

这里与其它八层最明显的区别,就在于没有痋萤。

一只都没有!

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

【叮~】

【恭喜宿主成功抵达最终目的地】

【九层妖楼探秘任务成功解锁:60%】

白宇点头,果然!

看来想要完成全部主线任务,妖楼九层才是关键。

既然这样的话,白宇更没什么好犹豫的了,直接迈步走进了厅堂。

厅堂的门窗皆是锁上的,空间无比黑暗。

不过白宇有夜眼加持,屋内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目光。

可当他真的看清屋内布置时,脸色却又不由得凝重了几分。

倒不是这里有什么奇怪,又或者恐怖的存在,反而房间里的一切都与其它八层大致相同。

只不过,

太干净了!

一尘不染!

这哪里像是在地下沉寂了几千年的房间啊。

反而像是经常有人打扫。

可会是谁呢?

白宇将目光慢慢转向厅堂后面。

在那里,白宇看见了棺材。

果然如胡八一推测的一样!

只不过,

为什么会有两个棺材呢?

白宇听闻过夫妻合葬,可葬的是同一口棺啊!

那这是?

白宇微微想了想,但是没想明白。

“算了,管它那么多干嘛!”

“小爷专业倒斗,难道还有嫌棺材太多的道理?”

“嘿嘿,有一个开一个,有两个小爷就开它一双。”

不过保险起见,白宇还是将事先准备好的蜡烛点上,然后摆在了东南角。

倒不是说白宇就一定要遵守鸡鸣灯灭不摸金的规矩,毕竟他根本不是摸金校尉。

至于为什么点蜡烛,完全是因为他看中了墓中点蜡烛可预知危险的作用。

做完这一切,白宇这才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来到了棺材跟前。

棺身依旧整洁如新,纤尘不染。

白宇也不啰嗦,认准一口棺材便将手掌放了上去。

根本不需要任何工具,

手掌抓住棺盖一角,骤然发力。

“咔~”

随着一道声响,棺盖上的部分棺钉便被起开了。

就当白宇准备再度发力,打算将棺盖彻底掀开时,

“呼~”

厅堂里突然刮起一道诡异阴风。

之所以说它诡异,那是因为这里门窗紧闭,哪来风?

白宇转头看向东南角,只见烛火摇曳了几下,但最后还是稳定了下来。

“所以,这是在警告我吗?”

白宇冷冷一笑,手上却根本不停。

“砰!”

棺盖直接被掀翻在地。

霎时间,一股浓浓的腥臭味自棺材里传出,

白宇连忙退后,同时捂住了口鼻。

【叮~】

【恭喜宿主成功打开魔国君主墓】

【九层妖楼探秘任务进度解锁:80%】

君主墓么…

白宇不禁有些期待。

当扑鼻的恶臭慢慢散去,白宇再度上前往棺内看去。

只见棺内尸体已经成了一具白骨,

这样也好,不必担心尸变的问题。

不过,

这魔国君主是不是也忒穷了点。

棺材里除了一件腐烂的长袍,和几个破瓶子烂瓦罐外,再无它物。

“难不成这魔国君主勤俭治国,是一代明君?”

白宇不信邪,转身走向另一口棺材。

可就在刚刚伸手触摸到棺盖时,房间内突然笼罩起一片惨绿光芒。

与之同时,厅堂四面的门窗齐齐颤动了起来。

像是有无数亡魂在外面疯狂拍打,

白宇眉头微皱,快速向墙角看去。

只见烛火非但没灭,反而变得更加旺盛。

不对,

它是在以另外一种方式熄灭,快速燃尽。

而且那火焰变得惨绿,如同一簇跳动的鬼火。

真是奇了怪了,

刚刚他将君主墓掀翻都不见动静,眼下只是摸了摸这口棺,便出现这么多异像。

这让白宇更想看看,这棺材里到底葬的是何人了。

可就在白宇准备动手时,

“呜~”

房间内突然响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

凄惨声中充满了怨毒和仇恨,如同鬼哭厉啸一般。

一时间,白宇定在棺材前一动不动。

因为他感觉到有人在对他脖子上吹气,

距离很近,几乎是紧贴着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