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终有路可走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3174字
  • 2021-11-20 20:38:57

泰鲁斯看着突然停止嘶喊的阿瓦罗萨有点不知所措,难道已经成功了,可为什么阿瑞卓还没苏醒?

阿瓦罗萨也是同样有点懵,感觉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消失后,先是惊喜,可抬头看到阿瑞卓还是没有醒过来就又慌乱了起来,捧着阿瑞卓血流满面的脸问道:“祭祀大人,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应该已经成功了吗?”

泰鲁斯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就让阿瓦罗萨更加害怕了,忍不住又哭出了声,慌乱的用自己的衣袖给阿瑞卓擦拭着脸上的血,已经摆脱控制的赛瑞尔打的屏障激起阵阵涟漪,泰鲁斯是在受不了就问道:“女王,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阿,要不先放赛瑞尔大人进来?”

阿瓦罗萨没有转头看他,点点头,泰鲁斯便撤去了屏障,赛瑞尔的怒吼瞬间在耳边炸裂,随即被一脚踢飞,蜷缩在角落里,满脸愁容,心想以后的日子怕是难过了。

就在这时,阿瑞卓的身体突然缓缓升空,四肢无力垂落,阿瓦罗萨怎么拽也拽不下来,只能看着阿瑞卓缓缓的离开自己,坐在地上痛声哭泣,赛瑞尔抱住前者轻声的安慰着:“没事的没事的,可能是小阿瑞又在觉醒,你看他停下了,”

然后转头冲蜷缩着假装呕血的泰鲁斯吼道:“赶紧般长桌子过来啊!”

频死的老者突然一跃而起,将桌子般到了两人身边,赛瑞尔扶着阿瓦罗萨坐了上去,高度刚好,突然,阿瓦罗萨看到昏迷的阿瑞卓头上突然起了一个大包,吓的又哇哇大哭起来,抱住后者的脑袋,生怕下一秒整个脑袋就没了。

阿瑞卓揉了揉拳头,看着坐在地上啥事儿都没有的小卓,瞪眼说道:“别给我扯犊子,我自己知道我还问你?”

小卓坐在地上揉揉脑袋说道:“你可别打我了,你在这里打我一下外面的你就会受同样的伤,你看,萨姐姐都以为我们死了呢。”

小卓一挥手,帐篷里的场景在旁边投影而出,阿瑞卓说道:“先让我出去一下”

小卓连连摆手,说道:“那不行的,我们只能见一次面,随后我就要么消失,要么和你融为一体了,还是我出去吧,”

阿瑞卓瞪眼:“你可别乱来啊,小心我跟你鱼死网破,”

小卓一脸朽木不可雕的表情,无奈说道:“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们是一体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怎么可能乱来呢,等着吧,我去去就来!”

阿瓦罗萨突然感觉怀里的阿瑞卓一动,以为又受伤了连忙抱的更紧,却突然听到阿瑞卓的声音在怀里传了出来“萨~萨姐姐,先松手,我快喘不过气了,”

阿瓦罗萨连忙松开手,惊喜道:“小阿瑞你成功了吗?”

小卓大口喘气,说道:“还没呢,我和小瑞还有事情要交代,可能耽误的时间很久,”

赛瑞尔疑问道:“小瑞?就是那个防御系统吗?”

小卓说道:“不是,我才是防御系统,小瑞…啊!”

小卓正在要解释,就被阿瓦罗萨一拳砸在了脸上,阿瓦罗萨质问道:“小阿瑞呢?你把小阿瑞怎么了?快放他出来,”

悬空的小卓揉着脑袋说道:“萨姐姐,我就是阿瑞卓啊,只不过…”

阿瓦罗萨转头说道:“泰鲁斯,取我王剑来。”

小卓连忙摆手:“萨姐姐真的是我啊”

似乎灵机一动低声说道:“…”

阿瓦罗萨打断道:“说,到底怎么了,”

小卓却是突然脑袋一垂,似乎又要昏迷,迷迷糊糊的说道:“萨姐姐,总之你放心,我没事的,等我们忙完了就醒了…”

刚说完,阿瑞卓就彻底昏了过去,赛瑞尔问道:“他不是说他就是那个防御系统吗?你怎么还相信他?”

阿瓦罗萨说道:“那还能怎么办”

随即转头对悻悻然站在旁边的泰鲁斯说道:“祭祀大人,这究竟怎么回事?”

泰鲁斯赶紧摇摇头,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按照道理阿瓦罗萨没事了之后应该是阿瑞卓已经成功毁灭了这个小卓,可刚才小卓又自己跳出来了,他也真的不知道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阿瓦罗萨没有得到答案,便转头又抱住了阿瑞卓,泪眼婆娑,赛瑞尔坐在一旁多少感觉自己有点多余,出声道:“要不,我走?”

