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便是辜负了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3417字
  • 2021-11-22 18:14:47

自冰霜部落在奈尔扎亚格大败黑魔联军起,至今已有数月,如今冰霜部落人族兵力已经是原来的三倍之多,其他种族的兵力数量也相当可观,整个弗雷尔卓德已经被其占领了三分之一,这在人族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除了两支雪人部队被调回去防备最北的熊人族外,其他兵力如今都在奈尔扎亚格待命,期间冰霜部落也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主城,地址选就选在了部落后面的群山之间,由丽桑卓负责。

随着女王的一声令下,统一弗雷尔卓德的步伐从奈尔扎亚格城门口踏出了第一步,

兵力被分为两波,由阿瓦罗萨带领的一波自奈尔扎亚格开始,从弗雷尔卓德南边一路向西进攻,到拉克斯塔克为第一个站点,攻破这座处于弗雷尔卓德最中心的城池后,可以向全弗雷尔卓德输送大量的物资,是非常重要的一座城,然后以此城为中心,继续向西到达凝霜港,攻下凝霜港后穿过瓦拉尔山谷最终到达格拉泽港口就算是任务完成。

本来三人商量战略的时候赛瑞尔和阿瑞卓都不同意由阿瓦罗萨带领部队的,因为此时的阿瓦罗萨已经被确定有了身孕,赛瑞尔的意思是让阿瓦罗萨回到部落去,养胎的同时也可以辅助丽桑卓建城,由她和阿瑞卓带领军队打仗,可阿瓦罗萨却拒绝了,原因是这是她们三人毕生的梦想,她不想放弃,于是本来犹豫不决的阿瑞卓便只能选择跟随阿瓦罗萨一同出征了,

阿瓦罗萨这波军队面临的基本都是经济比较繁荣的城市,大多都可以先用和平的手段征服,而当和平解决不了的时候就只能动用武力了,虽然城池守军数量更为庞大不过只要攻破收获也是不小的,而赛瑞尔的那一波则就比较简单粗暴了,处于弗雷尔北边的生灵没一个是可以跟你讲和平的,赛瑞尔本来也不是个愿意讲和平的人,除半神奥恩住的那块儿山头之外,其他只要碰见活的、能走的,只需要问他是想被打服还是想打死就行,拳头,在弗雷尔卓德能解决任何问题,而赛瑞尔的拳头,如今仅次于半神。

但一个人的力量再强也终究只是一个人,想要统一弗雷尔卓德还得要自己兵力足够强大,赛瑞尔这条线大多都是一个个部落,城池很少,所以带的全部都是骑兵,重骑兵,游骑兵,以及各类具有冲刺条件的联盟部落兵力,没有一个步兵类的兵种,而阿瓦罗萨的这条线城池最为多,所以准备的兵种也比较比全,基本各种类型都有涉及,以步兵工程兵最多,还要带各种以晶石为能源的攻城设备,自然而然推进速度也就比较慢。

由于赛瑞尔出征的战场比较极端,武器,粮草,坐骑以及兵力都很难得到补充,所以这些问题都得由处于南边的阿瓦罗萨来解决,得为赛瑞尔送去源源不断各类物资,以让其一直处于不败之地。

等两军在达格拉泽港口会师后,也就代表着弗雷尔卓德已经统一了,到时候两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冰原,就只有一个叫冰霜的帝国存在了,而这个国家会不会真的出现三位王妃,也只能等到那一步才能知道。

奈尔扎亚格城门口,这个曾经被鲜血侵透的地方,如今又恢复白茫茫的一片,女王阿瓦罗萨和女王赛瑞尔头戴王冠腰佩王剑,额头贴着额头在行告别礼,披风在风中乱舞,形成白红对峙的场面,全体将士分为两波行跪拜礼,场面震撼人心,阿木木和阿瑞卓漂浮在半空中各自用晶石记录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幕。

两波军队开始缓缓移动,西征正式开始,飘落在地,和赛瑞尔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随即松手捧着对方的额头深情一吻。

漂浮的阿木木撇撇嘴,犹豫了一下,还是用晶石记录了下来,有些话,他没有对阿瑞卓说,比如他可以看到未来,比如赛瑞尔这一次会在途中生下一个孩子,比如刚生完孩子就会被一个强大的存在抹杀,他不是不想对阿瑞卓说,而是不能说,甚至暗示都不能,符文的命运是他不能改变的,否则整个世界都将错乱,甚至毁灭,能做的也只有告诉赛瑞尔本人怀孕的消息,好让她多少有点准备,他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而由轻吻额头已经变成热吻的两人,却不知道,这一吻成了永别,阿瑞卓更不知道,此时赛瑞尔同样已经有了身孕,阿木木的晶石成了阿瑞卓最后怀念。

亲吻了很久,阿瑞卓缓缓后移动了一下脑袋,柔声说道:“瑞姐姐,可以了,再亲你都追不上队伍了,反正以后你都是我的老婆,机会多的是”说着,阿瑞卓笑眯眯的轻轻捏了捏赛瑞尔的鼻子,可对方却是突然泪眼朦胧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自己,阿瑞卓无奈只能招招手,示意让阿瓦罗萨他们先走。

