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交易!

第12章交易!

在回营地的路上,苏明还得到了一些塑料袋和一张破渔网。

渔网稍加处理仍可使用。

苏明把这些东西带回营地后,他开始收拾。

“这个苏明为什么一句话也没说?他不傻吗?”

这时,弹幕里有些人不高兴了。他们想看一部无声的纪录片。看了一会儿,他们觉得无聊。

“一句话也别说。看到很多垃圾就足够他玩一天了。你还说什么?”

团看着弹幕,我有点担心。为什么这个苏明一点意识都没有?

你不知道你在做一个节目吗?

与此同时,苏明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他走过来了,这个身体的原体一定知道他在做一个程序。如果他不一直说话,很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思考片刻后,苏明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开始解释这些行为的原因。

因为不确定摄像头在哪里,只能边工作边说话。

“这张渔网破了。我要把它修好,放在水里。”

苏明说着,拿起渔网看了看。渔网只有三米长,中间有个洞。“我打算用一些草来填补这张渔网上的洞.“

然后苏明起身,走到远处,训练了几棵看似健壮的小草从地上拔下来,把草上的土去掉后,用手拧成一条绳子,回去后一节一节地绑在渔网上。

收完渔网后,苏明还在上面涂抹了一些四足蛇的碎肉,这样被肉香味吸引的鱼就会被网住。

思考的时候,苏明没有忘记解释一下,然后从营地里找到了一根长长的树枝。树枝笔直,正是苏明所需要的。

“用树枝把渔网两边用木头固定好,然后插入水中,可以防止渔网被水冲走,拿起来也更方便。”

“难得,苏明居然开口了!”

“如果你再不说话,估计节目离开的时候你会去接他。”

此时,直播间已经有一万人观看。虽然苏明方言很少,但他们总是在做事,这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现在,我要把渔网放在水里。我得找个合适的地方。”

苏明一边说,一边向河边走去。

根据他过去的经验,在河里,鱼基本上聚集在有水生植物的地方,它们会在那里吃东西,所以苏明决定把渔网放得离水生植物更近一些。

二十分钟后,苏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将渔网插入水中。

完成后,苏明转过身,正要去岸边。左脚突然向下一沉,没有直接经过大腿。

苏明吓了一跳,迅速弯下右腿,跪在泥土上。

“来,来!苏明倒霉的宪法又出现了!”

苏明的腿一沉,弹幕里的人就开始幸灾乐祸。

“河边怎么会有地方沉下去?”

“这么小的机会能被苏明遇到,那他就真倒霉了!”

这时,苏明的头也有些蒙住了。他的一条腿完全陷进了泥里。最重要的是,他面前没有可以专注的地方,也没有可以拔的草。

冷静点。

苏明让自己先冷静下来,但看着自己的右腿开始一点一点往下沉,他的心里变得越来越紧张。

也有点害怕。

他能感觉到泥还是软的,至少有一米深。

现在,唯一能让他摆脱困境的就是他的上半身。

想着,苏明用力向前一跳,他的上半身直接躺在了泥土上。

这时,苏明也想到了原因。河边有这么多淤泥的原因一定是因为这两天总是下雨。

躺在泥土上后,苏明的腿停止了下沉。

现在他不能用力了。他需要一点一点地抬起左腿。

此时看直播的人也是憋着一颗心,弹幕已经停了。

每个人都盯着苏明,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照片中,苏明已经以一个姿势躺了十几分钟,但他的左腿在泥巴下正一点一点向上移动。

最后,苏明的右腿在一些动作后露出了泥。

曝光的那一刻,苏明松了口气,但他还是不敢放松。左腿抬起后,苏明开始一点一点往上爬。

经过努力,苏明顺利地爬出了泥淖。此刻,他的身上全是泥,一张脸都看不清楚。只有当他眨眼时& nbp人们可以肯定他还活着。

因为刚才耗费了太多的精力,苏明不得不坐在岸边休息一会儿,喘着粗气。

李娜离开营地后一直在看直播,看到苏明有惊无险的落地,她也松了一口气。

他身上的衣服被泥浸湿了。苏明只好爬起来,在外面脱下衣服,裸露着上半身,蹲在河边有石头的地方,冲洗掉衣服上的泥,然后匆匆回到营地。

他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已经下午了,他饿坏了。

他两天前拿回来的香蕉已经被他吃了。今天,苏明一无所获,所以他只能先吃一点蜥蜴肉垫。

苏明正在吃肉,隐约感到小腿有点疼。他想可能是刚才腿先下去的时候划伤了树枝,但是看到疼痛的姿势,他一下就愣住了。

“妈的!”

苏明骂了一句,然后整个人都打了“为什么有蚂蟥!”

我现在该怎么办?他周围没有盐!

我没办法。我只要把它拔出来。

思考,& nbp苏明咬紧牙关,用两个手指抓住水蛭的头,然后一点一点地轻轻地把水蛭拉了出来。

但是很快苏明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水蛭正在一点一点地钻入他的肉中。

该死的!

苏明心里骂了一句,然后直接把蚂蟥从肉里拉了出来,甩手就扔进了火里。

水蛭被拔掉后,苏明的伤口开始流血。这种水蛭长满了寄生虫卵。现在最重要的是给伤口消毒。

手上没有任何医疗设备,唯一能杀死那些鸡蛋的就是这些火。

虽然用火烧伤伤口会痛,但你只能用头皮承受。

火此刻正在燃烧。苏明抬起手,从火中拿出一根带火焰的木棍,把它放在伤口的位置。

强烈的灼烧感让苏明额头立刻冒汗。他使劲咬紧牙关,但还是忍不住发出痛苦的低语。

烤了大约三分钟后,苏终于把棍子扔回了火里,伤口的血已经干了。伤口用稍微干净的布包裹,也进行了处理。

闷热的天气使苏明有点喘不过气来。何& nbp现在我已经没有力气做别的了,只能祈祷今晚不下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