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直播!

第63章直播!

罗旭立即推开隐藏的门说:“今晚让我们努力工作。先别睡觉。我们去划船吧。我们必须离开这片海域,否则这些人明天就会回来,而我们将走向生与死!”

女性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涉及到所谓的豪门之争,一点怜悯都没有,更别说苏强了,后者显然是弱势一方。

“别担心,罗旭,我们不困。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是的,罗!生死关头,你不必客气!”

“罗旭,那个家伙,你最好先控制一下!”张莉的头脑是最冷静的,而苏强大概是大家的护身符,就看怎么用了。

罗旭用手里的刀把苏强打倒在地,然后李婷把他绑了起来,他们立刻划了起来。

因为没有海图,罗旭只能通过自己不同的视力来判断海岸在哪里。众人划了一夜,罗确定已经离开危险海域,暂时避开了的追赶。

女孩们已经累了很久了,她们吃完早餐就睡着了,但是罗旭还不能倒下。他必须继续观察目前的情况,他的眼睛因为严重缺乏睡眠而变得干涩。

“苏强,昨晚为什么把我打昏了?你不想拿工资吗?我会送回去的!”苏强看到自己还在大海里,心态有些破碎。

苏强的诉求是成功回家,然后继承家业。至于罗旭等人的生活,他真的没有想过。

别人牺牲了生命,并不意味着罗旭牺牲了生命,他们最后离开了荒岛,还没有回到国内,怎么可能在这里轻易解释呢?

“你闭嘴。再说话,我就杀了你。”罗旭冷漠的目光扫过苏强,苏强不敢再说话。

罗旭现在后悔“钓”了苏强。如果当时他们没有照顾苏强,即使他们遇到了李奇,他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

但是现在罗旭的想法是尽快上岸,这对大家都有好处。虽然目前有足够的食物,但还不够多一张嘴!

“哎呀!”

嘈杂的引擎声又来了,两艘巡逻艇来了!

罗旭很惊讶。他只有两支手枪,由他和张莉保管。他们在火力上不是对手!

李奇疯狂地驾驶巡逻艇开向罗旭和其他人的船。“他是个鬼。如果昨天你们几个不是怕死,我早就抓住苏强了!”

“苏强,你怎么能确定对方一定在船上?”保镖不满地问道。

“你这个傻B!这个海域只有三艘船。他们不在那里,但他们在我们的两艘船上!”

保镖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魏强立刻走上前去笑道:“哎呀,咱们不说几句了。待会儿我带头搜,二少爷别生气。”

“哈哈,好吧,我就听舅舅的!”李奇拍了拍魏强的肩膀。“过一会儿,就看舅舅的了!”

“妈的!”魏先生暗骂,其实他只是客气,却没想到李奇真的要他上传和搜索。如果那个男生苏强想尽办法把自己带走呢?

两艘巡逻艇靠近后,李奇冷笑着看了魏强一眼,然后亲自操起**跳上船,“跟我一起搜!”

“匡!”

李奇踢开了内舱的门,里面是空的,但是房间的装饰是崭新的。

“妈的,这是空船吗?”李奇很纳闷,在这个海域,没有船,根本没有办法离开。会不会是对方有翅膀?

“二少爷,既然没有人,不如我们先回去吧?”魏强不想待在“鬼船”上。

“神圣的狗屎,你慌了**,如果你害怕,你自己离开这里!”李奇骂了一句,打算再看看船。

“哎呀!”

“哎呀!”

这时,李奇的六个人都在罗旭的船上,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其他地方。直到听到两艘船的引擎声,他们才冲到甲板上。

可惜的是,此时张莉已经驾船先行一步,苏强被罗旭松开,弄了一艘巡逻艇。这厮开始找基地,然后根本就没有管罗旭等人,直接就跑了。

当然,罗旭等人不想与所谓的富家子弟有任何瓜葛,而走上了相反的方向。

“罗,如果那家伙付钱,你会错过很多钱的!”巫娜撅着嘴,有些悲伤地说道。

“和那种猴子队友在一起,我怕我会赔钱!”

