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上亿年的相见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4447字
  • 2021-12-03 19:14:03

艾欧尼亚七月七晚

酒馆正式开业,取名“失落天堂”。

失落天堂四个大字下面是两排稍微小一点的字,分别是

“天下所有失意人温暖的港湾”

“情伤离伤孤寡伤的治疗圣所”

酒馆很正常,也很低调,一楼娱乐厅,买酒也买部分吃食。二楼休息室,隔音效果非常好。三楼除了阿瑞卓他们,禁止任何人上去,因为三楼是他们的房间。

一切都平平淡淡,也就比伊泽瑞尔之前的酒吧大了点,豪华了点,整体来说都很低调,

失落天堂中,从索拉卡隐居山林归来的阿瑞卓,坐在酒吧里视野最开阔的吧台上,卓老板的视线随着丽桑卓的身影不断移动,叹息道:“丽姐姐,倾国倾城,不管看多少遍都还是怦然心动啊!”

伊泽瑞尔爬在柜台上喝了口水,有气无力的说道:“说真的,我谁都不服就服你,之前丽桑卓眼睛不好,你两口子天天腻在一块儿打情骂俏也就算了,如今丽桑卓眼睛好了可以自己溜达了,本以为可以少吃点狗粮,可跟你坐在一块儿咋还就那么不得劲呢?”

眼睛已经好了的丽桑卓停止了和纳尔的游戏,问道:“阿狸妹妹这么漂亮,也没见你有什么动作啊,自己不争气还怪别人咧~”

伊泽瑞尔后仰躺去,以掌拍额,不想说话。

丽桑卓遗憾道:“一点都不争气,再过几天被别人抢走了看你怎么办。”

丽桑卓说完手中比划了两下,伸出并拢双指,摆出一个施法的姿势,指向阿瑞卓,“冰霜之环!”

阿瑞卓蓦然不动。

然后阿瑞卓双眼一眯,猛然睁大,好似挣脱了丽桑卓的强大控制,立即恢复正常,做了个气沉丹田手势,:“这位仙子虽然长的极其漂亮,可是法力却不怎么样啊!”

丽桑卓故作惊讶,后退两步,单手捂胸,指着阿瑞卓颤声道:“你,你到底何方神圣,小小郎君竟然能破我的技能?!”

阿瑞卓哈哈大笑,一个闪身假装瞬移出现在了丽桑卓旁边,“今日你败在我的手里,就别想跑了,跟我走吧!”

丽桑卓被阿瑞卓抱到吧台后面,似乎很是惊慌,“光天化日,居然强抢民女,本仙子誓死不从!”

伊泽瑞尔快疯了。

看着一个假装恃强凌弱,一个宁死不从的两人,摊摊手哀求道“两位郎君仙子,要不我给你们搭个舞台吧,”

丽桑卓不理会伊泽瑞尔,双手轻轻推着阿瑞卓,嘴里连连喊着饶命。

阿瑞卓笑嘻嘻的抬起头,说道:“又没什么忙的!”

伊泽瑞尔苦笑道:“大哥!还没忙的?酒吧都开起来了,你之前请的乐队去哪儿呢啊?现在咱们不应该先忙着找人代替吗?”

阿瑞卓突然放开了丽桑卓,坐在了吧台下的高凳上,说道:“嘴巴开过光吧,”

一道穿金黄铠甲,背生双翼的修长身影从天而降,落在酒吧门口,人影被铠甲包裹的严实,握着剑,辨不出男女,不过看其后背翅膀,应该是个瓦斯塔亚人。

怪人在这个世界很多,所以也都只是瞥了一眼便不再理会,继续喝着自己的酒,人影卷缩翅膀,缓缓走了进来,站在了吧台前,将长剑搁置在吧台上,看着阿瑞卓不出声,伊泽瑞尔想要招呼,阿瑞卓伸手示意不用,丽桑卓蹭蹭跳跳的走了过来,双掌撑着前倾身体,一脸好奇的看着对方的头盔。

“你是谁?”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从头盔里传出。

丽桑卓愣了愣,看了看阿瑞卓,却发现后者脸色凝重。

人影抬手摘下了头盔,露出了真容,黛眉如画,丹凤眼桃花眸,狭长而妩媚,肤白如玉,标准的美人瓜子脸,俊美非凡,不似人间俗物,伊泽瑞尔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这娘们也忒美了!若非桌上品质非凡的长剑,估计他早就上去搭讪一番了。

丽桑卓看着一头金发的女子,不再有一丝小女子模样,冷笑道:“家夫,阿瑞卓!”

四人再无任何声音,气氛凝重,就差拔剑相向。

阿瑞卓咧嘴一笑:“好久不见!”

