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部落巨变天异常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4101字
  • 2021-11-13 22:07:27

总之三个姐姐虽然脾气各有不同,但统一的一点就是都很疼阿瑞卓。

瑞姐姐好战,经常吆五六喝的带着族人四处奔波,一去就是好几天,有时要个把月,情况不好的时候丽姐姐就会带人去援助她。丽姐姐喜欢喝酒,喝醉了还喜欢耍酒疯,抱着阿瑞卓就是一顿啃,经常被瑞姐姐嘲笑想男人想疯了。丽姐姐也和萨姐姐一样喜欢看书,但她们看的书又有不同,萨姐姐看的好像是讲排兵布阵的,而丽姐姐看的书里全是弯弯扭扭极其复杂的一些东西,不过她却看的很认真,有时入迷了三四天不出帐篷,就连阿瑞卓也不理。

看着被赛瑞尔拧起耳朵双脚在地面一掂一掂的阿瑞卓,坐在椅子上的阿瓦罗萨不禁一笑,

多年前三人接到巨魔以和平的名义约定的谈判,当时部落东有狂暴的雪人兽扰境,南有阴险的黑精灵偷袭,两面受敌的人族部落不得不冒险赌一波,战事吃紧,部落里能战的族人都在外,留下的也要守护村子,于是三人只带了一众刚成长起来不久的部落小伙子前去赴约,

可迎接她们的却是巨魔大军的重重包围,意料之中的阿瓦罗萨随即做出了反应,指挥部队突出了重围却损失惨重,坐骑被敌人用巨大的冰块砸死,三人带着仅剩的几个族人徒步逃到一处山顶平原时,眼尖的丽桑卓看见了一具躺在风雪里的“尸体”,当时巨魔追的紧,她和丽桑卓正在讨论要不要过去看一下的时候,“尸体”居然缓缓的坐了起来,吓她们一大跳,就在此时巨魔的吼声也从身后不远处传来,情急之下站在旁边的赛瑞尔跑过去一把抄起诈尸的男孩儿,又接着开始了下一波逃亡。

可能是因为多了一个“累赘”的原因,逃跑的速度有所下降,逐渐被巨魔拉近了距离,不久就被跑的最快的几只巨魔首领追了上来,丽桑卓见状转身双手撑地随即大念咒语,一道道巨大冰刺冲破地面直刺巨魔,可巨魔首领皮糙肉厚远非寻常,纵使冰刺不弱也是只能暂时控制住它们而已,

有人犹豫了,正在考虑要不要劝女王丢下这个刚被救起来的孩子,独自逃跑的时候,赛瑞尔却将孩子递给了阿瓦罗萨,微笑道“我们可以战死,但不能丢下任何一个人类,否则以后我们将无法生存,部落需要你,先带着兄弟们走,我们随后就到,”

说完转身小跑而去,步伐由慢变快,再到冲锋,然后一跃而起,随即右臂带动身体向后一拧,一拳砸在了挣脱控制扑面而来的巨魔脸上,接着再次冲锋,

后面的丽桑卓也不甘示弱,一道道巨大冰刺冲天而起,阻止着巨魔的步伐。

赛瑞尔的怒吼和巨魔的惨叫响彻平原

“我可是弗雷尔卓德最强大的王!”

等阿瓦罗萨回到部落集结军队赶去支援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浩浩荡荡的军队随着领头女子的勒马而停也终止了冲锋,头带厚重铁盔的士兵双目透过不断阻挡视线的狂风暴雪,看到远处一个人影弯腰趔趄而行,在其后背还背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

血,从她头顶密发透过护额划落脸旁,滴在无情的冰原上印出一朵朵红色的花蕊,赛瑞尔右手无力垂落而下,左手揽着背上昏迷不醒的丽桑卓,似乎听见了这边的动静,缓缓抬头,当赛瑞尔看见最前那一骑的身影后穆然一笑,随即再也支撑不住倒地而去。

——

当被救男孩儿再次转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还算宽敞的帐篷内,转头看见旁边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漂亮女人,男孩瞪大眼睛心想这人肯定就是阿木木口中的大美女了吧,随即看到后者身上缠满的绷带,让男孩感觉有些眼熟。

门帘突然被掀起,一股冷风冲了进来,随后又进来两个女子,让男孩儿不禁又一呆,

这应该算是大大美女了吧…

进来的两女看见张大嘴巴呆呆看着这边的孩子也是一愣,随后其中一个女子快步走过来伸手似乎想要摸孩子的额头,不过孩子却是习惯性的缩起了身子,双手护住脑袋,嘴里嚷嚷着听不懂的言语。

