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你忘了我们昔日的交情了吗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2614字
  • 2021-11-25 16:50:39

已经远远飞去的阿瑞卓揉了揉手腕,不由吐槽飞升者的脑袋确实硬,幸亏那巨神没有追上了,不然他还真要吃个大苦头。

连续破空飞行五天后,阿瑞卓终于赶到了霜卫要塞,此时熊人和人族正在义无反顾的涌上那座桥,桥后面就是冰霜城,守桥的只有一个女子,她身下全是已经被虚空腐蚀的漆黑的冰块,甚至双手也快全部冰化了,

阿瑞卓朝着更北的方向大喊道:

“四弟!你忘了我们昔日的交情了吗?”

桥上的众人皆是一愣,随即抬头看向了高处,心中不由大惊,临空飞行!莫非是大魔法师?此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这女巫的帮手?

守桥女子却是惊喜,大声喊着:“小阿瑞,你回来了吗?”

随即着急的说道:“你快来,我被这些人拖住已经好久了,那个家伙已经快要冲破封印了!”

阿瑞卓落地,挽着对方的手说不要着急,他又办法。

桥上众人刚要重新进攻,突然被从极北之地的飞掠而来的一道惊人气息给怔的呆在了当场,

娘嘞!这不是熊人族的半神吗?

沃利贝尔落地后连忙张开双臂,冲着阿瑞卓跑了过来,却被对方轻轻打出一道禁制给挡了下来,禁制虽然对他没有什么用,可沃利贝尔还是停下了脚步,双手捂胸深情说道:“兄弟之情,四弟怎敢忘记,自当年一别,四弟常在梦中见到二哥,总盼着何年何月能与你把酒言欢,天不负俺有心人啊,这一日终于被俺盼来了,”

说着沃利贝尔冲破禁制又抱了上去,却又被阿瑞卓一道禁制给挡住了下来。

阿瑞卓指着沃利贝尔身后高声质问道:“那么你熊人族攻我冰霜城的事又怎么解释呢!当年你我五人曾对着创世神起誓,同年同月同日死吶,可你如今却差点害死你五妹,难道结拜之情在你这里就这么不值钱吗?”

沃利贝尔穆然转头,随即大惊,刚要解释却被阿瑞卓打断道:“四弟!你我虽有高山流水之情,却不得不在沙场上为敌。人生之痛,莫过于斯。二哥三位夫人,如今也只剩下你五妹一个人了,你却执意要我变成孤家寡人。唉~人生憾事,莫过于此啊。如今四弟你真要动手,我也打不过你,不过你要听我一言。我夫妻二人生当豪杰,死亦鬼雄,断不堪忍受楚囚之辱。如果四弟念在昔日交情的份上。请执此剑,斩我二人头颅。能死在四弟这样的大英雄手下,此生无憾!”

阿瑞卓将原本属于阿瓦罗萨的王剑递了出去,伸长脖子,慷慨赴死。

沃利贝尔一步冲破禁制,跪在阿瑞卓面前,痛哭流涕道:“二哥何出此言,此间始末,俺是毫不知情啊二哥!”

随即转头咆哮道:“你们这群熊崽子,居然敢伤我五妹,看我回头不把你们给剁了喂猪,”

熊人一个个吓得赶紧跪在地上求族长开恩,自称赛瑞尔后裔的女子摸了摸胯下的钢鬃猪,撇撇嘴,她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倒是自称阿瓦罗萨后裔的那位女首领却深深地皱起眉头。

阿瑞卓收起剑,双手扶住沃利贝尔,痛心疾首道:“四弟!原来是二哥错怪了你啊!”

沃利贝尔摇摇头,鼻涕眼泪一大把的说道:“不怪二哥,是四弟没有管好手下的兄弟。”

阿瑞卓双手用力握了握,深情喊道:“四弟~!!”

沃利贝尔同样一握,深情回应道:“二哥~!!”

一直没有说话的丽桑卓捂着额头,绝望说道:“幸亏我看不见,你两到底有完没完,这么多人看着呢,估计那下面的大眼怪都快被你们恶心回去了。”

阿瑞卓一拍额头,惊醒道:“对!怎么把正事儿忘了,走,四弟!先回宫殿再说!”

