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绝品金面具

瞧见胡胖两人的眼神,大金牙心道一声,果然!

凭这小哥的眼力,若是墓中真有宝贝,怎么可能走得了他的眼?

当下咧嘴一笑,“小哥,收了啥宝贝啊?”

“拿出来给兄弟开开眼呗!”

对此,白宇笑着耸了耸肩。

也罢!

反正东西早晚要出手,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大金牙。

抬手间,一个用黑布包裹的东西凭空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对于这神奇的一幕,胡八一和王胖子倒是见怪不怪,

可落在大金牙眼里,就不一样了。

“小,小哥,您这是…”

白宇随意摆了摆手,“一点小把戏而已。”

大金牙咂了咂嘴,“您这可不是小把戏,是大能耐啊!”

白宇淡淡一笑,这本就是他要的反应。

若是现在不露个两手,可不好搭上考古队这艘顺风船啊。

“金爷,就劳您给掌掌眼。”

“小哥,您太客气了!”

大金牙笑着接过,然后将外面的黑布掀开。

“哟,这是…”

大金牙顿时两眼放光,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怎么了金爷,哮喘犯了?”

大金牙连连摆手,颤声道,“好宝贝,好宝贝啊!”

胖子眼睛一亮,“金爷,这东西真有那么好?”

大金牙点头,“岂止是好啊,简直是太好了!”

胖子咧着嘴巴,搞得像自己发了财似的。

可一旁的胡八一却有些不懂了。

大金牙此刻手里拿着的正是当日胖子从大粽子脸上取下来的面具,虽然小哥也说过这东西值钱,可无论他怎么看都是一面生了锈的破铜烂铁啊。

“金爷,要不您再仔细瞧瞧?”

倒不是胡八一事逼,而是明器骨董这一行当,见不得光。

万一中间出了岔劈,将来一撕扯,对谁都没有好处。

大金牙却笑着摆了摆手,“胡爷,您放心。”

“且不说这东西必是真的,就算是假的,我大金牙既然说了这话,将来就是吃了亏,也一定自己咽着。”

“我大金牙就这尿性,白手起家就靠咱这双眼,真要走了眼,那也是我技不如人,绝不会干出那些个背地里捅刀子的事。”

听这话,胡八一才算放下心来。

不过,

“这面具到底从哪看出来是宝贝,金爷您也给我们说道说道。”

大金牙转头看了一眼白宇。

见后者冲他点了点头,才放心道,“金国时期的工艺,就是放眼最近五百年,那都算得上顶尖的,所以光这面具上的花纹,就已经值大价钱了!”

胡八一微微有些意外,他原以为明器的价值是看材质的稀有,原来这工艺好坏也有加成。

“另外,”大金牙指着面具右边耳廓的位置,道,“胡爷,您仔细看,这里有撰书。”

胡八一凑近前去,“好像是郭…子蟆,这是人名?”

“没错。”大金牙点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金国末期的元帅左都监就叫郭子蟆。”

“史书上说,这郭子蟆在守城的时候,凭借一杆丈八狼牙棒,生生斩杀两百多蒙古兵将。”

“狼牙棒!”

胡八一和王胖子对视一眼,没错了,这郭子蟆就是那红毛大粽子。

“郭子蟆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勇,只可惜人终有力竭时,最后战死在城门外,并被敌军绑走了尸体。”

“不过听说当时的金国皇帝用了十万两黄金,从蒙古人手中换回了尸体,追加以厚葬。”

“厚葬?”胖子撇了撇嘴,“金爷,您是没看到那墓室,比您这古玩店也没大上多少。”

“里头就摆着些破罐子和一根狼牙棒,对了,就您手里那面具,还是我和老胡拼了老命从那郭子蟆脸上取下来的呢。”

“从郭子蟆脸上取下来的?”大金牙微微有些惊讶。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更不会错了。”

胖子迷糊,“什么不会错?”

“几位爷,请稍等!”

说着,大金牙便放下手中面具,快速跑进里屋。

当再出来时,手里端着一盆水。

“老胡,你看见没,金爷就是客气。”

“知道咱们连夜坐火车,还给咱们端洗脚水。”

大金牙,“.…..”

“金爷,您别介意,胖子和您开玩笑呢。”胡八一踢了胖子一脚,赔笑道。

“胖爷,调皮!”大金牙将水盆放在茶几上,笑道,“我这可不是给您的洗脚水。”

“那是做什么用的?”

大金牙神秘一笑,“胡爷,胖爷,您二位瞧好了!”

说着,就见大金牙拿起面具往水盆里那么一涮。

然后神奇的一幕就发生了。

原本黑不溜秋,且布满锈迹的面具,竟在一瞬间绽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芒。

胖子一脸震惊道,“这特么原来是金的啊!”

胡八一摇头,“不可能,这金子就算锈蚀了,也不该是黑色的!”

这时大金牙笑道,“胡爷,您有所不知,原本上面的黑色并非金锈!”

“不是金锈?难不成是灰尘?”

大金牙点头,“的确是灰尘!”

“可是,”

胡八一还想在争辩,这时大金牙伸手指了指水盆,“胡爷,您再仔细看看这是什么?”

胡八一向着水盆中去看,顿时眼神一凛,

“那是…”

原本干净的清水此刻已变得污浊,

而在那污浊的水面上,竟浮着一层油光。

胡八一豁然抬头,惊声道,“难道是尸油?”

大金牙微笑点头,“没错,就是尸油!”

“下葬之人在这黄金面具上涂了一层尸油,刚才看到的那些黑锈就附着在油面上,另外这尸油比较特别,遇水则化。”

胡八一彻底恍然,同时感叹道,“金爷眼力确实不同凡响。”

大金牙咧嘴一笑,“胡爷,您真是太抬举我了,我之所以如此断定这是一张金面具,其实是因为我曾听闻金主在追葬郭子蟆时,特意花了重金为其打造了一张纯金面具。”

胡八一微微一怔,原来是这样啊。

同时暗道古玩行当不简单,不仅要有敏锐的眼力,还要有丰富的历史知识做储备。

这时白宇终于开口,“金爷的眼力,学识,皆不凡,不过你却忽略了一点。”

大金牙闻声一怔,毕恭毕敬道,“还请小哥赐教!”

白宇从沙发上慢慢站起身来道,“如果只是一层尸油那么简单的话,这顶天也就是一张工艺还不错的金面具罢了。”

大金牙点头,是这样没错。

金子虽然不便宜,但也远远比不上瓷器,

甚至稍有些年代的青铜器都比金子更值钱。

白宇接过大金牙手中面具,又道,“可我这张面具上的尸油,因为覆盖在黄金上八百年之久,

尸油渗透黄金,黄金包裹尸油,两者早已成了一对共生体,

这东西恐怕世间独此一件了!”

“握草!”

“绝品啊!!”

胖子惊掉下巴。

就连他这个外行,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白宇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大金牙。

“所以金爷,您给开个价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