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兵临城下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3538字
  • 2021-11-18 21:37:19

战斗越来越惨烈,人族已经被逼到了城门口,女王赛瑞尔长枪驻地,摇摇欲坠,

她实在太累了~!

尽管伤口疼痛难忍,甚至还有几支没来的极拔出的漆黑箭羽在不断侵蚀着她的灵魂,可双眼却始终如有千斤坠石在不断往下压一般沉重,

她的坐骑已经和很多战士一样成为了巨魔的口食,原本雪白的大地此刻已被鲜血侵透,变的猩红,滚烫热血和冰川接触形成一道道槽沟,随即又被一具具尸体掩埋。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撤退!

阵地还在!

只要还活着一个人,阵地就永远都在!

城头上,一道道能量光波激射而出,威力巨大,纵使巨魔皮糙肉厚也会被直接切成两半,但毕竟数量有限,而敌人却数不胜数。

巨魔冲上来了!

一头年龄较大的雪人鼓起全身的力气,朝着眼前的敌人一拳猛的挥了出去,却发现根本打不到任何人,愣了半天,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倒下了,挥起的拳头,也只不过是手指微动了一下而已,

人类士兵下意识想握紧了手中长枪,却发现五指如此沉重,艰难抬头也才知道,原来是已经被寒风和着血水冻在了一块。

没办法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雪人的红眼逐渐褪去,恢复了正常,艰难转头看着那位人族女王,她实在太美了,可自己却只是一只兽人,一只垂死的兽人而已,

真的扛不住了,也尽力了,雪人想着,缓缓闭上了眼睛,隐约间,他似乎听见了一个女子声音,她好像在喊着什么,可惜自己什么也听不懂,算了,也不关自己的事了。

援军终于来了!

阿瓦罗萨声音响彻天地,在每一个守城将士的脑子里如同天籁一般。

他们终于可以倒下了,不是不想战了,是真的站不住了,从来没有想过,睡在冰冷的雪地上也能如此心安。

他们守住了,战场上不再是只有巨魔的吼叫和黑精灵沙哑难听的拗口语言了,而是一个个熟悉的人族的声音。

这一战,让巨魔和黑精灵损失惨重,眼看着就要攻破的城池,却突然从城门口冲出一大波骑兵,打的他们措手不及,可放弃又太可惜了,只能孤注一掷,继续进攻,终于等到骑兵冲完了,正在计算还需要多少兵力才能拿下这座城的黑精灵首领突然一愣,转身大吼道:“那来的这么多援军?”

最终,黑精灵和巨魔的联军还是撤退了,因为人族援军似乎没有尽头,源源不断的从城中冲了出来,他们已经打了好几天了,再打下去损失只会更惨重。

黑精灵首领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盯着城头去的能量炮,用沙哑刺耳的声音说道:“等着吧,等我们南边军队全部集合过来的时候,看你们还用什么守,那些晶石能源在你们手里简直就是浪费。”

大战终于停息,双方开始派小队人马清理战场,互相都离的很远,也并没有什么摩擦,算是双方默认的规矩,其实也没必要,死他们几个于战场无任何意义。

奈儿扎亚格主城

说是城,其实也就是那堵城墙下的一个个厚实帐篷而已,偶尔有木制的房子,也是用来锻造武器和盔甲的,木料可是稀罕的资源,再着兽皮帐篷也比木屋暖和很多,而且材料也容易获取,不过帐篷却是一个个排列有序,极其工整。

城池最中心是议会厅,女王的住处就在议会厅的后面,和前者紧紧的挨在一块。

女王的帐篷里,赛瑞尔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一边有魔法师在给她治疗,阿瓦罗萨没有在旁边陪着,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于是阿瑞卓理所当然的留了下来。

阿瑞卓很伤心,想想其实都在他的责任,但他这也是第一次跟着姐姐们出去打仗,根本没有想到这边战事这么严重,阿瑞卓甩甩脑袋,挥手让巫医退下,没想到女巫根本不听,不免有些尴尬,不过也没辙,毕竟赛瑞尔伤的这么重,正需要治疗,女巫也是为了自己的姐姐,不然伤口恶化会有生命危险的。

阿瑞卓不再计较,试探性的伸出手握住瑞姐姐的手,绿色符文之力缓缓通过手掌流转身体各处,感觉差不多了,于是便不再输送,他现在对自己的力量还不够熟练,控制不住量,那老头也让他尽量少对自己人随便使用符文,不要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正在治疗的女巫很惊讶,女王的伤突然差不多都好了,气息也平稳了,转头捂住嘴巴看向阿瑞卓,后者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可女巫就更加确定了,你丫不知道怎么知道女王伤好了的。

黑夜逐渐降临,难得是个平静的夜晚,一夜无事。

次日

阿瑞卓刚醒来就跑到了瑞姐姐的帐篷,却看到对方已经醒了,披着被子的坐在床上,只不过嘴唇还是有些发白,萨姐姐正在给她拆着绷带。

阿瓦罗萨看到阿瑞卓跑进来,就让他赶紧过来给瑞姐姐喂汤药,赛瑞尔却是假装没有看见阿瑞卓,转头对阿瓦罗萨苦着脸说道:“那药太苦了,我都已经好了,就不要喝了吧,”

阿瓦罗萨瞪眼:“不行!”

看着已经跑过来的阿瑞卓又说道:“赶紧啊,给你瑞姐姐喂药,”

阿瑞卓悻悻然端起碗,憨憨笑着叫了声瑞姐姐,瑞姐姐表情惊讶,似乎才发现这么个人,出声道:“呦,这不大名鼎鼎的白眼狼吗?怎么?家里欺负够了准备出来欺负别人了?”

