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2696字
  • 2021-11-11 12:26:12

炼气期四层的修士虽仍旧不能上天入地,可但就肉/身的强硬程度已非凡人可比。

围观的众人只看到白衣圆脸女子看着身量娇小纤弱,却不知她这一脚下去竟是故意带上自身三成灵力。

即便脚下并每有蕴含任何法术攻击,却足足有千斤之重。

好似巨锤一般生生的锤击碾压在顾半夏的肋骨之上:

“小贱人,看我不踩死你!”

顾半夏闷哼一声,一口鲜血从口舌之间溢出。原本纯净透亮的双瞳之下泛起一抹戾气。

可很快的那摸戾气就被眸中涌现的雾色掩盖。

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单手按住白衣女子碾压在自己身上的玲珑玉足。

另一手死死的扶住身后的门沿,想要借力将起挪开却发现自己竟是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

“顾四小姐,这...这...不妥吧。”

不过九岁大的女童,寻常又是这般懂事的模样,却好端端的要受这般大的罪过。

灵药铺子的掌柜看着难免心疼却却又不敢得罪顾白芍,只能将话头引去了一边:

“顾四小姐,小店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您看这外头南来北往的,若是有那个不长眼的瞧见了将话传了出去,落到顾家主的耳朵里可就不妥了。”

掌柜的话说的不重,却也正好给顾白芍提了个醒。

如今还在外头,要是正出了人命闹出去可不好看。

顾白芍蹙了蹙眉,实在有些不甘心就此放过这个小丫头。可想起平日里家主严厉的目光,还是有些害怕的将踩踏在顾半夏小腹上的玉足挪了位置。

“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就是我今日将她打死了,也不过是被说道几句,又有谁会为她出头?”

说罢,顾白芍漂亮的眉眼稍稍一挑,冷声看向门外道:

“我今儿个就先放过这个小贱蹄子,要是谁敢多嘴多舌,被我知晓了,看我不拔了她的舌头。”

“刚刚那人是谁,好大的威风呀!”

看着一身月白衣衫的顾白芍带着两个婢子离去时盛气凌人的模样,便有好事者忍不住询问起来。

“你连她都不知道呀。她可是咱们白樱顾家的四小姐。

今年不过十四岁的年纪,就已经是练气期四层的修士了,可是难得的天才呢。”

“可不是,我可听说,叶家有心替他家的三公子求取四小姐呢。

说是亲上加亲,就等着明年四小姐及笄了,到时候咱白樱镇可有的热闹了。”

“这么一个母老虎,娶回家去还不天翻地覆,有什么好高兴的。”

一个粗短武夫打扮的中年汉子一脸的不可思议。

好似顾白芍刚刚那一脚不是落在顾半夏的身上,而是落在了他的身上一般。

“呵呵,就这么一个母老虎,你想娶还娶不上呢。

顾四小姐可是练气期四层的修士呢,是仙人会仙法的。哪里是你一武夫俗人能染指的。

以我看就凭着顾四小姐三灵根的资质,别说叶家想求娶了,只怕等到明年顾四小姐及笄的日子,白樱镇方圆几百里想求娶的人家都能将顾家的门槛给踏破了。

真正是一家女百家求,好不风光...”

灵药铺子门外瞧热闹的凡人迟迟不肯散去,聊的一派热闹。

可谁都没有注意到倒落在门口的顾半夏不知何时已经悄然起身,她咧了咧嘴,心中暗道:

还有一年,顾白芍就要出嫁了,自己只要再挨一年就好。

“掌柜的,这是三十株益灵草,您清点下。”

顾半夏随意的抹了抹嘴角的血丝,灵念一动,柜台上便整整齐齐出现了三十个存放益灵草的玉盒。

“好好,丫头你等等。”

掌柜的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顾半夏,却也没多言,快速的清点了柜台上的玉盒道:

“正好三十株,品性完好,能换一千五百枚灵币,丫头,这次可要兑换成灵石?”

“自然是要的,劳烦掌柜的和昨日一样便成。”

一听到又能得一枚灵石,顾半夏的眉眼一弯,苍白的小脸上满是藏不住的喜色。

“掌柜的,你说这小丫头哪来的这么多益灵草?”