阿瓦罗萨抬起头,将阿瑞卓的脑袋递了过去,边哭边说:“别,我一个人害怕,给你你也抱一会儿吧,”

赛瑞尔还真抱了起来,阿瓦罗萨傻愣了一下,穆然哭声更大:“你都抱了这么久了,你啥时候还给我啊~”

赛瑞尔哈哈笑出了声,将阿瑞卓递了回去,后者一把抱住,防备的看着赛瑞尔,赛瑞尔又哈哈大笑起来:“小样,这要是小丽也在这里你两不得打起来,”

随即摸了摸后者的脑袋,声音柔和道:“没事的,小阿瑞既然这么说了,我们就应该相信他,”

阿瓦罗萨说道:“可是刚才那个不是小阿瑞啊~”

赛瑞尔翻了个白眼,宠溺道:“我的女王大人~如果这个小卓真的要更小阿瑞打生打死的话,还需要出来跟我们交代吗,看他模样似乎醒来一次也特别困难,人家费那么大劲干嘛,这肯定是小阿瑞的意思啊~”

阿瓦罗萨却是不听,死死地将阿瑞卓抱在怀里,让赛瑞尔又是一整无语,心想这妮子现在怎么跟丽桑卓一个德行,都不用脑袋想事情的吗?

看了看打着哈哈的泰鲁斯,赛瑞尔就莫名的来气,说道:“祭祀大人,这两天就在外面打地铺吧,等小阿瑞醒了再说别的,我想大人法力这么高强应该冻不着你的吧?”

泰鲁斯扭捏说道:“女王,这!这!外面冷啊!”

赛瑞尔惊讶道:“那怎么办?要不我也搬出去跟你睡一块儿?帮你暖暖被窝?”

泰鲁斯一溜烟跑了,再不跑命都没了。

小卓揉着脑袋出现在了阿瑞卓面前,哭丧着脸说道:“小瑞啊,苦了你了。”

阿瑞卓不屑一笑,说道:“赶紧的,别磨叽。”

小卓轻轻一笑,竖起一根手指说道:“第一种选择,抹除我我,符文防御能力消失,凝聚能力消失,自爆能力消失…。”

小卓笑容不变竖起另外一根手指:“第二种选择,和我合体,符文防御能力保存,凝聚能力消失,自爆能力保存…觉醒进度增加两成。”

阿瑞卓皱眉问道:“凝聚能力为什么会消失?还有,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只有第二种选择,或者说个谎言,你不就可以活下来了吗?你知道我肯定会选择第二种的。”

小卓摇摇头,说道:“你之前一剑斩断我,我虽然重生了,可那一剑也代表你否定我,更改了我的某些程序,说实话是因为我没有必要骗你,我骗我自己干嘛?而且不管那种选择,我都会消失,这次见面也只是上一个你专门给你留的一次修改程序的机会,如果你选择第二种,我将会跟你融为一体,只留一个没有没有小卓的防御系统,”

阿瑞卓有点苦涩:“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死吗?没有别的办法吗?”

小卓嘿嘿一笑:“有,你是符文本身,有主导权利,你可要在选择和防御系统融合的时候保存你的这份意识,不过就只是保存而已,这份意识也不会继续帮你控制防御系统,所以完全没有必要,”

阿瑞卓疑惑道:“我的意识?”

小卓无语,不屑开口道:“就是你口中的我啊,你怎么这么笨,唉,算了,骂你就是骂我,不划算。”

阿瑞卓点点头肯定道:“那就保存吧”

小卓有些意外,随即释然,同样的想法同一个人,可外面的环境已经改变了面前选择保存自己的小瑞,虽然所有的事情都感同身受,可亲身经历和不亲身经历导致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阿瑞卓试探性问道:“萨姐姐…”

小卓严肃道:“不行,虽然我也不舍,可我必须得阻止你这种行为,”

阿瑞卓哀求道:“小卓,就这一次,好不好,就只三个名字,以后都不刻了”

小卓继续摇头:“原则性问题,你我一但妥协,以后就会妥协无数次,”

阿瑞卓继续说道:“小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小卓愤怒的说道:“如果是我,我会在知道自己不能和三个姐姐有任何关系的时候就离开他们,而不是答应萨姐姐什么一百年,”

小卓直接站了起来指着阿瑞卓的鼻子骂道:“你就是个…,一点都不考虑事情的后果,先前萨姐姐的下场你已经看到了,如果没有我呢?防御系统就只是防御系统,等你哪天被人打碎了,萨姐姐就会一直是那种状态,要等到你下次凝聚而且是觉醒全部符文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几万年甚至几亿年无数年,还有可能永远都无法凝聚,而萨姐姐就只能等,最后可能都会忘记自己在等什么,你想过这些吗?”

阿瑞卓低下头,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只能喃喃道:“求你了,哪怕就只默认一次也不行吗,你应该理解我的,求你了”

小卓冷哼一声,随即叹了口气,说道:“我在阻止防御系统对萨姐姐的灵魂灼炼的时候就已经做过这些了,萨姐姐的名字已经刻上去了,还有两个名额你自己看着办吧,”

阿瑞卓立即闭眼,开始刻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