说着抬头高声招呼道:“来人,把我的王剑拿来,好久没磨了。”

帐篷外一卫兵透过门帘犹豫道:“女王,你伤还没…”

阿瓦罗萨出声打断卫兵的话“没事,你继续忙吧,”

赛瑞尔看着阿瓦罗萨说道:“呦呵!这是灌了迷魂汤了啊!”

阿瓦罗萨辩解道:“没有~小阿瑞之前是因为……”

赛瑞尔不再冷嘲热讽,听着阿瓦罗萨的讲述,当然也不理一旁连连点头的阿瑞卓。

等阿瓦罗萨将整个事情的简略讲完,赛瑞尔听完撇撇嘴:“这多大事?直接说不就完了?还磨磨唧唧,依我看这些都是借口。”

阿瓦罗萨白了一眼赛瑞尔说道:“我可能讲的不好,可你不能自己想想吗?当时…”

赛瑞尔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了看阿瓦罗萨,随即转头看着阿瑞卓,说道:“白眼狼可以啊,这是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阿瓦罗萨?让她这么维护你?”

阿瑞卓委屈,看着竖起大拇指的瑞姐姐,突然放下碗,一拍胸脯豪气的说道:“萨姐姐,下次大战,让我带头冲锋,”

赛瑞尔冷笑连连,毫不客气的说道:“就你?跟个娘们似的还冲锋陷阵?你可拉到吧,到时候不知道我又得填多少人救你的命,”

阿瑞卓瞪眼指着地上的桌子努嘴说道:“来,扳手腕,较量较量?”

见赛瑞就要起身,阿瓦罗萨微怒道:“你两够了啊,阿瑞卓你是成心要气人是不是?还有你,不知道自己伤多重?要不咋俩掰扯掰扯?”

赛瑞尔便不再闹腾,一把端过苦涩汤药一饮而尽,然后嫌弃的说道:“谁需要你喂,白眼狼!”

阿瑞卓可怜的哀求道:“瑞姐姐~你就别生气了嘛。”

赛瑞尔拿着碗的手轻轻一按,说道:“停,这招现在对我没用,嗷,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儿碍眼。”

随即转头皱眉问阿瓦罗萨:“倒是你,怎么来的这么迟,是不是中途有事耽搁了,应该不会吧?”

阿瓦罗萨突然脸色涨红,支支吾吾的解释不清,赛瑞尔不解的问道:“咋?这是咋了呀?难道还发生了啥见得的人的事儿?”

阿瑞卓嘿嘿傻笑,阿瓦罗萨瞪了对方一眼,对方瞬间停止了笑声,可这一切看在赛瑞尔眼里就特别震惊了,一脸其不可置信的看着阿瓦罗萨笑说道:“哎呀呀,不会吧不会吧,哎呀呀,没想到啊,那小妖精都没动手呢,你不会就老牛吃嫩草了吧,哎呀!没看出来呀,原来老萨你是这样的人!”

阿瓦罗萨脸色更红,低着头不说话。

赛瑞尔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这次是真的不可置信了,指了指低头的女子再指了指阿瑞卓爆了句口粗随即说道“真的假的?我去,真被我说中了?你!阿瓦罗萨你不至于吧?这么饥渴?”

阿瓦罗萨低头嗔道:“瑞姐姐~”

赛瑞尔听到这句话仿佛像是听见了一个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一件事一般,震惊道:“还真是?”

“我*!”

就这样,两人在赛瑞尔异样的眼神中,度过了七天。

七日后的早晨,伤势已经痊愈的赛瑞尔和面色凝重的阿瓦罗萨站在城头,看着重新包围过来的巨魔黑精灵联军,沉默不语,城内所有将士正在准备防守工作,没有一个人空闲。

赛瑞尔声音沉重的说道:“虽然如今你们的到来弥补了我们之前兵力空缺,可总共也不过五万人,而这次黑精灵调集了整整十万大军,”

赛瑞尔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要不还是让小阿瑞先回去吧?”

阿瓦罗萨出声道:“小阿瑞如今确实很厉害的,并不比雪人战力低,这还是我粗略的估计,他真正的战力应该比我预想的更高,而且按照他的说法,我想除非巨魔之王和黑精灵之王动手,他可能连伤都不会受,”

赛瑞尔皱眉问道:“你就这么肯定?万一是这小子想在你面前装本事吹牛呢!”

阿瓦罗萨摇摇头,轻声说道:“应该不会,其实之前我也有些怀疑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和他那个之后,我就感觉我体内有股源源不断的力量在不断提升,就在昨天我还特意测试了一下,你可能不信,我的魔法和纯粹力量至少翻了三倍。”

赛瑞尔撇撇嘴,说道:“还有这好事?回头我也找那小屁孩睡一觉,提升提升实力。”

阿瓦罗萨翻了个白眼,随即认真道:“这件事我也不阻拦你,毕竟他本来就是准备要娶你和小丽的,不过你得想清楚,我之前也跟你说过了小阿瑞的身体的特殊性,你自己好好斟酌就是。”

赛瑞尔转头调戏笑道:“还不阻拦呢,我看你心里意见大着呢,哈哈,”

阿瓦罗萨哼了一声,也不再计较,随即转身握住水晶般的真冰之弓,拉成了满月状态,一支冰箭瞬间凝聚,能量不断攀升,阿瓦罗萨瞄准敌军的最中心说道:“感受一下寒冰血脉的怒火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