罗旭和苏强走的是相反的方向,他做了一个深思熟虑的选择。

双方的目的并不一致。苏强还在梦想继承豪门,但罗旭等人只想平安回家。

对于口头支票为苏强拼命,罗旭认为得不偿失,像张莉、李婷这样在社会上打拼的人是不会同意的。

至于苏强到底是死是活,罗旭以为他没有辜负他。至少有一次他掉进海里后,昨晚在一艘巡逻艇上,罗旭放过了他。

但是,有些人不这么认为,而苏强在船上把马力开到最大。

“妈的,罗旭!给你这么慷慨的报复,你也不会帮我。等我掌权,一定要杀了你,让你们都后悔!”

罗旭等人有一艘巡逻艇,这是一艘现代化的船,而且速度快得多,至少他们不用再用人力了。

至于李奇和其他留在自己船上的人,罗旭并不担心。他们知道路线,一些食物留在上面。最多人力排回去。

“罗,这次我们是不是离回家又近了一步?”巫娜眨巴着眼睛问道。

“是的,这次我真的很想回家!”罗旭的声音颤抖着,他也期待着回到这座城市。

巡逻艇终于靠岸了。这确实是一个RB渔村。看到罗旭和其他人的服装,它很快被村民包围了。

面对叽里咕噜的日语,罗旭有点恼火,因为他根本听不懂人们在说什么。幸运的是,李婷和张莉在队里。

“李婷,他们在说什么?”

“呃...问我们从哪里来,估计我们穿着不一样!”李婷笑着说,她总是去RB出差,她的日语早就炉火纯青了。

“刘梅,你最好不要说太多!”张莉提醒我,她没有表明她会说日语。

人群的周围,不远处,有两个年轻人盯着李婷等人。

“看那些花童,好漂亮!”

“趁他们晚上睡着,我们就走了...呵呵呵呵!”

在李婷的沟通下,渔村的人们并没有为难罗旭等人,而是找了一间房子给他们使用和休息。

因为大家的护照和身份证早就被船上的困难抛弃了,只能休息一会儿再去大使馆。

但打不过李婷。她想借电话。可惜的是,只有村长家的电话才能联系到外界,村民们还得排队,罗旭就更不用说了。

“我好生气,为什么我们不能先联系大使馆!”欧阳文气愤地说:“总觉得这些人故意要我们在这里住一晚。”

“是的,我也有这个顾虑。女人很容易说,这些男人看我们的眼神里总有一丝淫荡!”乞丐严肃地说。

“晚上不要睡太多。我一直觉得这些人有贼心,要看他们有没有贼胆。”罗旭冷哼一声,不介意对方敢不好意思。

“这不是荒岛!罗旭,不要动辄就打打杀杀!”李婷提醒:“我们在国外,还没有护照。如果动动手,会很麻烦!”

“我知道,放心吧!”罗旭笑着摸了摸李婷的额头。

渔村的食物很清淡,只有简单的小菜和鱼,甚至不如荒岛上的罗旭等人,但是有了一年多没吃过的米饭,罗旭等人就满足了。

吃饭前,张莉还仔细检查了一遍,生怕对方会在饮食上做什么。

“苏明,这些人相当谨慎,不然咱们晚上就算了...被村里的人抓了,我们的脸不好看!”

“李明,你怎么怂了!妈的,这是在我们的地盘,他们还能嚣张吗?我父亲是村长。谁敢对我想上的女人说不?”

自信满满,而李又说服不了对方,所以他只能跟在后面。

村里大部分有前途的孩子都去东京找工作了。苏明的家人宠坏了他,不让他出去。李没什么本事,只好跟着走。

两个小孩很快回到家,苏明拿出准备好的绳子和***。

“看到这个东西了吗?女孩一碰就爱死你了,然后她会求你做点什么!”

