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3103字
  • 2021-11-11 12:26:12

“半夏谢过三长老。”顾半夏低垂眼眉,心中感动。

“早些回去吧。”

顾锦云怜爱的拍了拍顾半夏的小脑袋道:

“回去后注意稳定境界,且磨贪图进度。莫要让爹娘再担心了。”

“是。”

顾半夏沉闷,她知道三长老说的是自己的大哥顾青玄。

顾半夏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在顾家年轻一辈排行老三,和排行老六的顾紫苏一样是难得双灵根体质。

顾青玄的灵根分别是金系和火系,能修炼的都是攻击力强悍的法术,论起先天条件来倒是比顾紫苏的水土双灵根更出色几份。

当年顾半夏刚刚出生没多久,才年满六岁的顾青玄就展现出了惊人的修炼天赋。

从四岁启蒙到六岁不过才短短两年的就修炼到了练气期四层大圆满的境界。

可以说是顾家乃至整个白樱镇近百年都没有出现过的天纵奇才。

如同家主现在对待顾紫苏一样,当时的顾青玄也是众星捧月。

族内最好的修炼资源丹药秘笈都是第一时间供给顾青玄修炼。

加上他自己天赋出众又对修炼十分狂热,以至于不过又一年的时间,竟直接冲破练气期触期的屏障成练气期中期的修士。

更让人吃惊的是,当时七岁的顾青玄并没有因此停止修炼去稳定境界,反倒吞噬了大量的益气丹打算直接冲击练气期五层。

当时负责族内授课的三长老顾锦云就劝说过顾青玄,让他脚踏实地切莫贪心。

可年轻气盛又或者说是年幼无知的顾青玄根本不听劝一心只知道修炼突破。

也不知道是老天太过眷恋他,还是老天有意戏弄他,又过了两年,在大量的益气丹和凝灵丹的资助下,九岁的顾青玄竟然达到了练气期七层的修为。

一跃成为顾家最年轻的长老,让整个白樱镇为之轰动。

当年的顾半夏才三岁,堪堪懵懂记事。

那段年幼的记忆她如今已有些模糊,可隐约还是记得,因为哥哥顾青玄的关系。

她虽然修炼的资质天赋很差却依旧在顾家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

哪怕当时的她还未启蒙,还未踏入修行长生。

依旧时常有人会偷偷送她低阶修士最宝贝的益气丹,以求她能在哥哥顾青玄面前说一句好话。

只可惜这样的风光无限不过只维持了断断半年。

一次意外,姿势修为高深的顾青玄不顾家中父母长辈反对竟偷偷和一名路过白樱镇的散修结盟一起去琅琊山内山深处寻机缘。

结果碰到一只凡级九阶妖兽,当场陨落,连尸骨都被啃食的一干二净。

顾青玄的陨落对于顾家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灾难。

若不是因为当时年满五岁的顾紫苏同样是双灵根的资质又同样展现出了惊人的修炼天赋。

只怕如今的顾家在白樱镇的地位就会就此没落。

可是顾家无事,不代表顾家三房也无事。

顾半夏的父母都是普通的三灵根资质,年过三十后修炼的进度就被卡在练气期四层大圆满境界再也无法突破。

便将一生的希望都托付到了一双儿女身上。

可不想儿子顾青玄如此天资出众竟然会在九岁意外陨落,而幼女虽然还在却是比自己自己还差的四系灵根。

这样的资质修炼根本是无望的。

早年因为顾青玄的关系顾家三房占据了顾家最好最充沛的资源早就引起了其他房的不满。

如今顾青玄一陨落,家族就回收了一切对顾家三房的供给。

就连顾青玄以前留在家中的储物袋丹药灵币灵石也一起被没收了,这才会让如今的顾半夏沦落到修炼丹药不足还要自己进山去挖灵药的窘迫境地。

“娘,我回来了。”

回到了自家的小院,顾半夏绷紧了一日的神经也彻底放松了下来。

扯着笑脸欢天喜地的跑进了里屋。

“慢些。你这孩子都这般大了怎么还横冲直撞的,半点没个姑娘模样。”

叶流苏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计,满眼慈爱的道:

“今日怎么回来的这般早?可是没好好听三长老的教诲?”

