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3217字
  • 2021-11-11 12:26:12

“二十枚灵币,多一枚我也不要了。”

“这...”

年轻摊主犹疑了半刻最后还是妥协道:

“二十枚就二十枚,我莱某人今儿个就当和小道友结个善缘了。只小道友可千万别把这价钱说出去,我还靠着这个养家糊口呢。”

“放心吧。”

顾半夏从储物袋里掏出二十枚灵币递给摊主。

收起竹简正得意自己讨价还价的功力却无意间瞧见那摊主接过灵币时,笑的有些怪异。

莫不是自己上当了?!

离开摊位顾半夏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上当了。

这样的竹简满山都是,只要费些功夫篆刻就是,只怕他的储物袋里都有成百上千卷了,自己竟然还付了二十个灵币!

这人根本就是欺负自己是小孩不懂行情么,亏的自己还扬扬得意觉的省了灵币。

顾半夏有些泄气,觉得自己实在太蠢了。

算了,还是先回家吧,大不了明天进山时卖力些。不过才二十灵币,只要能多找到一株益灵草也就回本了。

虽然勉强想开了,可顾半夏还是失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转身出了坊市。

“娘,我回来了。”

“夏儿回来了?”

叶流苏从里屋出来,看到半夏的身上满是屑略微蹙了蹙眉头:

“大清早的就不见你人影,昨日你不是说这几日不用去练功场吗?跑去哪里疯玩了?”

“娘,我没出去疯玩,我去西山脚下找灵草去了,你看这是我刚刚换得的灵币。”

说着顾半夏的手中凭空多出了一百灵币笑嘻嘻的看着自家娘亲:

“娘,你看这是我今天找到两株益灵草换的的。”

叶流苏一听顾半夏说去了西山,神色不自觉的黯然了几分却也并没有责怪顾半夏,只是低声的嘱咐道:

“只能在外山找,知道吗?可千万别进内山。

你的资质虽然不好,可娘就你一个女儿了,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我知道了,娘亲。”

顾半夏低着脑袋,整个身子被叶流苏揽在怀里。

顾半夏的心中十分愧疚,她已经进了内山两次了,虽然只是内山的外围,可也确确实实跨过了界碑。

若是万一让娘知道了,娘一定会很伤心的。

可是若是不去内山,她又怎么有机会找到益灵草,又怎么换益气丹,怎么提升修为?

顾半夏年幼的心中第一次这么纠结,娘亲眸子里的眼泪让她觉的很难过,可六姐姐顾紫苏的修为增长和族长厌弃的目光又让她觉得无所适从。

这夜顾半夏彻夜无眠,直到第二日天还未大亮,她最终还是起身决定明日继续进山去。

她的哥哥已经走了,今后没有人可以再护着她,护着爹娘。

所以她一定要努力修炼,只有努力修炼才能提高自己的实力,才能让爹娘像以前哥哥在的时候一样风光,不再被族中其他亲戚欺负。

叶流苏向来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十分乖巧懂事便也只是嘱咐了一番就打发她自个儿回去去修炼去了。

告别娘亲,顾半夏兴冲冲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从储物袋里取出了那卷入门阵法锦集,仔细研究起里面的初级阵法来。

顾半夏现在境界并不稳定,所以也不需要急着修炼,只许每日在月升之时打坐半个时辰吐纳调息稳定境界就是。

现下离月升之时早的很,小姑娘心思简单玩心又重便干脆一股脑扑到了阵法上去。

五行衍术阵。

黄级二品攻击法阵,阵法开启之时,可以将练气期四层一下的低阶修士困住阵法之中。

而于此同时阵法内五种不同属性的攻击法术同时击打在被困修士身上,威力极大。

只是所能维持的时间并不长,最多不过七息五行阵旗就会自己崩裂,而阵法也会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七息?

看着不多,不过如果运用的妥当也足以将被困之修士灭杀。好霸道的法阵!

小半夏自出身就生活在白樱顾家。顾家虽说比不上白灵城的大家族,却在琅琊山脉附近也是叫的上名号的大户。

哪怕因为自身资质太差,半夏从小在家族中受尽排挤。

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没有经历过真正杀戮危机被养在深闺的半大小姑娘。

竹简上的法阵之术让顾半夏惊叹其威力的同时,又隐隐燃其一抹害怕和憧憬之色。

若是自己真能炼制出五行衍术阵来,自己往内山是不是便多了一分保障?

小姑娘歪着脑袋思索者:

一个能困住练气期四层以下的阵法,想来要困在凡级三阶以下的妖兽也并不是很难。

若是自己有了这个阵法护身说不定能多往内山走几分,到时候能见到的灵草自然要比现在看到的更加多。

顾半夏越想越兴奋,心中暗暗动了心思,自己的修为太差所以更加要炼制出这个阵法护身才好。

咦?!