女子见状又是一愣,随即柔声道“乖,姐姐不会打你的,你之前有点发烧,让姐姐摸摸看烧退了没”

小孩闻声怯生生的挪开胳膊,露出一只眼睛,非常疑惑,心想:这姐姐声音听着应该不像要打人吧?可说的啥也听不懂阿。

女子微笑,再次伸手示意,

于是小孩便大大方方的起身,坐直了身子脑袋前倾,不过嘴里还是说道“真打也别再打头哦,我上次被打了头,这会儿还有点懵呢。”阿瓦罗萨听不懂,便一笑置之,丽桑卓也坐到了昏迷的赛瑞尔身边,双手挥动开始为其检查伤势。

自从前不久她和赛瑞尔被救起,等军队赶回去的时候谁知道巨魔趁着部落兵力空虚已经将其占领,而南方斥候也在此时传回了被黑精灵全军覆没的消息,无奈物资缺乏的大军只能向北转移,若不是中途遇见收到求救信号匆匆赶来的雪人兽部落,恐怕现在连这个还算宽敞但住四个人还是很拥挤的帐篷都没有。

就这样随着部队的不断迁移逐渐北去,士兵靠着长有温暖毛发的雪人驱赶寒冷,损失也还算不多,期间和东部赶来的部队成功会师后物资也得到了暂时的补充,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越往北物资就越缺乏,更大的困难在等待着他们。

当然,这一切困境大家都没有告诉那个刚学会本地语言,就天天跟在女王后面嚷嚷着要娶女王为妻的小屁孩,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当时是自己,女王也会毫不犹豫的转身挥拳,而不是独自逃跑。

女王从不放弃任何一个人。

他们也一样,!绝不背叛女王

这就是寒冰血脉,不是说你是从部落出生的你就是天生的冰裔了,也不会因为你是某一个首领的后代就因此偏袒你。

不过新来的这个小子多少有点欠揍。

当士兵们正恶狠狠想着一定要找个机会狠狠揍一顿这个小屁孩的时候,不远处突然热闹了起来,只见伤势已恢复的差不多的赛瑞尔女王扬起拳头高喊道“这个世界上最勇猛的是谁?”

众将士齐声回答“赛瑞尔女王!~”

赛瑞尔“世界上最强大的是谁?”

众将士接着回答“赛瑞尔女王!~”

赛瑞尔继续问道“世界上最漂亮的是谁?”

众将士“赛……”

声音突然一顿,可随即看到女王恶狠狠的眼神,众人立马肯定道:

“赛瑞尔女王~赛瑞尔女王!!”

赛瑞尔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朝坐在地上傻笑的阿瑞卓丢了个眼神,仿佛在说“你看,众人的眼光是雪亮的,现在知道谁最漂亮了吧,”

阿瑞卓傻笑。

赛瑞尔翻了个大大白眼,心想这小屁孩一点都不开窍,还得揍。

随即转身一挥手说道“走了”

阿瑞卓连忙起身,小跑过去拉住赛瑞尔的手跟着大步向前,极其狗腿…

众人咬牙切齿,揍这小子的心愈发坚定,

当然,在此之前也不是没人“冒死”进谏过女王,让女王给小屁孩安排个单独住处,可女王却指着活蹦乱跳的小屁孩说这小子最近有点感冒,不能着凉,让众人又是一懵。

甚至就连阿瓦罗萨女王也附和着点了点头,众人无奈,只能作罢,在部落里那个充当大祭祀的老者听闻也是连连摇头,负手仰天,大声长叹。

当这边小屁孩跟着赛瑞尔走进一栋大帐篷,刚一进门就听见丽桑卓阴阳怪气的声音“赛瑞尔女王~赛瑞尔女王~世界上谁最漂亮~赛瑞尔女王~”

然后丽桑卓一手捂住胸口,摇头嫌弃的说道“咦~良心阿,滋滋”

赛瑞尔大怒道“死妖精,想打架是不?”

丽桑卓撇嘴道“男人婆!”

