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2949字
  • 2021-11-11 12:26:12

“家主,长老。半夏回来了。”

叶流苏将顾半夏带到内厅中心,小心的回了话便自行退到了一边。

“听三长老说,你这几日要稳定境界,这几日没去修练场修炼。”

四长老顾锦风单手把玩着掌心中的两颗盘珠有些不耐烦的靠坐与正位的右侧:

“怎么不再家中好好修炼,反倒借机偷懒!”

“回长老的话,半夏并没有偷懒。”

顾半夏将头埋的低低的,声音轻柔带着细微的颤声,显然十分害怕恐惧,却仍是大着胆子回复道:

“每日月升之时,半夏都会打坐吐纳半个时辰以此稳定境界。白日里有空这才出城,打算采些灵药用来换取益气丹。”

“采药?”

四长老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顾半夏,转而去看正位之上的顾家家主顾锦生。

却见顾锦生只是点点头道:

“半夏,无极门招收外门弟子之事,你母亲可有与你说过?”

“外门弟子?”

顾半夏闻言一愣转而抬头去看站在门边上的母亲叶流苏。

却见母亲的脸色惨白,什么话也没说。

知道叶流苏并没有将事情和顾半夏说明,顾锦生的眸中的怒色一闪而过。

他冷冷的看了叶流苏一眼随即面色威严道:

“前几日,无极门的执事仙师来过家中了,是替厚崇峰的襄仲真人替紫金令牌的。襄仲真人欲收你六姐做入室弟子,此外另赠了两个外门弟子的名额与我顾家。

你可愿意前去?”

外门弟子?

顾半夏稍稍抬眼看了看正位上的家主,随即心下苦笑。

无极门是太初大陆最富盛名的四大门派之一,若是能成为无极门的弟子自然是千好万好的。

可这其中的‘好’却并不包括外门弟子。

外门说好听了是弟子,说难听了不过是个打杂的仆役下人。

顾半夏虽然年岁小些,却也并非对其中的门道一点都不通晓。

无极门的外门弟子若是到了一定年纪还未通过外门大比正式进入内门,多半是要被打发回家的。

到时候过了修士最好的修炼年纪,若是寻常男子倒还好些,照样娶妻生子养家糊口。

可若是女子却并不好过了。

打发回家的女子都是过了最好年华的,只能留与家中古老终生坐吃等死。

顾半夏记得后院负责看门的荷莲姨婆今年九十有七,练气期四层的修为,曾经也是无极门的外门弟子。

三十年前刚刚回到家中,便一直在家中看守后门,再也没有出去过。

是因此若不是无依无靠的散修或是落魄的小家族,其实甚少会有家族愿意将家中年华尚好的女弟子送去无极门做外门弟子的。

顾半夏也说不清楚此时自己心中是个什么滋味,有些难过,倒也不算太吃惊。

其实她知道这件事背后一定有什么她不清楚的猫腻,可她并没有打算质问。

今日家主和长老亲自寻到家中来,那么这件事情便没有任何的婉转余地。

既然如此,自己多问又有何用。

想着顾半夏心思一转突然开口:

“那另一人是?”

“是你大哥青山。他与你一道去。”

竟然是大哥?

顾半夏心下泛起一抹古怪。

她本只是好奇另外一个倒霉鬼是谁罢了,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大哥。

若轮资质大哥与自己一样也是四灵根的,虽然算不上好,可比起二哥哥,五姐姐、七姐姐的五灵根却还是要好上许多的。

六姐姐虽然是水木双灵根,天赋出众自然,可必然是要进入无极门成为内门弟子,甚至是入室弟子。

更何况,顾家家规,女子是做不得家主的。

她一直以为家主百年之后,顾家的家主之位定然是留给大哥的。

却不想大哥也不过是和自己一般落了个外门杂役弟子的命。

“即便是外门,无极门也并不收五灵根的弟子。”

想来是看懂了顾半夏心里的疑惑,顾家家主顾锦生脸色一黑。

对于将四灵根的首孙送去无极门当外门弟子,顾锦生也是十分心疼的。

顾家这一代就除了顾青玄和顾紫苏两个资质绝佳的天才。只可惜一个死了,一个却是女子。

顾青山,虽然只是四灵根的资质,悟性却还是不错的。

对于修行术法一点就通,且为人处事又老练大气。

想来只要他和几个长老下点功夫,用心栽培。几十年后也未必不能突破练气期后期,到时候顾家也算有了传承。

只是这次为了紫苏前程也不得不放弃青山了。

“那四姐姐呢?”