见顾半夏收了灵石灵币喜滋滋的出了门,铺子里打杂的活计刘水,神色复杂:

“这都接连三天过来出售益灵草了,我瞧旁人都是一株两株的,她倒好足足有三十株,可真是稀奇。”

“个人有个人的机缘时运,你好好的想这个做甚?”

知道刘水是动了不该动的心思,王掌柜脸色一寒:

“我这处是打开门做生意的铺子,旁人送进来多少,我照价收了就是,至于别的,便不是你要想的。”

“是...是...掌柜的,我不过是好奇随口问问罢了,你可莫要生气。”

刘水扯着笑脸陪着小心,可心思却任是飘到了顾半夏的身上。

这么多的益灵草,这小丫头到底是哪弄来的?

出了灵药铺子,顾半夏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匆匆出了镇,去了镇外的灵溪河边上收拾自己脸上的伤势。

顾半夏才刚刚进入练气二层,还没有正式和三长老学习术法,自然不懂得用净身术打理自己。

只能用最简单的笨办法将脸上身上的血迹清洗了才敢回家。

好在这次有吴掌柜帮着说话,顾白芍没有下死手,要不带着一身伤回去,又要惹娘亲心疼了。

想着顾半夏撇了撇嘴有些不甘心。

自己已经进阶了,可身体怎么还这般弱,顾白芍不过踩了一脚自己就吐血了,若是往后真被她捉住下了死手,只怕自己都没还手之力。

自己真的太弱了,往后一定要好好修炼才是。

顾半夏想着眼中满是坚定之色。

打量着身上的水渍,顾半夏素手稍抬,小小的掌心之上便隐隐出现一团无形的透明火光。

火光很微弱,并不炽热,却十分温暖。

顾半夏伸手将火光覆盖在胸前的水渍上,不过几息之间,水渍悄然消失不见。

顾半夏咧嘴笑了笑,收起手中的火灵气,心下思量:

虽然还不会术法,体内灵力也不多,不过比起凡人来说,在某些事情上倒是方便的很。

空白阵珠,阵旗很常见,在灵宝灵阵铺子里都能寻得。

在镇西的坊市也市场会有散修拿出来贩卖,价格还要比铺子里低上一些。

顾半夏在坊市逛了小半个时辰便在一家摊位上寻到了空白阵珠和阵旗,一共十组,那散修要价两百枚灵币。

顾半夏盘算下,发现比起铺子上的要价竟能剩下五十枚灵币。

便也没了还价的心思,一并全要下来。

有十组这般多,便是自己手生些,怎么也能得上一套两套吧。

将空白阵珠,阵旗收进储物袋内,顾半夏心念一转,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的笑意。

这大抵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九岁的顾半夏其实根本就不知道,炼阵之术对于修士来说远要比修炼要难上许多。

很多人炼制了一辈子都未必能炼制出一套完整的阵法来。

便是天生有那炼制天赋之修士一开始也都是用大量的灵石堆积出来的。

特别是第一次上手,十几次里能出上一次的也无不是天才中的天才。

“半夏,你跑哪里去了。怎么才回来?”

顾半夏刚夸进自家小院里,就见母亲叶流苏匆匆迎了出来,满脸焦急之色。

“娘亲,家中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见叶流苏这般神色,顾半夏也不由跟着紧张了起来。

“无事,无事的。”

叶流苏眸色一暗,却并没有对女儿说,只是将顾半夏拉在手里往内厅走去:

“家主和三长老四长老寻你有事,都来了好些时辰了。却不想你这丫头大清早便跑的不见了人影。你可快些进去,莫要让家主和长老等急了。”

“是。”

顾半夏乖巧的点头,心思却落到今日顾白芍欺辱自己之事上。

自从哥哥去世后,家主可再也没有进过三房的私院了。

怎么今日好好的却寻了过来,还带了三长老和四长老?

莫不是有人,将事情捅到家主那里了,还是顾白芍恶人先告状?!

顾半夏心头思绪百转可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耽搁,很快便跟着叶流苏进了内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