然后两人就掐了起来,一般这个时候阿瑞卓就喜欢坐在萨姐姐旁边傻兮兮的看着两人笑,然后估摸着时间等落败的丽姐姐过来找自己麻烦,然后再让萨姐姐给自己撑腰,否则就会被落败的丽姐姐当成出气筒给揍成猪头,虽然等第二天丽姐姐气消了也会给自己揉揉头上的大包,安慰自己说下次轻点。

画面回转

帐篷里传来丽桑卓阴阳怪气的声音“又没说娶你,丢不丢人。”

见赛瑞尔就要爆发,阿瑞卓连忙解释道“都娶,都娶!”然后耳朵又是一疼。

阿瓦罗萨出声道“话说这么多年了小阿瑞确实没长多少个儿啊。”

丽桑卓翻了个白眼“怎么不是小瑞卓呢,切~”

阿瓦罗萨微微一笑,不再言语,赛瑞尔也松开了手,在阿瑞卓屁股上踢了一脚说道“赶紧吃饭去。”

阿瑞卓坐在凳子上,等着赛瑞尔姐姐落坐,这些都是阿瓦罗萨姐姐教给他的规矩,大人没动筷子小孩就不能动,阿瑞卓牢牢的记在心里,之前好多不明白,又没人能给他解释的事情在来到这里后都明白了,也跟着他的萨姐姐学习了好多做人的道理,这让阿瑞卓很是开心,从记事起,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过,

三个女王姐姐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按照阿木木兄弟说的长大了就应该娶她们为妻,可是三个女王姐姐却总是不同意,不过阿木木也说过,娶老婆要坚持,不能半途而废,那有不付出就给你天上掉下个老婆道理,阿瑞卓不由感叹,要是木木还活着就好了,女王姐姐不同意嫁给自己肯定还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如今木木不在了,连个教自己的人都没有了,总不能傻乎乎跑过去直接问女王姐姐吧,想到这里不由得担忧起来,自己本来就傻,要是一辈子都娶不到女王姐姐,那岂不是辜负了女王姐姐对自己这么好了,于是握紧拳头小声狠狠的道“我一定会娶三个女王姐姐的”

别人没听见,阿瓦罗萨肯定听见了,于是好奇的问道“小阿瑞,你为什么非要娶我们呢?这些都是谁教给你的?”

阿瑞卓想到阿木木“临终前”握着自己的手不断嘱咐着的一句话“切记,万不可将我的事情说出去,不然娶不到媳妇的”于是阿瑞卓摇头对萨姐姐说道“萨姐姐,我都是发自内心的,没人教我”

阿瓦罗萨揉了揉阿瑞卓的脑袋,笑道“信你个鬼,你可知道,想要娶我们也是有条件的哦~”

阿瑞卓挺起胸膛,认真道“萨姐姐请讲,”

阿瓦罗萨被阿瑞卓认真的表情逗乐了,笑道“她们我不知道,反正要娶我男人肯定得是全弗雷尔卓德最善良最有担当的,能带着我们一统冰原的那个人。”

阿瑞卓认真的点头,傻乎乎的模样让眼前的美人又是一阵哭笑不得,

阿瑞卓转头看向正在小口喝酒的赛瑞尔,后者敷衍道“最勇猛的”

然后转头看向丽桑卓,后者仿佛已经等了半天了,挥手激动的比划道“娶我的人得帅,得高,得有钱,还得有八块腹肌,还得成熟,还得浪漫,还得…”

赛瑞尔打断丽桑卓的话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你能不能别发神经了,小阿瑞还这么小教坏了怎么办。”

丽桑卓白了一眼赛瑞尔提醒道“人家叫小阿卓”,然后不再理会赛瑞尔,转头笑嘻嘻的看着阿瑞卓说道“小阿卓,你要是明天就变成大帅哥,我立马就嫁给你,来,提前喝个交杯酒,”

阿瑞卓一饮而尽,呛的不断咳嗽,心想终于知道三位女王姐姐的想法了,可自己从来没长过个儿,得啥时候才能长高啊。

晚饭过后,丽桑卓拉着阿瑞卓去了自己的帐篷,叽里呱啦的给后者讲着自己的择偶标准。

赛瑞尔和阿瓦罗萨则留了下来,没办法,按照规定,今天轮到她们部署明天的战斗计划了。

今晚的风雪不合常理的变小了,隐隐约约居然可以看见逐渐升空的月亮。

经过长途跋涉在此扎根的这个部落里,这会儿除了几盏负责值班的灯看不见一丝光亮,而丽桑卓的帐篷内却是突然传出了一丝微弱的光芒,一闪而逝,无人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