不知道怎么的玉简中的内容只看一小部分,顾半夏的兴奋劲就被好似被人当头浇了一碰冷水一般,一下子提不起兴趣来。

怎么会这样呢?!

顾半夏有些叹气的放下了手中的竹简。

原以为自己可以凭借这法阵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却不想只是痴人说梦罢了。

也是了,若是法阵之术这般容易习得炼制,那天下的修士人人都学就是,又怎么会对之如鸡肋这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原来一个普通修士想要习得炼阵之法是条件是极为苛刻的,比如你首先得先天就对阵法数术之中的道意有所体悟。

天下万物皆有道意,修炼如此,炼丹炼器也是如此,炼符炼阵更是如此。

每一样都有其不同的道意在其中,需要修士天生对其有所体悟。

当然这种体悟却也不是说只需一眼便要顿悟,能行的就是天才,不行的就一生无缘。

实则这种体悟就好比灵根对于修士平时修炼打坐一般。

一般来说天生天灵根单灵根的修士修炼自然比寻常修士快一些,对天道的领悟也更多一些,而四灵根五灵根的修士则全然相反。

倒不是说你完全不能修炼,不能走上长生之道。

只是在同样有限的寿数里,你多要付出的努力和所要求得的机缘得要比寻常修士高出四五倍,甚至数十倍才能行。

炼阵之术也是如此,你若天生对此道有所体悟,哪怕只需抓住了阵法道意之中的一星半点也足已让你受用良多。

当然所谓的体悟多少是有些虚幻的,很难有修士自身来控制,成与不成不过在于机缘和天命。

不过此时的顾半夏当然不知道什么是天命,什么又是道。

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对竹简里的这个五行衍术阵一筹莫展。

要怎么办才好呢?

要炼制五行衍术就必须先将五个空白阵旗分别炼制成各种全然不同的五行属性。

这就意味着炼制此阵的修士必须同时拥有金、木、水、火、土、五种完全不一样的灵力属性才能动手炼制。

可是三长老明明说过,一个修士体内能修炼出怎样的属性灵力,全凭自身拥有的灵根属性决定。

就比如说自己就是金、木、水、火四系灵根,每日修炼打坐只是体内就会自动产生这四种属性的灵力。

至于土属性的灵力确实从来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过。

那岂不是说想要炼制五行衍术阵就必须是一个五属性灵根齐全的全灵根修士?

全灵根也就是修真界常说的废灵根。这可比自己的四灵根还不如呢。

顾半夏一手拖着脑袋一手把玩着竹简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说想要成为炼阵师灵根系数越多越好?那不是和修炼本身背道而驰了!

怪不得三长老说,在修真界最少的不是炼丹术炼器师反而是炼阵师。

这便是因为天赋灵根好的修士天生基本都不适合炼制阵法。

而天赋灵根刚好是五系的全灵根修士则又修为受困无法进阶,而不能炼制更高阶的阵法。

这不成了一个死局了?

顾半夏泄气的将竹简随后往床上一扔,正想倒头就睡却猛然想起小时候母亲无意间与自己过的故事。

说是在千百年前的白樱叶家还曾是琅琊山脉,方圆几万里中有名的大家族。

族内有数位金丹长老坐镇,筑基期的大修士足足有百余位之多,一时风头无双。

就在这个时候白樱叶家又出现过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

天生风系变异单灵根,且对道法天道的感悟极其敏锐,不到十六岁便成功筑基。甚至连一枚筑基丹都没用过。

这件事一度让整个白樱镇甚至整个琅琊山下的修真界都为之震惊。

然后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天才会前行修理冲击金丹期成为白樱叶家又一个金丹长老之时,他却忽然专研起了,阵法之术。

在修真界谁都知道想要成为真正的阵法大家,必须体内身具五行灵力,这样才能真正完美的掌控好阵法之间的五行平衡。

而他一个风系变异单灵根的修士体内一种五行灵力都没有又怎么能炼制法阵?

所以叶家都只当这个天才不过是因为年纪尚浅心性未定这才闲的无事随意专研打发时间的,并没有当真。

想着等过一段时间他想通了就会重新回归修炼征途。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等就等了百余年。

这个天才从自从那日开始就好似着了魔一般一心扑在了炼制阵法之术上,连日常的修炼也顾不得了,谁劝都没用。

而百年之后,叶家又陆陆续续的多了好几个筑基期的修士,甚至有几个修士已经到了筑基后期的境界。

可那个曾经让真个叶家都位置荣誉的,十六岁就筑基的绝艳惊才,却依旧困在筑基初期的窘迫境地,沦落成了别人的笑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