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符文初显故人离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3119字
  • 2021-12-03 19:07:48

艾卡西亚

远处的一声轰天巨响将阿瑞卓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巨大的爆炸扑面而来,地面开始剧烈震动,河川倒流。群山崩溃,所到之处,皆为粉齑,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迅速扩散,何止万里。

这个被奴役了上千年的国家,终究还是毁灭了。不知道那位被称为叛徒的酒友,是否幸免于世

“师父!”

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旋即站起身慌张的又说到“我师父还在那里”

“是符文,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别的符文,等余波过后,再去看看吧”

话音刚落,旁边的年轻人已经默念咒语,瞬间被蓝色能量包裹起来,然后朝着爆炸位置的某一方向飞奔而去。

看着毫不犹豫向前冲去的年轻人,阿瑞卓有些无奈,面对这样的爆炸,再多的能量又有何用,况且符文爆炸,会吸收附近一切可用的能量,然后再次爆炸,没有特殊手段,护盾非但不会保护自己,反而像一颗绑在身上的炸弹一样危险。

转念至此,阿瑞卓站起身,一飞而逝,瞬间到了年轻人的身边,右手在其后背一拍,一股无形的能量覆盖在前者身上,包裹着原本蓝色的护盾。

年轻人脚步不停,疑惑的转头看向阿瑞卓,后者轻微一笑“我别的手段没有,就这保命的手段还是很多的”

瑞兹有些不服,出声道“怎么?看不起我,你和我一般大,我的盾也不差的”年轻人虽有不屑,却也接受了前者的好意。

阿瑞卓也是一笑置之,不再言语,和年轻人埋头狂奔,心想如果不是照顾小伙子你的感受,我早就到了。

随着时间推移,越是接近目标,阿瑞卓眉头越是皱的紧。

“怎么了,师父出问题了吗,这爆炸虽然厉害。但应该伤不到师父吧?”旁边飞奔的年轻人发现阿瑞卓的变化后不解的问道。

“可能,不是别的符文,正是你师父手上的那枚”阿瑞卓声音低沉,随即速度暴增。

“不可能,我和师父四处奔波,就是为了阻止符文战争的爆发,师父怎么可能会是引起爆炸的源头,”

“你小子别仗着和师父关系好就以为我不敢揍你,你给我站住”!

”等等我,喂!等等我,带我一块儿飞啊,@#$&”

………………………………

爆炸中心

一道触目惊心的虚空裂缝出现在被炸平的地面上,

在其旁边一处巨大的深坑中,一位老者背负一卷轴,神态癫狂,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什么,

深坑边缘一道破空声响起,随即一道身影落在老者身边,看着癫狂老者一声叹息,

随后而来的年轻人见到这一幕,也是愣住了,在他的记忆中,师父似乎从来都一位温和老人,与人说话无论高低贵贱都是礼数周到从无僭越,今天为什么这么反常,难道真的是师父使用了符文的力量,然后被其所迷惑了吗?

阿瑞卓将手伸向面前老者,阵阵紫气从五指指尖散发,垂落而下,接触地面后形成一个个晦涩难懂的文字,而后逐渐升起,将老者环环缠绕,随即出声道

“老头,你已被符文迷惑,如果我现在将你和符文剥离,你会死的”

随着阿瑞卓的符文压制,老者意识逐渐清醒,由癫狂转为平静,随后跪地抱头痛哭,旁边年轻人见状以为是这个本以为是同龄人的阿瑞卓在施咒,要抹杀自己的师父,当即就要有所动作,而跪在地上痛哭老者却挥手阻止,带着哭腔低声言语“瑞兹,我没事”

老者依旧跪在地上,只是不再抱头痛哭,而是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子,声音也不再癫狂,似乎已经恢复了清醒,

或许因为刚才的癫狂,老者声音依旧带着沙哑“我本就因你而生,如今无奈犯下弥天大祸,更是神志不清,若不死,恐为天下大患,只恨,未能集齐所有符文…”

老者一声叹息“唉~遗憾无法见证两位王后重临于世了”

说完这些话似乎抽空了所有力气,老人瘫软在地,男子缓缓蹲下身,扶起老者坐在地上沉默不语,只是默默听着老者逐渐细微的声音。

“我可能只能陪您到这里了,

哈哈

活了这么久,想想也就当年那个时候比较有意思,可现在活着的,除了您和最后的那位王后。

也就剩下我这个糟老头了,

咳咳,”

老者握住了阿瑞卓的手激动道“容老夫,先走一步了”