“苏明,我还是觉得是另外一回事……”

李瑟娥明着劝说,苏明眉头一皱,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李明军,我记得你还是处女吗?这是摆脱称号的最好机会!”

“哦,我警告你,你已经知道我的计划了,那是帮凶,如果你不去,呵呵!我会告诉村民的!”

李明突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别说长大了,他没有违背苏明的意愿。

“我...我这就去……”

“这是好兄弟!”苏明是一个典型的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前一秒他杀了李明,现在他在笑。

两人一直忍耐着,等到晚上10点左右,才偷偷从家里跑了出来。

罗旭等人早早关灯休息。当然,罗旭从来没有睡着过。他保持清醒的状态,以便随时面对危险。

“卡!”

听着窗外细微的动静,罗旭假装睡着了。果然,一分钟后,苏明率先爬进了一楼低矮的窗户,然后李明也跟着进去了。

“妈的,小声点,别让他们听见!”苏明对笨手笨脚的李明低声说道。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来到几个女人的卧室,对假装睡觉的罗旭不感兴趣。

“李明,我们先把这个人绑起来,否则他醒来会有大麻烦的!”

“我...我不敢……”

“百吉雅路,废物!”苏明摆脱了李明,拿起菜刀朝罗旭走去。“我只是想抢你的性。我不想杀你。别醒,你小子!”

罗旭感觉到对方慢慢向自己走过来,身上尤其带着微妙的杀气。

还想杀人!

“轰!”

当苏明走近罗旭时,后者走了出来,疼痛难忍的苏明捂着肚子,在地上不停地打滚。

“他醒了!”李明大喊一声,试图溜走,但罗旭不给他机会。然后他站起来一拳把李明打倒了。

两个居心不良的小人不到一分钟就被罗旭放倒了,而姑娘们趁机出来,也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罗,我该怎么办?他们是村里人!”

“凉拌沙拉!”罗旭踩着苏明的叫声,“李婷给我翻译了,这次我放了他们。如果他们再敢过来,我一定打断他们的腿!”

李婷翻译后,李明毫无节操地说他再也不会来了,而苏明也坚持英雄不吃亏的原则,表面上同意,心里却有了打算。

看着两人离开后,罗睡得很安心,甚至他都没有想到这两只崽会做下一件事!

“八齿路!他怎么敢打我!我长这么大,连我爸都没打过我!”苏明咬牙切齿地说道。

显然,李明被吓到了,他没有注意这句话,“苏明,我想我们最好回家早点休息。我们很幸运,这些人什么都没告诉他们的父母!”

“幸运?和本大叔闹矛盾是他们不幸的开始,呵呵!”苏明阴沉的眼神让李明感觉不舒服。

“苏明...你在做什么...你最好不要惹事……”

“哈哈!跟我来!”

两个年轻人先去了苏明的仓库,拿出了汽油,然后苏明顺手掏出了打火机。“敢惹我,你就是一坨屎!”

这一次,苏明有了心眼。他在罗旭住的房子附近洒了汽油,然后笑着用打火机点燃了它!

大火瞬间燃烧,第一个感觉不好的是张莉。她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她立刻起床。

“罗旭!小白刘梅!别睡了,快起来!”

杀人和纵火通常放在一起,可见纵火的危害有多大!

苏芳放火烧这把火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这些住在一起的邻居。他只知道罗旭刚刚打了他一顿,他想报仇!

在张莉的叫喊声中,罗旭立即站了起来。他立即起身,却发现门已经锁上了。

“砰砰砰!”

听着敲门声,苏明得意忘形,“哈哈!让你他妈的得罪我!你知道这次有多好吗?我就是想烧你垃圾!”

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哭声,火焰熊熊燃烧。许多村民被吸引住了。许多人准备灭火,但被苏明直接拦住了。

“这些人都是无名之辈,你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吗?他们以前打过我!李明军可以作证!”

“什么?我们收留了他们,还敢派人来打我儿子?”苏明的母亲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乍一看她不可轻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