赛瑞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很慌,很是舍不得放开始终微笑着的男子,他的眼眸总是邪邪的,很迷人,似乎下一刻就会陷进去,在他面前她提不起一点反抗的心思,甚至会感觉自己连一只鸡都不敢杀了,哪怕是平时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在他面前都会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怎么也说不干净,怎么都想哭,

她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子养,每天都要面临生和死的考验,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会觉得自己就应该只是一个弱女子,一个稍微被风一吹就会感冒的弱女子,其实她感觉自己真的很自私,她很是不喜欢他和阿瓦罗萨在一起,看到两人有说有笑就很委屈,委屈的心里像是被人闷了一拳一样,她知道其实小阿瑞对待两人都是一样的,可是她很不喜欢这样,她只想让他永远的陪着自己,让他只喜欢自己一个人,当自己一个人的王,而不是什么弗雷尔卓德的王,

然后自己每天就当一个安安静静的弱女子,天天都会有人疼她的弱女子,当自己受伤的时候会有他帮助自己擦药的弱女子,而不是什么女王,什么弗雷尔卓德最强大的战士,女人就应该被男人疼,没有任何理由,

她只觉得,放手的下一刻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一股莫名的悲伤和委屈笼罩在赛瑞尔心头,怎么也挥不开。

阿瑞卓轻轻捧起已经哭成泪人的赛瑞尔,这一刻,她在阿瑞卓眼里其实也就真的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

“瑞姐姐,其实你真的是最漂亮的,真的!”

“瑞姐姐要不我劝劝萨姐姐吧,其实统一不统一的真的不重要。”

赛瑞尔摇摇头,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要,这是我们三个人的梦想,”

阿瑞卓突然放低声音说道“还有,偷偷告诉你个事儿,其实我在那天晚上之前已经偷偷在你门外溜达了好几圈了,只不过怕你不愿意我才一直没敢进去的,不信你问佩琪,他在城头上看的一清二楚,不然他为啥要说我是因为偷偷要和你那个才被萨姐姐发现然后被你两打一顿的,不过他已经被我买通了,嘿嘿,你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说的。”

赛瑞尔脸穆的红了起来,抱着阿瑞卓直跺脚,随即脑袋缩在阿瑞卓怀里撒娇道:“嗯~听不到~听不到~哼~你就是个坏人,你为什么喜欢要那么多人,就不能只喜欢我一个吗?我对你不好吗~你凭什么要喜欢那么多人~凭什么就不能只喜欢我一个~你就是个坏人,偷偷在人家屋子前图谋不轨的坏人,”

赛瑞尔学着之前阿瑞卓那晚突然模到她帐篷里时说的话“还假装正经,还哎~瑞姐姐,你怎么了,我就是来告诉你明天有人勾引你怎么怎么的,原来意思是想让我勾引你,嗯?”

说着,赛瑞尔掐了一下阿瑞卓的腰,却又是将对方抱的更紧了,声音有些抽泣的说道:“小阿瑞,你知道吗?我心很慌,我感觉这次我可能会死,你可能感觉我很自私,经常不让你去萨妹妹的帐篷,也可能在三个姐姐里最不喜欢我,但你千万不要说出来好吗,求你了~”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你,真的!”

两人久久无言

赛瑞尔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擦了擦眼睛,深呼了一口气,嘿嘿一笑,假装豪气的说道:“走了走了,达格拉泽港口我们再见,到时候估计你儿子都长大了,不过不要怕,我也会为你生一个大胖小子的,到时候你要是再连孩子都要偏心萨妹妹,看我不把你揍成猪头,哦,对了,你得先给咋俩的孩子提前想个名字,记住哦,要比萨妹妹的孩子想出来的还要早!”

说完,赛瑞尔翻身上马,很孩子气的给阿瑞卓做了个鬼脸,然后杨长而去。

阿木木落到阿瑞卓的身边,和后者一同看着远去的一人一骑,喃喃道:“她真的很爱你,”

阿瑞卓轻轻说道:“我知道,”

阿木木摇头说道:“她其实很想让你去劝阿瓦罗萨的,可又怕你误会她,觉得她还没阿瓦罗萨意志坚定,还没阿瓦罗萨有梦想,所以才拒绝你,可是哪怕你只要稍微表现出来一点点的犹豫,给她一个非常小的台阶,她都会立马同意的,而你却想都没想就略过了这件事。”

阿木木转身朝着部队的方向走去“你会后悔今天没有答应她的,很后悔很后悔的那种,还有,别想着去追她了,追不上了的,这辈子你已经错过了,”

阿瑞卓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仗着女子喜欢你你就不知道珍惜,还有比这更可恨的吗?等发现已经失去了对方的时候才追悔莫及,可到那时候有用吗?哦!应该有,毕竟这里是你的世界,等你掌控全部符文后想干嘛就干嘛,呵呵,可是你终究是辜负了那个人。”

阿瑞卓转身跟上前者,疑惑说道:“你究竟什么意思?我总感觉你话里有话,”

阿木木翻了个白眼:“我说人家有马,四条腿,而且你萨姐姐这会儿已经走远了,再不追就这辈子都追不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