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抉择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3512字
  • 2021-11-19 22:57:22

晚会终于结束,喝的醉汹汹的阿瑞卓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帐篷,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拿起卓上的一块儿水晶石把玩起来。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是泰鲁斯,于是阿瑞卓放下晶石,让老者请进,

门帘被掀起,泰鲁斯走了进来,看着阿瑞卓说道:“大人,那个小矮人来找你了。”

阿瑞卓一愣,问道:“你不是说他疯了吗,不对,没有灵魂了吗,不对,总之他怎么可能,来找我?人呢?”

泰鲁斯侧身,说道:“在我住处呢,不过他确实没有恢复神识…”

泰鲁斯还没说完,阿瑞卓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一口气冲到了老者帐篷外才停下,抬手整理了一下衣服掀开门帘走了进入,看见坐在凳子上双腿悬空的绷带小矮人,阿瑞卓瞬间扑了上去,惨兮兮痛哭道:“木木啊,我对不住你啊木木,我想死你了啊,”

阿木木边哭边问:“你是谁啊?呜呜呜,放开我,”

阿瑞卓抬起头愣了愣,转头问道:“老头,这咋回事?”

泰鲁斯无奈苦笑,说道:“大人,你之前不是和女王那个了嘛,”

阿瑞卓瞪眼,打断道:“说正事儿,”

泰鲁斯伸手虚按两下,说道:“大人别急,我说的就是正事儿,因为你上次和女王那个的时候,又觉醒了一次符文,这小矮人可能是情况特熟,感受到了你的气息后恢复了一会儿神识,于是就朝着我们的方向赶来了,我们的游骑发现他后以为是黑精灵的人,就准备杀了他,可却怎么也杀不死他,而女王这会儿又不见任何人,于是就找到了我,我也是过去才发现是这个小矮子的,就把他带到了我这里。”

阿瑞卓皱了皱眉,这可是个不小的好消息,如果真的有办法恢复神识的话,说不定他就可以帮阿瓦罗萨解除那个诅咒类的契约,不至于以后若是自己出事了,发生没人给她提供能量而丢失神识的事情。

泰鲁斯似乎猜到了阿瑞卓的想法,摇头说道:“不会的,大人,这个小矮人和女王不一样,他只能算是间接性的接受了你的力量,我找你之前就观察过他了,他本身就具有很特熟的血脉,类似于…巨神,而你只能算是激发了他的这份血脉而已,这个绷带起到了很大一部分作用,他帮助小矮人承受了你当时的大部分…祝福,就是你跪在地上求他别死的那事儿,而且他是属于约德尔人的巨神一脉,这么说你懂我的意思了吧大人!”

阿瑞卓摇摇头,说道:“不懂。”

泰鲁斯尴尬一笑,解释道:“因为约德尔人本身就不是符文大陆的人,所以他们的巨神也不是符文大陆本土的巨神,他们是被巨神从天外带过来的,而这个小矮人可能就是带着约德尔人来符文大陆的那些巨神之后,只不过可能出于某些原因,没有觉醒巨神的血脉,从而被踢出了神族,而你之前的祝福,正好帮助他觉醒了那份血脉。”

阿瑞卓有些遗憾,犹豫出声道:“真的没有办法解决我符文契约的这个问题吗,我宁愿当个正常人,”

泰鲁斯连连摆手:“大人,万不敢如此说,这样会被符文防御功能判定为危险的,到时候他就会毁灭你现在所有的记忆和能力,一切归零,重新开始。”

阿瑞卓皱眉,随即有些愤怒:“到底是我是符文本身还是这个防御功能是符文本身,他凭什么想毁灭我就毁灭我?”

泰鲁斯说道:“大人你们本身就是一体的,而且你的权限比他的还要高,其实…其实…”

阿瑞卓催促道:“其实什么?没事的你说吧,不要担心我乱来,”

泰鲁斯继续说道:“其实,就像他可以随时毁灭你一样,你也可以随时毁灭他的,不过…不过这样一来,他的很多作用就消失了,比如,若是有一天你被人用强大的力量击碎了本体,那么也就不会重新自动凝聚了,”

阿瑞卓突然神情有些激动,站起身抓住泰鲁斯的手说道:“泰鲁斯,我需要求你一件事情,”

泰鲁斯连连摇头,说道:“大人不必如此,我本身就是创世神制造出来给你帮忙的存在,而且我的所有魔法和能力都是从你这里得来的,应该为你做任何事,没有求不求的说法,”

阿瑞卓点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也不怕麻烦你,我需要你答应我,如果我以后被我承受不住的力量击碎了本体,你要帮我重新凝聚身体复活,”

泰鲁斯突然跪地,哀求道:“大人,三思啊,着如此想法,莫不是想要和符文的防御功能对抗,你可知道,若是真的要毁灭符文防御功能的话,是有一半的可能会反被其抹杀的,虽然最后你还会重新复活,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啊,就跟人死后重新投胎转世一个道理啊!大人,万万不敢如此冒险啊,”

阿瑞卓摇摇头,说道:“不一样的,我可以在毁灭防御功能之前,将萨姐姐的名字刻入符文,到时候我就算我失败了,复活后还是能想起萨姐姐的,就是…一但我真的失败,萨姐姐就会和我一起承受符文防御功能的炼魂之痛,可我不知道那些觊觎我本体的人什么时候会来找我,我就怕到时候连刻名字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对方杀了,而一但被别人控制又不知得过多少年才能脱控,到时候萨姐姐丢失神识只是时间的问题,”

