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3636字
  • 2021-11-11 12:26:12

当然故事如果到这里就结束,顾半夏也不会突然想起。

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寿命不过是120岁,到了筑基中期,元寿则会突破到160岁,到了筑基后期则再增加20年,为180岁。

顾半夏曾记得母亲当时说那修士被困筑基初期百余年眼看着寿元将尽却忽然在某一日闭关修炼。

当时的叶家众人只当他是在元寿将近的最后时刻幡然醒悟放手一搏。

那些曾经的金丹长辈们知道此时后虽是心中可惜却也全当没了这个弟子。

可谁也没有想到,几月后那个少年居然出关了。

而更让人诧异的是,短短几个月的闭关竟然让他少年一举从筑基初期突破到了筑基中期大圆满的境界,

似乎只要一丝机缘就可以触摸到屏障成为筑基后期的大修士。

当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叶家的几个结丹长老更是亲自去检查那少年的体制。

却发现那少年根基稳固,体耐经脉强筋灵力充沛。

并没有一丝一毫因为动用秘法强制提升修造成筋脉崩裂,丹田破碎之状,仿佛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之后没过几年那个天才少年便突破了筑基中期成了筑基后期的修士,元寿也拓展到了180岁。

有了足够的元寿,少年便又一门心思扑到了炼阵之法上。直到他寿元濒临边缘之极又一次突破,

这次竟是跳过了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直接凝结金丹。

更诡异的是,少年凝结金丹那日,琅琊山脉上方的天际之中竟是弥补五彩祥云,根本未降下半分雷劫。

少年金丹大成,又有祥瑞天兆,白樱叶家自然少不得要大摆宴席宴请八方。

也就是在那日的结丹大典之上,少年却突然宣布他已经是玄级九品的法阵师,只差一步便能摸透天机,成为地级一品法阵师。

玄级九品法阵师。

莫说整个琅琊山脉没有,便是琅琊山外的太初大陆也是屈指可数的顶级存在。

是真的能摸透天机成为地级一品法阵师,那么只怕是太初大陆人人为之敬畏的四大山门也会为他敞开山门,迎他入阁奉以供奉之位。

只是后来却变成了没有后来。

当时母亲讲述的时候顾半夏几次询问都没有得到结果。

只说那少年金丹大成后便说要出外游历,之后便全然没了消息,是生是死竟是无人知晓。

如今的太初大陆灵气浓度早已不是千百年前可比的。

那个时候的叶家还有数位结丹修士,可如今的叶家确实连一位筑基修士都没有,甚至在练气期六层以上的高阶长老都不过才区区两人。

而做为后起之秀的顾家反倒是出了一位筑基期初期的老祖。

只是如今元寿将近,十年来一直在后山闭关修炼,不问俗世。

筑基,金丹。

在当时不过四五岁的顾半夏的眼里就好似天方夜谭一般。

这个故事她也只是当作了一个故事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今日她猛然想起,那个叶家的天才不是风系变异单灵根吗?

他为什么能成为玄阶九品阵法师?

要知道他现在手里的这个五行衍术阵不过是黄级二品的攻击阵法,就需要修士同时具备五行灵力才能炼制。

顾半夏可不相信,这世界上只有五行衍术阵这一种阵法需要五行灵力炼制,更不相信那叶家的天才能但凭着体内的单一风灵力就能炼制出玄级九品阵来。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特殊的代替方法才对。

要不然我过几日会练习场问问三长老好了,听父亲说,三长老也会炼制阵法,虽然只会黄级三品的火融阵一种。

不过即便这样总好过自己一无所知吧。

打定主意,顾半夏把心思放到了竹简内的其他阵法上。

竹简之上一共记入了五中阵法,除了五行衍术阵是黄级二品的攻击阵法外,还有一个黄级二品的聚灵阵,另外其他三个均是黄级一品的普通防御阵法。

五行衍术阵顾半夏现在还动不了,三个防御阵法品级又太低,顾半夏瞧不上眼,思索片刻顾半夏的心思就落到了黄级二品的聚灵阵上。

聚灵阵既不是防御阵法,也不是攻击阵法,只是最基础的辅助阵法之一。

其作用顾名思义就是方圆百里的天地灵气聚集到阵法之中供阵内修士修炼所用。

顾半夏之所以对这阵法动了心思,便是看中了它能运转吸纳天地灵气的好处。

自己是四系杂灵根的体质,修炼的速度本就要比一般好灵根的修士满,若是修炼之时有这二品聚灵阵的帮助且不说事半功倍。

其实这聚灵阵是太初大陆修真界十分常见的一种阵法。

炼制手法简单,也容易炼制,几乎是人手一册的大路货。

当然若是去灵宝灵阵铺子购买也花不了多少灵石。

不过上述说所的聚灵阵却都是最为普通的黄级一品的聚灵阵。

在顾家修练场外就布置了这么一个聚灵阵供顾家嫡系小辈修炼所用。

只是黄级一品的聚灵阵品级太低,能吸纳的天地灵气十分有限,而顾家修炼长内每日修炼的修士又极多,这一般分摊下来倒是变得可有可无起来。

可顾半夏手中的这个却是不同,这是个黄级二品的聚灵阵。

你可莫要小看这黄级二品的聚灵阵不过只比普通的聚灵阵堪堪高上一个品级,可偏偏就是这个一品级就让这两个聚灵阵的效果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差别。

