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闭嘴

“我爸有个朋友,是这个考古文博院的教授,他呢最近要组织一个考古队去西部沙漠考察。”

“但你们也知道,知识分子嘛,都是一群啃书本的呆子,现在队伍里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了,就缺几位有真本事的人当领队。”

“我觉得吧,这事特别适合你们。”

“当然了,还得看几位爷对这件事情有没有兴趣!”

大金牙刚说完,白宇便第一个点头。

毕竟他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搭上这班顺风车。

现在人家都把车开到眼巴前来了,岂有不搭之理?

胡八一却微微有些犹豫了。

因为他曾随着部队两次深入过沙漠深处进行军事演习,深知那里环境的险恶和严酷。

带着一群酸臭书呆子,风险太大。

这时胖子眼睛一转,问道,“金爷,这领队的活有报酬没有?”

大金牙咧嘴一笑,“当然有啊,而且还是美刀!”

“美刀?!”

胖子眼睛立马亮了起来,于是开始撺掇胡八一道,“老胡,美刀啊,说不得咱们走这一趟也能挣回一间四合院来,这活咱接了吧。”

这个年代,美刀跟人民币的比例是一比十。

也就是说他们如果能拿到一万美刀的话,就相当于十万人民币。

这个钱,足够他们在四九城买一套大三间了!

要说胡八一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

“为什么报酬是美刀?”

胡八一心思细腻,做事谨慎。

从不打无准备的仗!

于是大金牙解释道,“实际上这次考古队的出资人是一美国人。”

“美国人?”

“嗯,不过准确来说,是一个美籍华人!”

大金牙详述道,“听说这美国人的老爹,还有她未婚夫,之前跟着一帮中国探险家一起去西部探险,结果去了就再也没回来。”

“所以这次出资赞助老教授他们,也是希望能帮忙找一找她的亲人。”

“毕竟是华裔嘛,按中国的传统,这人死以后,得埋在故乡啊,扔在沙漠里风吹日晒的,算个什么事啊!”

胡八一点了点头,没想到里面还有这样的故事。

不过,这也更加验证了他此前的担忧。

那么多人的一支队伍,进了沙漠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回来。

正如著名的瑞典大探险家斯文赫定对塔克拉玛干的解释一样,那是有去无回的地方。

死亡之海,也是由此得名。

胡八一皱着眉头,犹豫不决。

这时,白宇淡淡道,“放心,有我在,你和胖子不会出事!”

胡八一一愣,

这话要是换成别人说,他肯定是不信的。

可要是小哥的话…

“是啊老胡,有小哥保护咱们,你还怕个嘚啊!”胖子顶着个大脸盘子,完全一副小哥在,天塌下来也不怕的样子。

“你个死胖子!”

最终,胡八一笑骂了一句,还是点了脑袋。

说白了,这世上哪有躺着就把钱赚到的活啊!

古人都会说富贵险中求了。

既然想赚美刀,又怎么可能不担着点风险?

“行吧,那咱们哥仨这次就进沙漠,干他一票大的。”

“哈哈,老胡,你终于想通了!”

……

朝阳,北街,13号大院。

没错,就是这了。

看着前面那扇红漆大铁门,三人交换了下一眼,确定这就是大金牙给的地址。

早上从大金牙那里出来后,胖子拿着他用陶罐换来的钱,给大家伙都换了身行头。

老胡挑了件青色风衣,颇有几分老干部味道。

胖子则弄了身无比骚气的红色皮夹克。

至于白宇,因为偏爱黑色的缘故,搞了身黑色装束,

给人的感觉更显冷峻,神秘。

三人上前推开铁门,便看到几个年轻人在院子里收拾东西。

“你们好,请问陈教授在吗?”

胡八一冲着院子里的几个年轻人热情的招手,给人的感觉好像上级领导下来视察似的。

主要还是因为老胡当做解放军连长,这一身正气总是容易将人唬住。

不过,这领导好像有点太年轻了吧。

一群小年轻眼里有着局促跟好奇。

这时一个带着眼睛的青年有些紧张的站起身来,他先是伸手扶了扶镜框,然后又指了指旁边的屋子,“在,在里面。”

“好,谢谢!”

三人道了声谢,便朝着那边的房间走去。

不过还没走近,便听见有几道人声传出。

“我们自学过很多考古知识,光考古的书就看过几十本。”

“没错,我们俩对这次的考察非常重视。”

“郝教授您看,这是我们发表过的考古小文章,还有一些我们这次没带来。”

“……”

胖子眨了眨眼,“干啥呢这是?”

白宇笑了笑,“考古队面试!”

“面试?”

胖子和胡八一对视一眼,没听大金牙说还要面试啊。

不过接着两人就听见房内响起一道刻板的声音,“可以了二位,你们的水平显然还没有达到我们面试的标准,请你们离开。”

好家伙,真是面试啊。

这时白宇三人刚好走到门口,只见房间内垂头丧气走出两人,

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戴着眼镜,长相十分保守的中年。

白宇的目光在后者身上打量了一下,确定这人就是郝爱国。

“同志您好,我们是…”

胡八一率先笑着打招呼,不料却被对方直接打断。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是干嘛来的,但是我们考古队的要求你们也应该知道吧。”

“我们这次是破格中的破格,例外中的例外,如果没有沙漠探险或者考古经验的话,我们是一律不要的。”

胖子用笑容掩盖不爽,耐着性子道,“这位同志,我说咱们能不能坐下说!”

然而胖子终究低估了郝爱国的不近人情,

只听后者冷声道,“三位要是没有这样的本领,我想那也就没有必要坐下来了,对吧!”

“我去!”

胖子一撸袖子,眼看要急。

这白宇上前拍了拍胖子,盯着郝爱国似笑非笑道,“所以,你到底是能代表你的老师呢?还是能代表你们的出资人?”

“如果都不能,那就把嘴给我闭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