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符身重塑瑞兹疑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3050字
  • 2021-11-15 13:25:21

人总是要长大的,小阿瑞也一样。

坐在萨姐姐床上的丽桑卓此刻还包着被子,只不过已经恢复了古灵精探的模样,抱着膝盖在床上一晃一晃的,看着坐在凳子上包着床单的小阿瑞拍了拍身边的空位邀请后者坐过来,只不过后者此刻正被萨姐姐和瑞姐姐堵在身前盯着看,明显挪不开身。

阿瑞卓被看的有点发毛,出声道:“姐姐,干,干嘛呀。”

赛瑞尔手揉下巴,仔细端详着,没有理会阿瑞卓,而是疑惑问道:“妖精,这真是小阿瑞,你不会在骗我们吧?”

丽桑卓翻了个白眼不屑道:“切~肯定啊,我搂着睡的还能让他跑了再换个人过来不成,还有你离小阿卓远点好不好,别吓着她了行不行。”

丽桑卓说完看向小阿卓迅速变脸道:“来,小阿卓,做姐姐这里来”

阿瑞卓就要起身,赛瑞尔立马呵斥道:“坐着”

阿瑞卓悻悻然,又坐了回去。

一直没出声的阿瓦罗萨严肃的说道:“别吵了,还是先得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

丽桑卓语气肯定的反驳道:“搞啥呀?肯定是我法力高强,言出法随啊!。”

阿瓦罗萨蹬了眼理直气壮的丽桑卓,后者立马蔫儿了,撒娇道:“我真的不知道啊~姐姐,这又不能怪我,我刚起来就看见一个大帅哥睡在我旁边,吓的我小心脏都不好了,要不是小阿卓叫了声丽姐姐我差点都把他给杀死了,人家还是黄花小闺女呢,现在都没法出去见人了,以后部落里还怎么混啊~实在不行找守护神大人给小阿卓看看吧,反正我是治不好的,就算能我也不想治,”

丽桑卓假声抽泣“呜呜呜~小阿卓,你可要对姐姐负责啊,反正咋俩已经喝过交杯酒了,你要敢跑我也没办法啊~呜呜呜~我好可怜啊~呜呜呜~”

阿瓦罗萨无奈,不再理会自导自演的丽桑卓,赛瑞尔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道:“行了行了行了,有完没完,多大人了还小闺女,”

丽桑卓摸了摸并没有眼泪的眼角,无声“哭泣”起来,那模样,被不清楚的人看见还以为是被丈夫抛弃又被娘家抛弃的新媳妇,感人肺腑,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阿瓦罗萨叹息一声,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

赛瑞尔皱眉,问道:“有必要吗,可以先观察几天,要是没事的话就不用找守护神大人了,再说…如果小阿瑞真的是中了什么邪术的话,会被那位大人给…”赛瑞尔不再说话,抿嘴看着阿瓦罗萨,丽桑卓也不再搞怪,认真思考起来。

阿瓦罗萨再次转头盯着丽桑卓认真问道:“你真的看不出来问题出在哪里吗?”

丽桑卓摇摇头,蹙眉道:“完全看不出来,但是我能感觉到目前小阿卓体没确实没有什么异常,而且身体素质甚至比族内任何人都强,”

丽桑卓想了想,补充道:“高了不止一星半点。”

阿瓦罗萨想了想,握住阿瑞卓的手,看着后者的眼睛说道:“小阿瑞,这几天不要到处乱跑,如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要赶快告诉姐姐,知道吗?”

阿瑞卓点点头,说道“嗯,好的,”

随即继续说道:“姐姐,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娶你们了,你看我已经这么高了,”说完站起身张开双臂在原地转了几圈。

阿瓦罗萨俏脸绯红,就连一向开放的赛瑞尔也是罕见的脸红了起来,呵斥道:“别乱动,坐下。”