打个比方说,使用一般的一品聚灵阵,可以是阵法之内的灵气浓度足足比外界浓郁一倍左右。

若是只有一个修士在其中修炼,那么他在阵法之中修炼一个时辰,就相当于在阵法外修炼两个时辰。

可若是这阵法内有两个修士同时修行,那么效果减半。

以此类推,若是阵法之内修炼的人数过多时,效果便是微乎其微了。

一品聚灵阵虽然灵气浓度不佳,可胜在包容性强大,在一定的范围内,你想往里头塞多少人都没关系,只要你不嫌弃人越多效果越差就行,这几乎是各大修真家族的标配用品。

不过有趣的是这聚灵阵一旦到了二品却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状态。

而这状态才是顾半夏真真动心之处。

原来这二品聚灵阵一旦生成,不但阵法内的灵气浓度足足是外界五倍之多。

最为关键的是这阵法只能供一人使用,一旦有人强行闯出,阵法就会自动失效,知道其中一人自觉离开阵法。

只能一个人使用,不用与他人分享,且阵法之中的灵气浓度是外界的五倍。

这不就意味着,自己一旦了练成此阵,那么在此间修炼一个时辰就岂不等于是外界的五个时辰?

想着顾半夏的双瞳不自觉的闪过一抹晶亮,胸口怦怦直跳难掩兴奋之色:

若是自己真能练成二品聚灵阵阵法帮助修炼,往后又有足够的益气丹服用,说不定很快就能突破炼气期二层的屏障冲击炼气期三层的境界了呢。

炼气期三层的修为虽然比不上六姐姐,可比起大伯家的大哥哥来却要强上不少。

且自己年纪还小,若是勤勉些,说不定家主就不会克扣爹爹每月的的灵石用度了,爹爹和娘亲也不用这般劳累日日去与他人做工了。

越想越是兴奋,很快顾半夏的全部心思都扑到了竹简上。只想着在等明日采了灵草换了灵珠够的空白阵珠阵旗之前先将竹简上的要则简析熟读铭记。

省的到了明日炼制之时一头雾水。

阵法之道,繁复生涩,若要领悟其中法则远不是竹简上所记载的短短几语这般简单容易。

这不眼看着离月升之时将近,顾半夏顶着一双红肿的熊猫眼似所有所思又似不敢所愿的将手中的竹简放于一旁。

盘膝而坐,开始吐纳打坐稳定自身境界。

阵法之道虽然玄奥有趣,可顾半夏却知道修为才是修士的根本。

那白樱叶家的天才少年能以阵入道,从而随心所欲的提升自身修为不过是机缘所致。

三长老说过每个修士的机缘都是不同的,绝不能以他人之法来修自身之道。

虽然才不过九岁的顾半夏并不明白十分的什么是机缘,什么又是他人之法,自身之道。

不过心思简单的她却知道三长老是个好人,对族人好,对自己也好,所有三长老定是不会骗自己的。

“顾半夏!你怎么在这里?”

顾半夏站立在柜台前,一手轻按在腰间储物袋之上,指尖灵力灌入。

整要将今日采集的益灵草一一清点盘算取出交给灵药铺子掌柜之时却猛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女声。

顾半夏的凝神蹙眉,指尖灵光在不经意间谈去,竟是偷偷切断了和储物袋的联系。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月白长裙面若月盘的女子,突然一个快步闪身出现在顾半夏的身前。

的圆脸上,一双俏丽的杏眼狠狠怒视着眼前这个足足比她矮上大半个脑袋却总是一脸气定神闲无悲无喜的瘦弱丫头。

不过是个四灵根的废物,傲气个什么劲。

哼!你以为现在你还有那个短命鬼庇护吗?

想起自己年幼时,那个不过堪堪只比自己大上半岁却众星捧月不可一世的顾青玄,白衣圆脸女子心中的怒火更旺。

恨不得一掌就拍死这个和年幼时的顾青玄足足有七分相似的九岁女童。

只可惜此处倒地不是野外,街面上来来往往的修士凡人这般多,自己要是真动手伤了这个小丫头少不得回去没办法和家主交代。

想着白衣女子强忍住心头的怒火,冷哼一声:

“顾半夏,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四姐。”

顾半夏稍退一步,避开白衣女子的锋芒,声音平和低眉顺目看不出是喜是怒。

“怎么进阶到炼气期二层后,胆子就变大了?”

见顾半夏退后一步,白衣女子冷笑一声。

竟是直接上前两步,一手抓在顾半夏的衣襟处,将顾半夏整个提至半空中:

“竟是学会躲我了?!”

“半夏不敢。”

顾半夏的脸色有些发白,可的声音任是平和安定看不出息怒伤悲,显然是早已习惯此人的嬉弄打骂。

“哼!还有你们兄妹不敢的事情?

我看你们三房的人眼睛都是长再头顶上的,一个个的都这幅自大的模样,真叫人看的厌恶恶心。”

说着白衣女子脸上闪过一抹狠厉的笑意。

突然抓着手中女童衣襟处的芊芊玉手一松,待顾半夏还未完全落地之时,抬腿又是一脚。

“嘶!。”

后背断裂般的剧烈疼痛让顾半夏忍不住裂了咧嘴。

“果然是进阶了,不但脾气见长,连这的小身板也比以前耐摔了。”

见顾半夏只是冷哼并没有似以前那样昏厥不醒。

白衣圆脸女子脸上的怒气更胜,随即上前两步一脚踩在顾半夏的肚腹之上,狠狠的碾压踩踏:

“既然这样都摔不死你,那么踩你几脚应该也挨的住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