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2928字
  • 2021-11-11 12:26:12

往常来这处碰运气的散修不少,沿路随处可见坑坑洼洼泥土被翻新痕迹,想来是挖走了不少低阶灵药。

顾半夏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往树林深处行去。

此时天日尚早,西山脚下来往的凡人不多。

散修倒是有两个,不过均是练气期一层的半大小子,远远看见顾半夏衣袖上代表白樱镇顾家的墨绿色飘到便躲到一边。

散修势单力薄一般不敢轻易得罪家族子弟,肯何况顾半夏如今已是练气期二层的修士了。

这个实力在家族弟子中十分底下,可若放到白樱镇附近的散修身上却也不算太糟糕。

又走了近半个时辰,顾半夏才摸到了内山界界碑进入了内山范围。

这处顾半夏也是第一次来,心中明白内山不是寻常低阶修士能进的,便不敢在往里头走,想着能在内山外围寻到一些低阶灵草便也知足了。

“益灵草一级下品灵草,是炼制益气丹的主料,五十灵币一株。”

从储物袋里拿出玉盒,小心的将益灵草装好,顾半夏喜滋滋的拍了拍自己的储物袋:

“果然过了内山的界碑,灵草就多了许多。才不过短短一炷香的时间自己就得了三株益灵草。

虽然品级差了些,也聊胜于无。要是能多得几株也能换上几粒益气丹。”

琅琊山脉的灵气浓度比上白樱镇还要浓郁许多。

只是因为山脉地形复杂其内妖兽众多倒也没有散修或低阶修真家族敢真的将宅邸洞府搬到山上来。

顾半夏修炼年数尚短,对天地灵气的感应也十分薄弱。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发现过了内山界碑,周遭的灵气浓度好像忽然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这其中竟然没有任何过度的迹象,似乎跨过那座界碑就犹如跨过一道无形的屏障一般。

在最初跨入之时这种奇异的感觉让顾半夏隐约觉得有些地方不对。

只是还快她便没什么心情去顾及这些不对的地方。

只是小半日的光景,顾半夏便打心眼里觉得内山是个好地方。

不仅三不五时就能找到一株年份足够的益灵草。甚至在一处半壁悬崖边上还让她找到一株一级中品的凝灵草。

凝灵草一级中品灵草,市价两百灵币一株,是炼制一级中品凝灵丹的主要材料。

凝灵丹和益气丹一样是练气期修士修炼时最常用的一种补给丹药。

只是凝灵丹中所蕴含的灵力足有益气丹的十倍,其中的丹毒也更少一些。是练气期中阶修士最喜欢的丹药。

不过凝灵草好寻,可能炼制凝灵丹的炼丹师却十分难寻、

以至于在整个偌大的白樱镇中都甚少有灵药铺子会出手凝灵丹。

即便在顾家也只有一些长辈能得到少量的凝灵丹。

不过顾半夏倒是再前些日子听说家中授课的三长老提及过,家主有意将家中的资源集中起来去离白樱镇百里之远的白灵城换几瓶凝灵丹回来。

说是打算帮六姐姐顾紫苏巩固境界以求早日突破。

顾家六姐顾紫苏虽然只有十岁,却已是练气期五层巅峰的境界。

若是这次能够突破屏障顺利成为练气期六层的修士,顾家则又多了一位练气期中后期的高阶修士。

莫说足以在家中担任长老之位,就是在整个白樱镇都能横着走。

且顾紫苏的年纪还小,照着这个速度便是突破练气期成为筑基期也不在是虚幻的妄想。

怪不得顾家家主肯舍得拿出这么多资源去白灵城换凝灵丹来帮助顾紫苏提高修炼。

其实整个白樱镇已经有近一百年没有出现过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了。

若是顾紫苏能突破屏障一跃成为筑基期修士,那么就意味着顾家今后不再是白樱镇三大修真家族中的其中一个。

而是唯一最强大存在,就但凭着这一点便足以让顾家家主为此博上一把。

日头渐高,顾半夏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只小葫芦灌了两口甘甜的山泉水。

凝灵草一株,价值两百灵币。益灵草十六株价值八百灵币。不过才忙活了一上午,自己竟然得了一千灵币呢。

镇子里的灵药铺子就能回收这些灵草,也可以直接换取等价的丹药。

益气丹的价值是一百灵币一枚,这些草药正好可以换上一瓶。

自己身上本就还有三枚,加上过些日子可以领到的五枚,足足有十八枚之多,够修炼上大半个月的呢。

顾半夏乐呵呵的盘算着将储物袋的神识收回,满眼的满足之色。

“去哪儿了?”

