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轻把郎推

  • 英雄之世界符文
  • 骑电驴的小摩托
  • 2889字
  • 2021-11-18 01:03:49

众人想入非非,车厢内却远没有众人想的那般不堪。

只见已醉男子一手搂着着怀中动人女子,一手高举酒壶,吟颂着一首极富“风雅”的诗词,倒也颇为风流,

吟完一首,似乎尽兴,便又仰头灌了一大口酒,随即低头醉看了女子一眼,见怀中女子长发凌乱,脸颊绯红,娇憨置气,那还有一丝女王气质,又是兴致大起,转而颂道:

“脸边红入桃花嫩,

眉上青归柳叶新.柳叶…新~”

男子声音逐渐细微,随后一头栽入女子怀中,见男子已醉,女子便也不再计较,微微挣扎起身,将男子身体板正,稍微犹豫,随即坐在了地上,后将男子脑袋摆放在了自己腿上,心想刚喝醉酒,没轻没重的,不至于磕着了脑袋,谁曾想男子又是喃喃自语起来

“娇不语,易生嗔。

车内还是一番春。

深杯百罚重拚却,

只为妖饶醉得人”

女子气笑,瞪了眼闭眼男子,置气似的在对方额头虚空一指,见男子似乎已经睡去,便娇嗔道:“你呀,就是个色胚,还是个花心大萝卜。”

而沉睡男子突然手胡乱一挥,直到抓住女子手才停下来,拉着对方的手放在了自己胸膛,感受着男子的心跳,女子又是红着脸微微一笑,另一只手抬起抚摸着男子鬓角,仔细端详着这个色胚,不说其他,确实是俊美的不像话,这样的男人,又有那个女子见了不为之心动?

男子继续喃喃自语:“可惜木木走的早啊,萨姐姐,自我有记忆开始,别人见到我不是打就是骂,你知道我是怎么到费雷尔卓德的吗,嘿嘿,是被人一脚一脚踢过来的,有时候骨头被踢碎了,好长时间都动不了,一躺就是好几年,等能动的时候土都已经把我埋了,真的,不骗你,我其实不吃饭都能活,就是会非常饿,饿的我泥巴都吃过,又不敢向别的人要,他们很讨厌我,会一脚把我又踢飞的,到时候骨头断了动不了,就连水都喝不到了,”

“其实也不怪他们,是我自身的原因,我当时身体里住着各种各样的恶魔,不同的人就会看见不同的一种,都是他们最惧怕的,我知道那其实是他们自己的恶魔,他们自己要是问心无愧便从我身上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总归是我的错,”

“而木木他是第一个愿意和我交朋友的,我却让他饿肚子,最后还因为我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所以萨姐姐我不得不离开你们,我不想让你们也变成那样,”

“而且我这种情况,你们信奉的守护神也没办法救我的,其实说道其中,他们的力量也都来自于我,但他们已经都成为了自己,有自己独立的想法,甚至有的会设法控制我,利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用的力量去达成他们的某种目的,这是特别危险的,到时候别说弗雷尔卓德,整个符文大陆都会有危险,”

“萨姐姐,我也不想离开你们,就算最后你们都嫁人了,娶了七八个“王妃”,我只要能远远的看着你们,我就很开心,可随着符文的觉醒,我的心智也逐渐成熟了,除了木木,你们是我感情最深的人,而这种感情已经让我无法控制了,我看见你给别的男人像向我一样给他们笑,会嫉妒,听见别的男人喜欢丽姐姐,会愤怒,看见别的男人仗着瑞姐姐不拘小节就动手动脚,会想杀了他们,而且这种冲动越来越激烈,我越来越难压制他们,终有一天我会压制不住的,所以我注定无法用小时候一样方式去面对你们,而我若是真当了王,娶了你们,你们就会永远和我绑在一起,想死都不行,听着很像是永生,可如果我那天被那些我打不过的神控制了,无法给你们续接能量,你们就会变得和木木一样,忘记自己,忘记我,甚至忘记自己是人,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永远无法解脱,如果更严重直接被人打碎本体,就算最后也还能重新凝聚复活,可到那时候我已经不是我了,我会忘了你们,忘了木木,忘了所有的一切。”