顾白芍虽然是三灵根,可是顾半夏不觉得家主会为了她而放弃大哥哥。

“唉,你四姐姐已经与叶家订了亲事,只等着明年及笄就过门。”

这次说话的是三长老,他一向喜欢半夏乖巧,虽知道此事无力回天却也不免心软多嘱咐几句:

“你还年幼,难免心性未定。往了山门可不比自己家中自在。

切莫意气用事,少说话多做事,若是碰到了什么难题便去找你青山大哥,可是知晓?”

“是。”

顾半夏点头。

心中却想,大哥虽然为人冷清了些,可这几年却未曾欺负过自己,和大哥一起进山总要好过和顾白芍一起进山。

虽然她不清楚顾白芍用了什么手段让叶家提前订亲躲过无极门杂役之苦。

不过这般正好,省的自己进了家门还要被她寻麻烦。

“此事就这般定下了。”

见顾半夏还算恭顺乖巧,顾家家主顾锦生眉头舒展。

虽说脸色神色依旧肃穆,可心下倒是有些怜惜顾半夏年幼便要与父母分离,不由柔声道:

“离无极门开山收徒的日子还有半年,这些时日你便不用去修炼场了。

好好在家中稳定境界,若是修行上有不懂之处去寻你三长老便是。”

“是,家主。”

顾半夏半垂着眼睑,掩下眸低的泪光。

见丈夫将家主和长老送出了小院,叶流苏再也忍不住,将顾半夏抱在了坏中,嘤嘤哭泣。

“母亲不哭。夏儿是去无极门学本事去的。这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机会呢。等夏儿学成了本事,就可以像哥哥那样受人恭敬,到时候夏儿就回来保护母亲。”

其实顾半夏心里头也是难过,可是她任是扯着嘴笑。

她知道如果自己也跟着哭,只怕母亲会更难受。

“我家夏儿懂事了。”

叶流苏心有安慰的搂着顾半夏的肩头轻拍:

“母亲不要你出人头地,母亲只想你好好的,你可知晓?”

“夏儿知晓。”

顾半夏鼻尖发酸,她稍稍撇过脸去不让母亲发觉她眼角的晶莹。

不用去修练场听课,也不用担心三个月后的族内小比,顾半夏这些日子倒是过的比谁都要逍遥自在。

这日清早,她早早出门,避过众人的目光向往常前往内山采摘草药以求多换取些修炼用的益气丹和灵石。

“若是能多找到几株凝灵草就好了。”

盘算着口袋里全然不够用的灵石,顾半夏咬了咬牙将身下碍事的裙摆拿了绳子束好,便从储物袋里寻出玉锄我在手心,埋头寻找起灵草来。

几日前购买的空白阵旗阵珠已经全部被练废了,整整十组,竟是一组也没练成。

这让原本还信心十足的顾半夏大受打击。

若不是在最后一枚阵珠爆裂之际,是隐约有所体悟,顾半夏只怕会全然当自己对炼阵之术没有天赋。

可偏偏就是那一丝似有若无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体悟,扰的顾半夏心痒难耐。

想要继续,舍不得灵石,不继续又有些可惜。

这不做了几日的思想斗争,顾半夏最终决定多赚些灵石,再买上几组空白阵旗阵珠试一试。

“益灵草,又是益灵草。”

顾半夏无奈的从储物袋中取出最后两个玉盒,将益灵草小心的保存好:

“都一连四五日了也没再瞧见过一株凝灵草。”

也是,凝灵草哪里是这么好找的,看来真的是自己第一天撞了大运。

盘点了储物袋中四十个装满了益灵草的玉盒,顾半夏咧嘴一笑,觉得自己有些贪心。

益灵草虽然虽然比不上凝灵草珍贵,可胜在数量极多,一株五十枚灵币,四十株也有两千枚灵币,等于足足两块下品灵石呢。

只可惜自己备下的玉盒只有四十个,实在少了些。,要不然还在再多采摘一些。

解开身上束群的绳子,顾半夏的脚程飞快,不一会儿便到了内山与外山交接的石碑之处。

看来等下去坊市除了再买十组空白阵旗阵珠外,还得再去买些玉盒才是。

一次性多采摘一些,总好过每日都要跑上一趟。

咦!

这是什么?

顾半夏一脚正要迈过界碑却忽然瞧见界碑之后隐约露出一抹清亮的翠色。

似乎有灵气围绕,莫不这也是一株灵草?

顾半夏觉得好奇,指间灵光一闪,随机凭空变出一玉锄握在手心往界碑背后走去。

好浓郁的翠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