顾半夏才夸进顾家大宅后门便猛然听到一个略显低沉的中年男声吓得顾半夏本能的退后了两步。

“家..家主。”

顾半夏将小脑袋底下不敢抬眼去看顾家的大家主顾锦生。

“怎么如今才知道回来?去哪里了!”

“回家主,半夏去西山下采草药了。”

顾锦生十分浑厚带着几分上位者威严,顾半夏不敢隐瞒便老实交代了。

顾锦生想到自己之前才将顾半夏的益气丹从每月十枚降到每月五枚,语气不自觉的柔和了几分,粗厚的手掌抚了抚顾半夏的脑袋缓声道:

“你如今已经是练气期二层的修为了,每月五枚的益气丹确实不够用,你若能在西山下寻到些草药换取灵币倒也是好的。”

顾半夏沉默,并不做声。

“你也知道家中资源不多,益气丹虽多却也做不到人人都能给足,六姐姐天资出众,是家族的希望。

家中的资源自然也要优先供给,你可且莫要心生怨念才是。”

“是,家主。”

顾半夏任是低头,乖巧的应声。

见顾半夏模样乖巧并没有半分怨言,顾锦生的神色也跟着亲和了许多:

“可有收获?”

“只得了两株益灵草。”

顾半夏的声音平和,可隐藏在长袖之内的小手却暗暗捏紧了储物袋,不动声色道:

“刚刚已经去了灵药铺子换了一枚益气丹。”

西山脚下常年有散修去碰机缘,山脚下的低阶灵草这几年也差不多清空了,听顾半夏说一早上寻到两株。

顾锦生并没有起疑反倒觉得这小丫头的机缘还算不错:

“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心性极好的,虽然资质差了些,但只要肯努力也一样能寻到长生大道。

只是往后且不可为了为了贪图灵币而耽误了修行知道吗?”

“听家主教诲。”

顾半夏俯身行礼,隐藏在长袖中的手心早已湿热一片。

“下去吧。”

顾锦生挥了挥手便没有兴趣再理会顾半夏,转身去了族中的修炼室。

呼!

顾半夏大大的松了口气,将储物袋放进怀中,在修炼场内寻了个自己常坐的竹席盘膝而坐,开始每日的打坐吐纳。

“八姐儿,是最为努力不过的。”

半晌,顾半夏睁开眼睛便看到族中负责的三授课长老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今日修炼可以有不妥之处?”

“三长老,往常我只需吐纳两个大周天便能感觉到丹田之处又微量的灵气涌动。

可最近足足要坐一整日才能感觉到灵气的凝聚这是为什么呢?”

顾半夏才刚刚踏入练气期二层,突然间不一样的修炼感觉确实让她有些困惑。

“无需担心,你如今进入了练气期二层的境界,体内的丹田和经脉扩展了一倍有余,所需要的天地灵气也自然比原先要多。

再加上我之前传授与你的功法只适合练气期一层的修士修炼,自然修炼起来速度会更加的缓慢。”

三长老顾锦云为人和气,又多少有些可怜时运不济的顾半夏便不由比往常更耐心了些。

“那三长老,我什么时候可以学习练气期二层的功法呢?”

原来是功法不对,怪不得自己最近怎么修炼都觉得不如意。

“不着急,你才突破屏障,现在的境界还不稳。

这样,你这几日且安心修炼,稳定境界,等过几日我自然会将《长生决》引气入体第二层的功法传授于你。”

“半夏谢过三长老。”

“无需说这些,你能知道努力就好。”

三长老顾锦云略显苍老的脸色带上一抹笑意,见修炼场内并没有其他家族子弟便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小瓶道:

“我知道家主将你的益气丹克扣成了五枚,你如今已经练气期二层的修为了,那点丹药自然不够用。

喏,三长老这里还有十枚,你先拿着用,可莫要叫其他姊妹知道了。”

“三长老!”

顾半夏有些差异的睁大了眼睛:

“这是您平日里节省下来的益气丹,半夏万万收不到的。”

“唉,我困在练气期八层已经三十余年了,即便再修炼只怕也是此生突破无望。”

顾锦云无奈的叹气道:

“这益气丹只适合练气期低阶的修士,余我不过也是浪费罢了,你且收着,莫要不舍得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