随即三人起身大步走向了冰霜城,阿瑞卓一挥手将阿瓦罗萨和赛瑞尔的后裔拘在了身后,也不看她们,继续大步向前,二女拼命挣扎却死活也挣脱不了束缚,攻桥众人见状刚要冲上来救自己的女王,却被沃利贝尔一声怒吼吓的都退了回去,沃利贝尔吼完只留下了一句话,随即快步跟上了阿瑞卓。

“再敢有一个人过桥,就让你们感受一下原始狂野的力量!”

熊人族士兵立马挤到桥口,挺起胸膛挡在众人面前,看起来是想将功补过。

城堡内,阿瑞卓和沃利贝尔痛快喝着酒,那还有一丝之前的悲情,丽桑卓站在一边为两人添着酒水,虽然双眼失明,可她已经和整个冰霜城化为了一体,到处都是她的眼睛。

沃利贝尔指了指被禁锢在空中的两个女子说道:“她们怎么也是你的后代,真就这么残忍啊?”

阿瑞卓喝了一口酒,说道:“你可不知道,早年我去找她两人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那可是差点把我凌迟了,”

沃利贝尔叹了口气说道:“唉,当年的事情被外面那群没脑子的家伙传的变了味,我也在那次回去后就冬眠养伤了,真是苦了五妹你了。”

丽桑卓摇摇头说没事,阿瑞卓招招手解开了两女的禁锢,看着摆出防御姿势的两人摇头无奈的说道:“过了这么多代了都这么像,唉~其实说道其中也是我对不住你们,”

阿瑞卓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也弥补不了你们太多,只能跟你们说一下真实情况,不管你们信不信听好就是!”

阿瑞卓指了指自己说道:“我,曾经娶了三个女王,一个是阿瓦罗萨,一个是赛瑞尔,还有一个就是你们面前的丽桑卓…”

阿瑞卓突然被赛瑞尔的后裔打断:“你放屁!”

丽桑卓噗嗤一笑,阿瑞卓摇摇头感慨道:“连脾气都一模一样”说着手指一指对方,施了个闭口咒。

阿瑞卓继续说道:“后来我和阿瓦罗萨还有赛瑞尔一起出征去统一弗雷尔卓德,却不是你们传的那样,当时弗雷尔卓德并没有被我们统一,不过也差不多了,中途出了点意外,来了个我打不过的家伙,”

阿瑞卓笑眯眯的,却是让一旁的沃利贝尔都感觉到了一股阴冷。

阿瑞卓继续说道“他杀了刚生完孩子的赛瑞尔,然后又杀了阿瓦罗萨,不过却‘大发慈悲的放过了她们的两个孩子’,然后我们便回到了这里。接着虚空来了,他要毁灭世界,丽桑卓为了救我变成了这样,”

阿瑞卓指了指外面:“后来我和奥恩阿木木还有沃利贝尔把他封在了那座桥下面,而我也沉睡了几百万年,期间丽桑卓一直守着这个要毁灭世界的家伙,而你们却称她为邪恶女巫,要不是我本就亏欠你们你们的屁股早就开花了,”

阿瑞卓看着两个脸色涨红的女子摆摆手说道:“不要不好意思,你在我们眼里都只是孩子而已,其实告不告诉你们这些已经无所谓了,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彻底封印门外的虚空生物,同时也是为了彻底解决丽姐姐你的身体问题,不过…”

阿瑞卓转头看向沃利贝尔笑眯眯的说道:“我封印完虚空后会再次沉睡,期间我和丽姐姐也会非常虚弱,所以得麻烦四弟帮忙照顾一下这里一段时间。”

沃利贝尔一拍胸脯说道:“没问题,我这就把东西全搬过来。”说完,沃利贝尔已经不见踪影。

一直没说话的阿瓦罗萨后裔见这位半神走了,才开口说道:“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

阿瑞卓笑道:“我没有让你们相信我,只不过你们毕竟是我和两位姐姐的后代,所以有权知道一切,至于信不信那是你们的事情,”

阿瑞卓犹豫了一下,转头对丽桑卓柔声说道:“丽姐姐,带她们去看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