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2616字
  • 2021-11-11 12:26:12

顾半夏有些吃惊的看着界碑背后一株寸许长的小草。

只见这株小草的根茎通体碧绿,两旁的草叶嫩黄,顶端处生长着一枚翠色小果,果色晶莹光洁,略显透明,似乎能看到果内细碎的果仁。

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顾半夏心下一动,忍不住凑近了几步。

恍然一抹似有似乎的香甜之气萦绕鼻尖,很清爽并不浓郁却十分醉人。

咕噜噜~

不知怎的,顾半夏的小腹忽然一阵翻腾。

好饿!

顾半夏眉头微蹙,白皙的小脸此时皱成一团包子状。

“怎么突然就觉得饿了呢,明明之前才吃了个饼子的。”

顾半夏有些难忍的捂着肚子觉得十分的莫名其妙。

罢了,再吃一个就是,旁的没有,饼子却是极多的。

想着顾半夏便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了饼子和泉水,想是饿极,顾半夏也没了吃相,一番狼吞虎,月盘大小的饼子,竟是三口两口便被顾半夏吞进了肚皮里。

舒坦!

吃饱喝足顾半夏毫无形象的靠着界碑就地坐下,满足的拍了拍小肚子。

真奇怪。

怎么像被饿了很久一样。

莫不是像真娘说的那般,自己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才会总觉得发饿?

定是这般才是。

顾半夏傻傻一笑,休息了半晌,起身拍了拍衣裙上的尘土正想离开,却忽然间又闻到了那抹香甜之气,幽幽绕绕,似烟似缕...

好香!

顾半夏动了动鼻子忍不住深深一吸。

咕噜噜~

香气音绕间,顾半夏的小腹忽然又是一阵翻腾。

“怎么回事,饼子不是才下肚吗?怎么又饿了!”

顾半夏差异的睁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明白。

咕噜噜~咕噜噜~

腹中翻腾一阵猛烈过一阵。

不过才片刻,顾半夏就觉得自己的肚子此时就好比一片汪洋,狂风暴雨,翻江倒海。

好饿!好饿!

双手捂着肚子,两额处不断渗处细碎的汗珠,一时间脸色苍白。

就是再笨,顾半夏也明白自己此时的状态十分不对劲,这绝对不是正常的肚子饿了的缘故。

不能再吃了,不能再吃了!

顾半夏咬紧了牙关,此时的双眸早已通红如血。

不过才堪堪一个时辰,储物袋里的十几张饼子都已经先了肚子里。

原本平坦的小腹,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小山丘,可是顾半夏还是饿。

饿的发慌,饿的恨不得把自己吃掉。

不可以这样!

不可以这样!

我好饿!好饿!

顾半夏发狂一般抱着自己肚子翻到在地上,不住的打滚,仅存的理智在一点点的消耗,识海一片混乱。

她现在什么也不清楚,只觉得自己好饿,饿的发疯!

我要吃的,给我吃的!

储物袋里的物件散落一地,所有能吃的东西早已进了肚子。

没有了!!

怎么没有了?我要吃东西,我好饿。

顾半夏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白到近乎诡异的透明。

她的一双手不断的扣挖者自己的肚子,小直至将腹上的衣裙全部抓破扣烂。指甲缝隙上血肉模糊,大片大片的嫣红浸染了衣裙,顾半夏任就浑然不绝。

如果可以,她此时恨不得把自己的肚皮扒开,看看立面到底装是了什么鬼东西。

对了,还有这个!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顾半夏手忙脚乱的,打开了散落在地上的玉盒。

还有益灵草,我还有益灵草。

足足三十株益灵草,边上没有被炼丹师炼化,其中所含的灵气就足够将一个练气期初期的修士撑饱。

此时顾半夏完全不顾上益灵草特有的苦涩怪异,将足足三十株的益灵草一股脑的全都进了肚子里,连咀嚼都懒的在用。

不过半晌,益灵草所蕴含的大量没被炼化的杂乱灵气不断的冲击着顾半夏的经脉。

迅猛爆裂,几乎要将顾半夏的经脉丹田冲破。

片刻之后,顾半夏浑身血气翻腾,原本苍白的小脸涨的通红。

可值得庆幸的是因为灵气的补足,原本难忍饥饿之感却在慢慢淡化。

顾半夏的识海逐渐清晰,她心下一松,勉强坐正维持了一个打坐吐纳的姿态开始运行‘长生诀’。

现在必须要将这股灵气控制住。

顾半夏暗自咬牙,要不然自己面临的就可能是爆体而亡。

她不能死,她死了,母亲怎么办?