“才不是呢。”

顾半夏亲昵的靠在叶流苏的肩膀上撒娇道:

“三长老说我刚刚突破境界不稳,这几日就不用去修练场上修炼了,等境界稳定了再去就是。

娘,夏儿饿了,今日做什么好吃的呀。”

“瞧着个头不大,却这般能吃。”

叶流苏摸了摸顾半夏扎成一束的长发宠溺道:

“你爹和你四叔今早去镇外灵溪河做鱼去了,若是运气好能捉到几条灵溪鱼你可就有口福了。”

“太好了,我可都好久没尝过灵溪鱼的滋味了。”

想着灵溪鱼的美味顾半夏嘴馋的伸出舌头舔嘴馋道:

“娘给我红烧的吧,娘做的红烧灵溪鱼最好吃了。”

“行,若是你爹能捉到,就依你做红烧的。”

灵溪鱼是一种凡级一阶妖兽,形似婴儿大小,肥硕,肉质呈现一种诡异的冰蓝色,略带透明。

虽然属于凡级一阶妖兽可灵溪鱼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攻击能力,唯一的有点就是跑的快,并不好抓。

是白樱镇镇外灵溪河里的特产,因其肉质肥美还带有一定的纯净灵气很受琅琊山附近的低阶修士喜爱。

当然灵溪鱼若是进阶到二阶就会有一定的隐匿天赋。只是这种凡级二阶的灵溪鱼就更加稀少难寻了。

就比如说顾半夏的爹顾松风和四叔顾松云就市场结伴去灵溪河内捕捉灵溪鱼,算下来也有七八年的光景了,却从来没有看到过晋级到二阶的灵溪鱼。

“苏儿。”

日落西山,顾松风提着特制的鱼篓喜滋滋的进了三房小院:

“苏儿我回来,你快来瞧瞧。”

“爹,可是捉到了灵溪鱼?”

听到顾松风的声音,顾半夏便先兴冲冲的跑了出来:

“捉了几条?”

“我倒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家的小馋猫。爹爹今天运气不错,和你四叔一共捉到了五条,你四叔带回去了三条,咱家有两条。

你娘呢?”

“娘在里屋做活呢。”

“快些让你娘过来帮忙收到厨房里。爹爹还要先将取了的两枚兽核送去灵宝铺,好给咱家宝贝囡囡换益气丹。”

灵溪鱼的灵气虽然稀薄到近乎察觉不到,可肉质却异常的肥/美/鲜/嫩。加上叶流苏的手艺极佳,这一顿顾半夏吃的满嘴流油,MO着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直打饱嗝。

很久很久以后,已经踏上了漫漫长生大道的顾半夏依旧会时常想起自己九岁那年依偎在父母双亲身边单纯平和的日子,依旧记得那一顿顿美味丰盛的夕食。

想着三长老嘱咐的话,这日入夜顾半夏不敢急于修炼只是用修士最基础的吐纳之法吸纳天地灵气,顺道将体内的浊气排除依次来稳定自己的境界。

第二日清晨早起来半夏又便偷偷的溜出镇去,昨日进内山采集灵草的事情顾半夏自然是不敢告诉爹娘的。

自己的哥哥就是在内山陨落的,若是自己提起可不白白惹爹娘伤心。

有了昨日的经验,这次顾半夏的胆子可就大了许多。

顺着自己昨日留下的标记三步两步便寻到了益灵草生长最密集的地方,不过半日就足足采挖到了十几株。

“又是好几颗益气丹到手了。”

将益灵草小心的收进储物袋里,乐的顾半夏一双晶亮的眼睛都迷成了两弯月牙:

“只可惜没有再发现凝灵草,看来内山的外围能看到一阶中品的灵草只不过是自己昨日运气好罢了。”

顾半夏想着自己的境界还没完全稳定,暂时不需要去族内的修练场听课,便干脆从储物袋里取了全水和饼子随意的填了肚子。

又一心扑到挖掘益灵草换灵币的伟大发财工程上去。

益灵草这种最低价的灵草在琅琊山内其实不算少数,可以说遍地都是。

只是琅琊山脉附近的几个村镇里很少出现高阶修士,内山灵兽众多,低阶修士不敢进,便只能再外山采挖。

整个琅琊山脉数千座城镇村庄,低阶修士更是多如牛毛,便是外山的益灵草就如杂草一般泛滥,几百几千年过后的今天也早就被清空了。

想着小小的顾半夏心里头更是着急,不敢有半点放松。

她虽然还不懂什么大道理,却也知道内山边缘益灵草众多却也只是因为一块界碑隔去了低阶散修的脚步。

若是有一天旁人和她一样跨过界碑寻进来,这些益灵草便也和她的关系不大了。

其实顾半夏的担心原也不是空穴来风。

内山虽然涉足的人少,却也不是真的没有修士进来。

一般过了练气期三层的修士就可以三五成群的组织在一起再找一个练气期后期的大修师带领进内山碰运气。

不过这样的队伍多半都是家族子弟,散修里甚少有高阶修士自然没有人愿意带领低阶修士进内山。

而即便是家族自定每次进山皆是有任务在身,或是猎杀灵兽或是寻找珍惜灵草,又有谁会看的上区区一阶下品的益灵草。

这不顾半夏忙了一日,足足采集了三十来株益灵草却连一株凝灵草的影子都没瞧见。

想来都是被进山来历练的高阶修士给顺走。

好在顾半夏也不贪心,质不足量补上便是。

益灵草虽不如凝灵草值钱,可足足有三十来株也能换取好些灵币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