桌上长剑蓦然发出阵阵颤鸣,剑尖直指阿瑞卓眉心。

丽桑卓双手骤然结霜,一道冰刺,同样指着凯尔的眉心,寒气森森。!

阿瑞卓突然侧身伸出一手,问道:“进去说?”

凯尔凝视着面前男子,眼神吃人,却最终跟着走进了吧台后面的暗室,

丽桑卓想跟进入,却被阿瑞卓伸手阻拦,朝着满脸担忧的女子微微摇头,见对方似乎还要坚持,阿瑞卓便轻声道:“没事的,可以让伊泽兄弟陪我进去,放心吧,我又死不了。”

最终丽桑卓留了下来,站在暗室门外满心担忧。

暗室内,三人落坐,阿瑞卓给凯尔倒了一杯酒递过去,对方却报以冷笑。

阿瑞卓也不在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把玩着杯身笑道:“小天使,好久不见!嗯~成熟了不少!”

见对方不说话,阿瑞卓无奈一笑,放下酒杯又倒了一杯酒递过去。

伊泽瑞尔听到天使两个字瞬间紧张起来,天使,那可是超越半神的存在,看着递出酒杯的阿瑞卓,于是便想提醒这是他喝过的酒杯,却已经来不及了,

摘掉头盔的凯尔接过酒杯,就往阿瑞卓脸上泼了过去,然后重掷酒杯,死死的盯着吃痛闭眼的男子。

伊泽瑞尔如坐针毡,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着忍痛睁眼,双眼被酒水灼烧通红的男子,凯尔终于冷哼出声道:“几亿年不见,你变了不少!”

凯尔停顿了一下,身体微微前倾盯着阿瑞卓说道:“你背弃了誓言!”

阿瑞卓却是没有理会,捡起酒杯,继续倒酒,再次递出酒杯,“喝!”

伊泽瑞尔已经满脸苦笑,心如死灰。

可随即,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这位有能力毁灭整个艾欧尼亚的存在,一把抓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再一次重掷酒杯。

特殊材质的酒杯弹地而起,落在伊泽瑞尔脚边,后者下意识的想弯腰捡起,却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其炙热的温度直冲灵魂,右手护臂发出阵阵光芒勉强抵抗着。

暗室的门突然被一脚踢开,丽桑卓全身布满寒冰对制造出这灼热温度凯尔怒目而视。

“我没事!”

“伊泽兄弟,关门!”

丽桑卓想说话,却看到阿瑞卓不容置疑的眼神后便放弃坚持,眼神示意满头大汗的伊泽瑞尔,后者面色苍白,微微点头。

炙热火焰逐渐褪去,没入凯尔的长剑之中,伊泽瑞尔局促不安的站着,看到阿瑞卓抬手示意,才忐忑落坐。

阿瑞卓弯腰捡起酒杯,皱眉看着眼前极美的女子,淡淡说道:“那次离开,没有带你,是怕你受牵连。”

凯尔却冷笑道:“牵连?”

啊瑞卓倒酒,一饮而尽,然后再倒一杯酒,递给后者还是只有一个字“喝!”

凯尔接过,却缓缓倒在了地上,目光一直盯着同样看着自己的男子,眼神充满挑衅。

阿瑞卓无奈说道:“我必败无疑!”

凯尔皱眉,冷冷说道:“我找了你好久,最后没办法回到我的星球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焦土了,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打碎了我的神格!莫甘娜也背叛了我!然后我就一直在被追杀。”

阿瑞卓沉默不语,突然笑了笑,后仰躺去,双手抱着脑袋说道:“事已至此,咱们只能慢慢等待,我符文大成那一天,所有的一切都会讨回来的!你唱歌好听,而我最近开了个酒馆,女声主唱的位置给专门你留着呢,有没有兴趣?”

凯尔拿起剑指着笑眯眯的阿瑞卓,“几亿年不见踪影,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阿瑞卓嬉笑道:“怎么,你很失望我还活着?你放心,还没帮你破-瓜,我是真心不舍得死呐。啧啧,妹妹你的盔甲可是越来越峰峦起伏了,我看你得重新换一个款式才合适。”

凯尔站起身用剑指着无赖模样的阿瑞卓,看到这一幕,似乎感觉出了什么的伊泽瑞尔悻悻然起身,试探性问道:“要不?我出去吧!”

凯尔转头厉声道:“坐着!!”

伊泽瑞尔一屁股坐了回去,眼观鼻鼻观心。

凯尔继续愤怒说道:“你背弃誓言,狼心狗肺,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阿瑞卓突然哈哈大笑,眼神奇怪的看着前者,“哈哈哈哈~你那誓言又对我没有约束,我娶十个八个关你啥事儿?”

啪!!?

凯看着自己的手,疑惑抬头,看到阿瑞卓卷缩在地上捂着嘴巴,无指间还渗出血丝。

凯尔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这怎么回事?你符文呢?”