静心、调息、吐纳 ...

识海中一遍又一遍的运诵着《长生诀》修心功法中的第一层心法:太初问境。

《长生诀》是顾家祖先传下修身与修心相互结合功法。

功法分成两部分,一本为修身,一本则是修心。

修身的功法相对应修士的每一层大小境界都有不一样的修炼法则。

因为顾半夏刚刚突破练气二层还在稳固境界的缘故,所以她的手头上只有练气期第一层的功法‘引气入体’。

想要学习到更高的功法便要去家族藏书楼内点阅或是又族中长老教习。

而修心的功法却和修身的有所区别.

相对与修身功法的繁复,修心则更为纯粹,修炼时并不会因为修士境界的高低而产生误差甚至于走火入魔。

所以《长生诀》修心在顾家弟子手中是人手一本的。

而顾宜归此时修炼的则是《长生决》修心功法中的第一层‘太初问境’。

‘太初问境’分为分为三阶。

分别对应的是练气期初期、中期、后期大圆满,是顾家练气期修士平日里用来调节体内躁动灵气时最好的吐纳之法。

顾半夏年岁虽小,却也修行有些日子了,对于‘太初问境’最熟悉不过。

此时识海任是浑沌糟乱,不过顾半夏还是很快的进入了状态的。

经脉中的灵气随着功法的运转,迅速的在全身血脉中抽离,汇聚成一道道rou眼可见的白色灵气光晕。

冲击着奇经八脉,最后汇聚到脐下三寸丹田之内。

灵气在丹田中旋转凝结,直至一个大周天。

再重新涌入、汇聚、凝结,周而复始.....

夜幕降临,月光透过树荫,打在顾半夏苍白的小脸上,留下斑驳的光晕。

随着吐纳的气息越来越平和,原本体内的燥/热暴乱的的灵气也逐渐得到了控制住。

顾半夏睁开双眸,忍不住大大的松了口气,总算控制住了。

虽说直接服用益灵草练功会导致丹田内积留的药毒过多,可也总好过爆体而亡。

看天色,怕是已经过了酉时,得早些回去才是,如若不然,爹娘该担心了。

顾半夏起身,清理了身上的淤泥,寻了储物袋里备留的衣服将身上那件被自己扣的破烂的衣裙换了下来。

亏的自己上次顾白芍之后就留了心眼给自己备了预防万一的欢喜衣裳,要不然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还不叫母亲担心死。

想去刚刚的事情,顾半夏越发的觉得事情实在太过诡异了。

想来自己这话说出去都没人会信,因为太饿所以把衣服抠破了,把肚子扣烂?!

别人定是会把自己当疯子看吧?

可到底是为什么呢?

自己明明好好的什么也没有做,怎么突然见就觉得饿了呢?

等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香气,是那抹香气!

自己两次觉得发饿,都是因为闻到了那抹诡异的香味。

顾半夏一惊。

忽然转身看向界碑处,只见隐藏在界碑之后的碧绿色小草随风招摇,而小草顶上透明的翠色果子在月色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让人看着看着便忍不住想将它一口吞了。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奇怪。

像是识海中有种莫名的力量再召唤,吃掉它,吃掉它!

顾半夏头皮。

她的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口鼻,可那醉人的果香任是无孔不入的从四面八方涌入顾半夏的毛孔中。

练气期初期的修士,在体质上并不比凡人好多少。

也根本没有办法像高阶修士那样,可以在关键的时候用灵气封住自己的全身数百万亿的灵窍。

不好,快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