丽桑卓哈哈大笑道:“还说我想男人,人家小阿卓都没脸红你俩脸红什么,羞不羞,滋滋滋。就装吧,接着装吧,”随即笑声更大。

——————

艾卡西亚

距离上次符文爆炸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炎热的酷暑渐渐转凉,飞升者和虚空的战斗也传来了尾声,不过恕瑞玛的损失却比两人预想的要多的多,听闻飞升者十不存一,就连他们的女皇也战死在了沙场,不过这些阿瑞卓都不关心,如果连数量有限的几头虚空生物都对付不了,那么肯定就是恕瑞玛确实比阿瑞卓想的要愚蠢,小看了虚空进化的速度和威力,其次就是恕瑞玛想要祸水东引,以为让开路虚空生物就会去别的地方撒野,等其在那些平日里不服管教的国度撒野够了,他们再以救世主的姿态降临,却没想到虚空生物就是死活咬着自己不放,等出手的时候对方已经成长起来了,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此时,带着瑞慈四处晃荡了两个月的阿瑞卓正在一处小镇的酒馆里喝酒,酒还行,就是不够烈,比起当初丽姐姐给自己灌的就差远了,想起丽姐姐,阿瑞卓不禁笑了起来,旁边瑞兹看见心中的怀疑又多了几分肯定,这厮最近经常动不动就傻笑,有时喊他也听不见,八成也是被符文给影响了,这要是那天控制不住入魔了,反手将自己给灭了可咋办,于是替自己担忧了起来,可也总不能就这样随便跑了吧,想想还是提醒一下对方比较好,于是出声道:“大人,你真没事儿吗,要不找个巫医给你看看?”

阿瑞卓不理对方,继续傻笑。

瑞兹心中暗自发狠:“跑吧,看着情况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阿瑞卓瞥了眼心思百转的年轻人笑道:“你放心,我好着呢,就是想起来些高兴的事”

酒足饭饱,两人出了酒馆,继续流浪了起来。目前没有下一枚符文的消息,阿瑞卓也只能跟着瑞兹到处乱逛,而瑞兹刚接手卷轴,使用起来还不够熟练,只能模糊的根据上面的指示寻找方向,不是瑞兹天赋不行,相反瑞兹已经算是当前符文大陆天赋最好的那一波人,不然也不会被泰鲁斯收为徒弟,瑞兹对魔法的领悟非常高,通常别人需要好多时间甚至几十年才能掌握的法术,瑞兹几个月的时间就能领悟到其中的奥义,甚至碰到感兴趣的需要的时间更短,这也是他之前骄傲的理由,就这样一个天才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被埋没,只是卷轴的复杂程度远超常理,瑞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复杂的东西,纵使他聪明绝顶也是极难有更多的突破,不过,里面的恐怖的知识储备量也是让他受益匪浅,所以一直孜孜不倦的研究着。

两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如今正值战乱,恕瑞玛内部又暗流涌动,像这种场面可是不多见的,听说是因为小镇今晚要过一年一度的祭火节,到时候镇子上的大人小孩都会到城中心聚合,然后让镇子里最德高望重的老人亲自为高高的柴堆点燃第一把火,接着会有一队队身穿传统服饰的人在火堆周围举行神秘的仪式,最后在点火老人的宣布下,祭火节正式开始,有杂耍的有买艺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小吃摊,一般往年的祭火节会持续好几天,不过估计这次应该没多久,毕竟恕瑞玛的怒火没人能承受的住,人家正举国哀悼呢你们在这儿吃喝唱跳的,成何体统,到时候被人家反手屠城了岂不是无妄之灾。

阿瑞卓和瑞兹穿过拥挤的人群,期间不乏有妇人见着长相俊美的阿瑞卓顺手揩几把油,后者却一脸淡定置若未闻,看的瑞兹一阵腹诽。

跌跌撞撞的两人挤到一处客栈附近才算好些,客栈挺大是新开的,听说老板是镇子上一个突然暴富的土豪,见天色也不晚两人也就进去要了两间上等客房,价格还算可以,路过柜台的时候阿瑞卓看到一个哭哭啼啼的少女,她是老板的女儿,之前和父母还在陋巷住着的时候少女有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两人从小感情很好,情窦初开便私定终身了,可随着父母的暴富女孩被带着搬离了陋巷,少女和男孩感情深厚互相放不下彼此便闹着要和男孩结婚,于是便被父母禁足在了客栈,让其在帮忙干活的同时也好好反省反省。

阿瑞卓微微摇头,随后便不再理会,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世间感情大多如此,就算两人最后成功走到了一起,女子为了所谓爱情跟着男孩吃苦,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了解到柴米油盐、万般俗物的不容易,矛盾便也会逐渐增加,少女毕竟为人子女免不了经常回家,起初还没什么感觉,接触的东西多了,便难免产生一些不一样情绪,少女倒可能真不是贪图荣华富贵的人,不然也不会执意跟男孩在一起,却总也心里不太好受,久而久之再回头看身边没出息的男子,心思便不一样了,胃腹尚空瘪何谈卿卿我我?从当初的情深深到现在的雨蒙蒙,最后两看相厌,才明白爱情算个屁,看错了男子也误了自己,想回头的时候孩子已经满地乱跑了。

瑞慈哭丧着脸道“大人,您一天能不能别总这样啊,不是摇头叹气就是呵呵傻笑,我这吓的紧,搞不好真是符文的后遗症咋办,实在不行咱还是找个巫医看看吧,”

阿瑞卓无语,打一顿这小子的心都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