阿瑞卓苦笑,捂着嘴说道“败了嘛!符文被打碎了,”

阿瑞卓勉强坐起身继续说道“也就相当于死了,重塑后忘掉了一切,后来因为和三个姐姐的事,被审判巨神找到了,又打烂了,两个姐姐也没了,不过这次却因为之前留下的那道意识的原因,我并没有彻底死亡,反而让我和那道意识出现了融合的迹象,代价就是符文失去了自动凝聚能力,下次符文再被击碎我将彻底死亡,不再有重生的机会,而虚空又在这时出现了,我只能匆忙封印,还和三个姐姐举行了一场婚礼,然后就陷入了沉睡,等醒来后,已经过了很多年了,随着和那道意识的不断融合,我断断续续的恢复了部分前世的记忆,但都很模糊,期间找到了几个碎片,可为了彻底镇压那个虚空生物我又一次将全部符文碎片留在了那里再次陷入了沉睡,这次睡的很久,前不久刚醒来,好处就是彻底恢复前世记忆,”

阿瑞卓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金发女天使,“然后想起了那个自作主张许下誓言的小天使,整天屁颠屁颠跟在我后面求着我遵守誓言的小笨蛋!”

阿瑞卓胳膊倚着地,看着女子说道:“不过小天使现在胆子大了不少,都敢打我了!”

凯尔手中出现一团温暖光芒,阿瑞卓的气息逐渐平稳,“那巨神倒是没做错,不过也不应该对你出手!”

阿瑞卓无奈摇摇头,不想再在这件事情上争执,凯尔是他“前世”的…好朋友,当时他符文已经觉醒到了伪神级别,甚至已经可以击杀巨神级别的存在,也认识了很多别的世界的朋友,凯尔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他和凯尔那些朋友又不同,凯尔他们相当于各自世界的天选之人,集结全世界气运于一身,守护各自世界的存在,而他则是一个世界的本源所化,细说起来连人都不是,所以符文大陆也有自己的天选之人,只不过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他曾经和那些朋友游历群星,虽然都是伪神级别,但和巨神打的架也不少,泰鲁斯的祖先就是其中之一这期间,这期间凯尔更是对前世的阿瑞卓许了他们天使一族的唯一誓言,可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阿瑞卓脱离了团队,凯尔最后也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两人也就再没有见过面,而凯尔的世界被毁,神格被打碎的事阿瑞卓则全然不知,不过猜想可能是打碎前世自己符文的那个巨神知道了她俩的关系,怕生事端,便连带着凯尔也一并解决了所有隐患,想到这里阿瑞卓不由有些愧疚,回忆起前世的种种不免有些感慨,下意识的说了句不该说的话,“还是当初那个跟屁虫好啊,跟她说吃木瓜丰胸,她便顿顿吃木瓜,加颗米都不行,甚至后来还吃出了花样,抄的煎的煮的烤的,可那儿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跟个豆芽儿似的,还天天嚷嚷着让我摸摸看长大没,唉,可见天赋是多么重要!”

啪!!

凯尔微怒道,“再挑衅一次,就准备听外面那女子的遗言吧。”

阿瑞卓不以为意的说道:“那我就跟你拼命”

凯尔冷笑:“你这么喜欢她?”

阿瑞卓失声笑道“嫉妒就嫉妒,天赋不行不能勉强!”

啪!?

阿瑞卓:“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啪!!!

“从你们那儿飞到这边挺累的吧,打人都没力气,”

啪!!

阿瑞卓:“嗯!倒是长大了不少,可还是……”

啪!!

男子坐着咳血,女子蹲着治疗,刚治的差不多,男子便又毛手毛脚起来,于是又一巴掌给拍成重伤。

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比天书还难以理解参透的伊泽瑞尔无奈道:“我还是去回避一下好了。”

阿瑞卓转头:“坐着!!”

凯尔微不可查的一笑,随即立马一脸严肃的继续盯着阿瑞卓,掩饰的极好。

阿瑞卓笑眯眯,刚要开口,脸又挨了一下。

阿瑞卓皱眉道:“出气出的也差不多够了吧!”

啪!!

啪!?

伊泽瑞尔拉住坐在地上眼神微眯的阿瑞卓惊慌说道:“卓大爷!!打不得!打不得啊!”

阿瑞卓扯着伊泽瑞尔的胳膊颤颤微微的站起身,摸了摸嘴角的血淡淡说道:“好好想想!等会儿有个聚餐,位置给你留着,爱来不来。”

凯尔蹲在地上,金色长发遮挡着手捂着的脸庞,看不清任何表情,软厚地毯被两颗莹露打湿,随即迅速吸收,只有一颗的字眼从金色密发之中传了出来,无喜无悲,却又冰冷至极。

“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