泰鲁斯再不恳求道:“大人,尽管如此,可毕竟,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啊,”

阿瑞卓叹了口气,低声道“可那又能拖到什么时候呢?你也知道,我觉醒符文后再看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已经不一样了,像我们这类基本不会死的存在,时间又算的了什么呢,唉,我就不应该将萨姐姐拉进这些事情的,现在一想还是太大意了,还不如一走了之的好,”

泰鲁斯沉默了,他知道的,三个姐姐对于阿瑞卓的意义非同寻常,任谁能随便割舍这份感情呢?毕竟就算在过一万年,都基本不可能再遇见这么三个人了,之前流浪了无数年时间,还不是只有小矮人一个愿意和他做朋友,

泰鲁斯犹豫了半天,出声道:“大人,既然如此,还请先让我留一份你的符文气息为好,不然若是你真的成功了,却在明天就被某个人把你打碎了,我到时候连找都没法找了,”

阿瑞卓点点头,示意对方开始吧,泰鲁斯便开始默念咒语,一张卷轴从其手中缓缓凝聚而成,逐渐变大,一直变到半人高的才停止,随后泰鲁斯张开卷轴,开始施法,丝丝金色气息从阿瑞卓体内流出,没入卷轴。

不久过后,泰鲁斯停止了施法,收起卷轴,将其背在了背上,出声道:“大人,好了,我得提醒你一下,这个东西相当于拘押了你符文的各种气息,你千万不能碰,不然气息就会受你的召唤回到你体内,卷轴也就没用了。”

阿瑞卓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走吧我们去找萨姐姐!”

泰鲁斯看着阿瑞卓的身影,叹了口气,这一波赌的几率太大了,虽然符文凝聚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但是如果失败,他们两人将会面临每时每刻被炼魂的场面,可是却又不得不这样做,想想还真不如做个平凡人来的好。

阿瓦罗萨帐篷内,赛瑞尔也在这里,她俩正在说悄悄话,不过都是阿瓦罗萨再说,赛瑞尔在听,看到突然闯进来的阿瑞卓,赛瑞尔的眼神居然有些闪躲,脸也瞬间红了起来,阿瑞卓有些懵,挠了挠头,心想这又是咋了,

在阿瓦罗萨的眼神示意下,赛瑞尔呼了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起身低着头向阿瑞卓走了过来,然后低声说道:“走,我们去那个。”

阿瑞卓有些懵,挠头挠的更凶,难道因为晚会的事情生气了?想揍我出气?应该不会吧,想不明白的阿瑞卓出声问道:“那个啊?”

赛瑞尔头低的更低,阿瑞卓更懵,赛瑞尔扭扭捏捏的说道:“就,就,”

阿瑞卓死活搞不懂,看了眼阿瓦罗萨,后者却是眼观鼻,鼻观心假装啥也没看见,于是出声说道:“咋了呀,瑞姐姐,你倒是说啊,”

赛瑞尔嘴角动了一下,阿瑞卓却是啥也没听到,就把耳朵凑了过去,让对方再说一遍,赛瑞尔似乎恼羞成怒,突然在阿瑞卓耳朵边尖身叫道:“摸腿腿~”随即转身跑了出去,

阿瑞卓捂着耳朵蹲在地上,脑瓜子嗡嗡的。

赛瑞尔红着脸跑了出去,本以为解脱了,却突然发现有个老头笑呵呵的站在门口,看到她还叫了声女王大人,于是又跺脚尖声吼道:“你有病啊大晚上不睡觉跑出来在这儿干嘛?”

泰鲁斯有些尴尬,解释道:“女…女王大人,我和阿瑞卓是来找那位女王大人的,呵呵呵,”

赛瑞尔愣了一下,问道:“找萨妹妹干嘛?有啥事?”

泰鲁斯打了个哈哈说道:“没,没啥事,就是一些没啥事的事,女王你先走吧,不过今晚那小子可能不会去你那里了,你先休息就是,”

赛瑞尔瞪眼:“咋了呀这是,还有我都不能知道的事情?再说阿瑞卓都那么大人了去我哪里干嘛呀,谁让他去的?走,去瞧瞧,”

泰鲁斯扭捏道:“女王,你还是,还是别去了吧,这可能,不好,”

赛瑞尔似乎嫌老者烦,一把将其推开走了进去,本以为在干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他正好学习学习,却看到阿瓦罗萨泪流满面,赛瑞尔似乎有些惊讶,跑过去就不解的低声问道:“你不是说没那么疼吗,而且后面也就不疼了吗?我看见你这样我都不敢了,”

阿瓦罗萨却是摇摇头,抱着赛瑞尔痛哭了起来,

阿瑞卓转头看者站在门口的泰鲁斯,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后者,后者却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办法,阿瑞卓便招手,让后者进来,

赛瑞尔看到老者居然走进了女王的帐篷,正要发怒,却听到阿瓦罗萨哭泣道:“瑞姐姐没事的,你先回去吧,我和小阿瑞有事情需要祭祀大人帮忙,”

看着哭的一抽一抽的阿瓦罗萨,赛瑞尔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抬头看着阿瑞卓询问道:“你们要干嘛?还要找祭祀来帮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