“除非我能完全觉醒符文力量,到时候才可以不被任何人打败,可那需要的时间很长很长,中间会出现太多的意外,我上次觉醒符文,已经让很多意图不轨的东西蠢蠢欲动,其实我当时就想跑的,他们的力量太过强大,会给你们带来灭顶之灾。可似乎那股蠢蠢欲动的危险气息被另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给压制了,并不是你们的守护神,她的力量是无法压制那股狂暴的力量的,而是一股同样爆裂的火焰气息,不过我不确定那危险会沉寂多久,应该不会有很长时间,所以我准备等我帮你们实现了统一弗雷尔卓德的梦想,我就离开,不会再见你们,”

“萨姐姐,等我离开了,你也会成为费雷尔卓德最强大的王,到时候就算娶百八十个王妃也没事的,虽然他们都没我帅,呵呵,呵呵呵~都没我帅~”

男子终于沉睡了过去,可他的萨姐姐却是已经泪流满面,抱着男子头将自己额头轻轻抵了上去,轻轻说道:“那要是我愿意呢,即使最后变得不人不鬼,我也不后悔的,人生不过短短百年,可能我下一场战斗就会死去,我又涂什么呢?岂不是更遗憾,”

沉睡的男子缓缓睁开眼睛,四目相对,近在咫尺,女子也并不惊讶,她早就知道对方在假睡,区区几杯酒,怎么可能灌醉他口中的符文之体呢?

男子坐起身,伸起手,轻柔捧着女子的脸,认真说道:“萨姐姐,你说人生不过百年,真的吗?”

阿瓦罗萨泪眼朦胧,认真说道:“真的!”

阿瑞卓继续说道:“可如果最后是最糟糕的结果,而我们已经…,为了我们不互相忘记,我会用最后的力气把你的名字雕刻在符文之上,只要它还在,不管重生多少次,忘记多少次,不管你已经是否有神智,我们都不会彼此忘记,但是…”

阿瓦罗萨打断道:“那就雕刻!不管什么代价,我愿意!”

可阿瑞卓看着对方眼睛,咬牙继续说了下去:“但是它会被符文本意的自我保护机制判定危险性质,如果我没有完全觉醒符文,就没有权限阻止,我们都会受刀刮之刑,受灵魂抽丝之痛,炼千年万年,符文保护机制会一直运转到底…”

阿瓦罗萨又打断道:“那就等你彻底觉醒,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忘记,也不会死,终究有一天会重新恢复,记起对方,”

阿瑞卓以为她没有听明白,又解释道:“可是…”

阿瑞卓刚开口,就直接被阿瓦罗萨打断了,后者泪眼婆娑,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一刻,所有女王的矜持忌讳所,有旁人的异样看法,都被旁在了脑后,她的眼里只有对方,带着调侃的语气嗔道:

“你烦不烦。”

阿瑞卓看着对方已经红透的脸庞,再也克制不住体内异火……

在一遥远的某处秘境,一个全身缠满绷带的小男孩哭哭啼啼的,走路磕磕碰碰,显然神智不清。…

大军行至傍晚停了下来,原本由于前线战事紧张,急需支援,大军每天都得凌晨五点整顿出发,晚上十点才能休息,可今天却是提前好几个小时,大多边缘军士也不明就里,反正女王下令咱们遵从就是了,不过看到部队中心正在维修马车那些人,也就知道可能是路途颠簸,把女王的马车颠坏了吧。

马车旁,脸色红晕的阿瓦罗萨坐在一块铺着兽皮的石头上,可能是寒风太冷,女王将整个脸都藏在了披风雪白的绒毛里,双手抱着膝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啥,估计正在思考前线的战事吧。

而本来应该陪着女王的阿瑞卓,这会儿却是加入了维修马车的队伍,时不时的指指点点:

“这个不行,不够牢靠,”

“把这个再弄结实点,路途颠簸,不能又坏了,会耽误战事的。”

“来来来,那谁,你去叫几个懂阵法的,给马车施个阵法加固一下”

“…”

前线——奈儿扎亚格城池

女王赛瑞尔看着暂时僵持的战场,转头问道:“阿瓦罗萨的部队还没到吗?”

一士兵回答道:“报告女王,支援部队正在火速赶往战场,”

赛瑞尔点点头,转头看向战场握拳沉声道:“传令下去,务必坚守城池五日,让将士们不要丧气,女王阿瓦罗萨已经带兵火速赶来了”

士兵得令,转手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