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3550字
  • 2021-11-11 12:26:12

不过奇怪归奇怪,武二却并没有再深思。

修道之人多半自视甚高,骨子里也难免有些轻视凡人,即便是那是在世俗凡人中堪称大家的武高手者,对于修仙之人来说都不值一提。

“算了,或许这便不是你我二人的机缘。”

见同伴脸色铁青似是还有一些不甘心,武二劝解道:

“还是快些进山吧,怕是去完了今日这一遭就又白跑了。”

“怎么能算了!”

高瘦男子将手中的凡阶玄铁剑狠狠的插入山壁之中,大喝:

“若是次次都这般算了,哪里还有什么机缘会轮到我们?”

“可是...”

“可是什么?!”

武二正待再劝解,高瘦男子却十分不耐烦的将话打断:

“你我二位为了赚取那一星半点的灵石,每日天不亮就进山采摘,为的就是不惹麻烦?

可结果呢?每每遇见高阶修士我们还是得远远的躲着。多少次原本是我们先寻到的灵草就这么白白拱手让人了?

这也就算了,可如今,不过是个凡人丫头竟然也能抢了我们的机缘?

你让我怎么咽下这口气!”

闻之此处,武二脸色苍白,心头一阵翻腾。

他虽然性子沉稳,平素最不喜惹事,可同伴的话还是在无形中狠狠的戳到了他心底的痛楚。

作为琅琊山脉下众多毫无背景的低阶散修之一,武二比谁都知道,修为底下的修士想要争一丝机缘求一份生机实在是太难。

大道茫茫,仙途昭昭,如若不争,还能靠什么继续走下去?

“武家二哥你想的如何?你若不愿,做兄弟的我也不逼你,只是我可要先行一步了。”

说罢高瘦男子利索的收回自己的玄铁剑,转身之际,眸中凶光尽显。

“那你打算如何?”

见高瘦男子真的要走,武二垂下的眼眸忽然一动,微微压低了声量询问。

“我瞧那丫头朝着朝着白樱镇放心去的,定是打算将那只双尾灵兔出手。不如我们......”

话至此处,高瘦男子忽然一顿,抬手一横,做了个劫杀的手势。

武二沉默。片刻,无声的点了头。

杀人夺宝,亦是散修中最为常见的生存方式之一。

此时的顾半夏还不知道,一枚灵果所带来的灵根尽散,真元内敛,既是机缘到来同样也是麻烦的开始。

而她自有心脱去标志着顾家荣耀的族衣开始,也就失去家族的保护和散修的忌讳。

如那两个散修的猜测,此时的顾半夏已经提着双耳灵兔进了白樱镇内。

她现在唯一要思考的便是将灵兔先送去酒家为好还是先送去灵衣铺子来的妥当。

或许在旁人其实两者之间的差别并不大,只是顾半夏此时储物袋内仅剩的灵币实在少的可怜。这三只兔子自然多能多买一分就多买一分。

思前想后,顾半夏还是决定先去做织补的灵衣铺子。

其一是镇上做灵衣或是织补的铺子多半在较为偏僻的小巷内,她此时回镇上也有心想要避开识得她身份之人。

其二则是酒家内修士太多,甚至有些酒家内的管事掌柜皆是有修为在身之人。

而顾半夏现在身上的状态,即便她年幼还不清楚完全其中关键,也隐约有些明白此时的她并不适合在修士多的地方多加出现。

恰恰与人来人往的酒家不同的是,一般的织布铺子内除了有特殊作用的制皮师傅和布匠绣娘外多,明面上的半多半是由经验老道的凡人家管事娘子照看的。

“咦,这是哪家的小娘子。怎么寻到此处来了。”

灵衣铺的管事张娘子正盘点着一日的进出账忽见一半大的女娃子在门口张望,不由好奇的打量了两眼。

这一看却让张娘子奇怪了。

张娘子身无灵根是个彻头彻尾的凡人自然看不出修士身上萦绕的灵气。却因着在灵衣铺子做管事娘子对辨识凡人还是修士也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一般来说在白樱镇这种凡人与修士公开混居的小镇的小镇内,没有灵根修为的凡人大多行事说话小心翼翼深。

甚至有些人在镇上行走是都低着脑袋不敢东张西望,就是无意间怕惹了身旁无意间经过的仙师为已经招来灭顶之灾。

而有修为的仙师则全然不同了,不管修为高低,大多抬头挺胸气宇不凡。

让人一眼便瞧出其中的不同来。

可眼前这个女娃,虽是衣着寻常可身板却挺的笔直,根本不像那些有事相求或者来此处寻人的凡人。

张娘子好奇之余未免看的更加仔细,却发觉那小女娃即使在门口徘徊未曾踏进一步,也不曾出现一丝半点的慌张与卑微。

甚至连好奇和紧张都未有一分。似乎只是单纯的在思考而已。

这小女娃委实有些奇怪,可若说她是个小仙子,张娘子却又有些不确定了。

无论从穿着上还是通体的气度上都这小女娃实在与那些仙家门内玲珑剔透似是不吸人间烟火的仙子们搭不上边。

实在太过平凡了些。

说来若非瞧见那丫头身上肌肤实在太过白皙透亮,张娘子甚至觉得这丫头别说是比仙子了,就连寻常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比不上。

可偏偏张娘子便是瞧见了这不同之处。

这下张娘子实在有些犯难了,自从做了灵衣铺子的管事娘子,她可甚少有识人不清的时候。

无奈之余张娘子只得开口询问。

“可是要寻人?”