男子声音低沉如深渊,带着悲痛回应了一声老者的称呼,看着眼前这个陪伴自己度过无数岁月的老人也要马上离开自己,他想哭,但是他不能,只会让老人更加的伤心罢了,

听见男子的回应,老人竭尽全力,脸上挤出一起笑容,眼泪却是从两侧滑落而下

“有时间多回去几趟,多陪陪王后,她一个人太孤独了,她也只剩下你了”

男子微微颔首,牵强微笑缓缓抬头,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天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是啊,我已流浪如此之久”

看着眼前陷入回忆的男子,老人撇过头,向旁边已经泪流满面的年轻人招招手,年轻人立马跑到师父的跟前,蹲下身,握着师父的手失声痛哭道

“师父,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老人笑着摇摇头“瑞兹,不要伤心,我本就是应该早就死于时光长河中的人,如此结局,虽有遗憾,但也算圆满,你是我的徒弟,我死后,应当接替我的职责,当然,你也有拒绝的权利,可一但选择接受,将再无退出的机会”

名叫瑞兹的年轻人带着哭腔,连连摇头“师父的职责就是徒弟的职责,我会竭尽全力去完成,一刻也不敢懈怠”

老人点点头,继而抬头看向自己的阿瑞卓,轻声道“我死后,瑞兹会接替我的职责,瑞兹的人格我相信,卷轴就留给他吧,帮您继续执行我的职责,不过他的力量还是太过于渺小,还请赐予他力量,以便完成我的职责”

男子轻声低语“老头,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无需再让瑞兹淌这趟浑水”

老者却是摇摇头,继续说道“艾卡西亚人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反抗恕瑞玛的奴役,释放了虚空,我和赛克斯极力劝阻却并未取得成果,阻止它的发生,而愚蠢的人们以为虚空会受他们驱使”

老者又是一声叹息“我和赛克斯劝阻无果,最终也是只能赶到他们制造的虚空裂缝这里提前做准备,堵截虚空的入侵,可虚空生物太多了,我和赛克斯也被他们冲散开来,没有办法,我最终只能…”说道这里老者只是无声的痛哭了起来,

交代完后事,老者不再犹豫,抬头朗声笑道“哈哈,开始吧,”

不过容我这糟老头子最后再给您讲讲我们符文大地的故事吧”

阿瑞卓低头不语,伴随着老人已经细若微蚊的喃喃自语,无指骤然结印,老人身上符文开始缓缓转动,逐渐加速,天地间只剩那苍老而又悲凉的声音回荡

“自~古神创世

奥恩锤地

希尔姐妹引海水为巨炉降温

从此天降大雪

从不间断

生灵食物短缺

为争夺领地互相攻伐

人类生而弱小,饱受欺凌

土地逐渐被侵蚀

就在人类即将灭亡的时候

有三位伟大的女王降临于世

带领着人族四处征战

讨伐恶魔

战无不胜

……”

声音逐渐消失,老人化做点点星光,消散于天地之间,一枚符文从其体内坠落,和地面接触,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师父!!”瑞兹的悲痛呼声响彻天地。

阿瑞卓摘了挂在腰的酒壶喝了一口,然后一挥手,地上的符文消失不见,拍了拍瑞兹的肩膀,不知如何安慰,事实上他的悲伤不亚于作为徒弟的瑞兹,但只能以沉默的方式表达。

半晌过后

痛哭导致脱力呢瑞兹从地上站起,通红的眼神盯着阿瑞卓

“我不知道您是谁,也不知道您和师父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我愿意继承师父的职责,寻找世间符文,可我现在毕竟能力有限,所以请求您能给我力量,您放心,我定会以师父遗命为主…”

阿瑞卓神情低落,看着眼前双拳紧握的年轻人,无奈摇头打断道

“你没有必要替我淌这趟浑水,你师父只有你一个弟子,不论如何,我都会让你安逸的度过余生,而这力量一但接受,只会把你带到无尽的深渊,而且绝无回头的余地”

瑞兹双眼通红,咬牙沉声“无论结局如何,我都接受,请大人赐予我力量”语罢,年轻人双膝跪地,脑袋重重的撞在地面。

阿瑞卓看着这个年轻人,一声叹息,无奈闭眼。

左手伸出摊开,一滴鲜血从其掌心滴落,在接触到年轻人头顶的时候,化成缕缕符文,随即冲进后者体内。

磅礴的符文之力,突然在瑞慈体内炸开,随后又与其融为一体。

阿瑞卓看着瑞慈,郑重其事的说道

“瑞兹,从此你便随时可以从我这里提取源源不断的力量,不过切记,碰见符文,只可收集在你师父的卷轴内,万万不可调运其中的力量,如若不然,你将会被失去控制的符文所控制,失去自我,到时候我对你也只能是和你师父一样”

瑞兹再次跪地而拜

“以吾师泰鲁斯之名发誓,绝不背叛”

…………

(求收藏~么么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