见顾半夏没有回答,张娘子又小心的问了一句。

“不是。”

顾半夏摇了摇头,最终还是走进了铺子将手中的双耳灵兔放在了柜台之上:

“此处可收双耳灵兔?”

“什么!”

张娘子先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随后她便看到了一只被麻神捆绑体形肥硕,毛发雪白柔长的双尾灵兔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这下张娘子不敢再大意,面对顾半夏时的神色也不由的带上了几分尊敬,即便此时她也没有弄明白这个半大的女娃到底是不是仙家童子。

可即便不是一个随手便能拿出灵兽的女娃便也不是她能够小瞧的。

“怎么?不收?”

见管事娘子不言语,顾半夏蹙了蹙眉。

往常她修为太差,进山也只能寻些灵药灵植送去灵药铺子。活捉灵兽她也是头一遭,见管事娘子不作为,顾半夏反倒有些弄不明白了,莫不是自己走错了地界。

“收,自然是收的。”

管事张娘子反映过来,当即笑容更升颇为热络道:

“小仙子是打算只卖灵兔的皮毛还是整只都出呢?”

“只卖皮草能得多少灵币,整只全出又能得多少?”

顾半夏并不知道张娘子这话里有心试探,思索了片刻便觉得自己不清楚其中差别,还是咨询清楚比较妥当。

见顾半夏并没有否认仙子的称呼,张娘子心头大震。随即却不动声色的微微低头不敢再像刚刚那样随意打量顾半夏的容貌。

生活在修仙界的凡人有他们自己的生存方氏,而这张娘子显然深知此道,却见她脸上笑容不变熟络的介绍道:

“仙子想来是瞧不上凡间金银俗物的,这只双尾灵兔皮质完整并无损伤,是上品,若算成灵币可得四百枚。

只是若是仙子只有意出售皮毛,便要另请制皮师将灵兔皮完整的取下来。小铺后院有技艺熟练的制皮师傅,仙子若是信得过也可以将双尾灵兔交与他们。

只是这费用却要另算。”

“请制皮师傅需要多少灵币?”顾半夏问。

“一张五十枚灵币。”

张娘子微微一笑,态度恭敬却也不显半分卑微之色。

这家灵衣铺子的东家也是白樱镇内有些名声的小修真家族。虽比不上那些势力庞大的世家,却也不是寻常散修能够得罪的。

在外的便不说了,就是后院的几个制皮师傅,织布娘子也都是有修为的仙人。

所以张娘子虽然对进出铺子的仙家客人十分敬畏,却也并不担心会因为开价而因此得罪仙人。

‘制一张皮竟么多?’

顾半夏有些吃惊,这是她完全没想到的。

一张完整的灵兔皮不过才四百灵币,可请个制皮师傅却要算一张五十灵币,这数字委实有些骇人。

许是看出了顾半夏的诧异,张娘子也不在意,笑道继续道:

“若是仙子愿意将整只活灵兔一并出售,制皮的费用便不再需要仙子出。”

“整只出售能得多少灵币?”

顾半夏虽然年幼,可也不是第一次做买卖,知道商户没理由平白给便宜的道理。

“若整只出售至少能的七百至九百灵币。不过具体多少我却做不了主,得将灵兔送去后院让匠师瞧上一瞧。

我瞧仙子这只双耳灵兔品相十分好,想来至少能在八百灵币左右。”

‘七百至九百?’

一张皮毛是四百灵币,那兔肉便只有三百到五百灵币。

顾半夏记得镇上酒家收双耳灵兔的兔肉是十五个灵币一斤,当然肉质必须好无损坏。

顾半夏打量了一眼柜台上的灵兔,即便不到三十斤,少说也有二十八,算下来倒也差不多是四百灵币左右。

只是完整的灵兔骨架原要比灵兔肉要高许多,这般一算,便知道灵衣铺子赚在何处了。

不过想到制皮师傅要收五十灵币一张费用,顾半夏便也觉得这点赚头还在合理范围之内。

想着顾半夏也不做其他打算,直至从储物袋内拿出了另外两只双耳灵兔来。

“一共三只,绕烦清算下。”

“三只?!”

看到占满半个柜台的三只双耳灵兔,原本还很镇定的管事张娘子也惊的话音一顿:

“仙子是要全...全部整只出售?”

“两只小的整只出售,之前那只大的便只出售皮毛,将兔肉留给我,至于制皮的费用你最后一并扣取吧。”

想了想顾半夏道。

当初打双尾灵兔的注意,便是为了填饱肚子。虽然灵石很诱人,可顾半夏觉得自己再不拿好东西祭一祭五脏庙,五脏庙怕是快要造反了。

“请仙子稍等片刻。”

张娘子颇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顾半夏,按下了柜台边上的一个红色圆形按钮。

这红色圆形按钮应该是一个小型传递信息所用的的机关。

很快小铺一侧的小门内便疾步跑进两个小斯,照着管事娘子的吩咐将柜台上的三只双尾灵兔用托盘装了起来,又从侧门退了出去。

“仙子稍坐片刻。”

管事的张娘子将顾半夏引至一旁暂坐,解释道:

“铺内的匠师会尽快给出最终的价格。”

“嗯。”

顾半夏点头不再多言。心道出售灵兽尸体确实要比出售灵植灵药麻烦许多。

不过灵植采集时要注意的也极麻烦,前后算下来的时间却是差不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