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3633字
  • 2021-11-11 12:26:12

话音刚落,半空中的灵网四角快速想中心收回,不过一个呼吸间已经将一团东西团团困住掉落在地上。

“果然还是修为太低了。”

看着地上不停扭动奋力挣脱的小东西,顾半夏无奈的撇了撇嘴。

刚刚她明明一并用了空无之术,按理来说灵网收起来后不应该是掉落在地上而是应该飞向自己的手中才对。

可偏偏自己的修为太低,只堪堪指挥灵网将小东西困住就后继无力了。

好在运气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再收网的途中出差错,要不然自己这一整日的功夫真真算白费了。

想着顾半夏也没多耽误功夫,身形一动,几步便出现在了目标位置。

从腰间取出一只低阶灵兽袋,也不管那小东西身上的还裹着灵网一并送进了灵兽袋。

那灵网并不是有实体的法器或者灵器,不过是用最普通的水系灵力幻化而成。等进了灵兽袋,没了顾半夏灵力支撑,很快就会消散一空。

等收好灵兽袋,顾半夏并没有打算就此离开反倒用灵力将自己的双手裹住。

随后借着灵力快速的将洞口四边的泥土碎石挖开。

很显然,顾半夏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那只双尾灵兔在奔跑时一双猩红略显细长的眼睛总是微眯。明显区别与雄兔行动是的圆眼怒睁。

双尾灵兔虽然不是群居生物,可也难保雌兔子老窝内会不会有几只新出生还没可以独自觅食的小兔子。

这当然也不算特殊案例,经常有散修运气好时一次行动就能抓捕一窝七八只的双尾灵兔。

不过大多数有两三只已经算不错了。

双尾灵兔虽然繁殖能力不错,不过生长速度更快,往往只要一两年时间幼崽就能基本长成搬出去单过了。

显然自从进入半炼体状态后,顾半夏的体能就不止增长了一星半点。再加上有灵力的辅助,很快只有三四尺宽的洞口就上下左右各自拓宽了一倍。

虽然也并不算很宽敞,不过要容下才不到十岁的顾半夏却是搓搓有余。

洞口并不深,被拓宽之后,原本因没有光线而漆黑看不清楚实体的兔窝便隐隐出进入了顾半夏的视线内。

有些潮湿,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里面居然还十分宽敞。

这不得不让顾半夏再一次怀疑,自己逮的难道真不是只兔子,而是某只长的很像兔子的挖地鼠?

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灵鼠类也是长两只圆球尾巴的。

双尾灵兔的老窝确实很宽敞,不过这也只是相对于体积小的灵兽来说的。

对于身形足足有它四五倍大小的顾半夏来说,这个洞府也就只能勉强维持她整个人藏进里面,且因为高度的限制,只能半曲着身子近乎行走。

好在洞内几乎一目了然,并不需要闲逛。

随意打量了一眼顾半夏便发现了左侧的一个干草垫子。而此时干草垫子上七仰八叉的躺着‘一大三小’四只被浓烟熏的憋过气的的双尾灵兔。

等等!

只是一眼,顾半夏便认出了那只大兔就是自己一开始便看中忙活了一整天决定要追踪的猎物。

这支双尾灵兔的左前脚底部明显有一圈毛发是脱落的。应该是往年的旧伤照成,十分好辨认。

那刚刚被自己收进灵兽袋的那个小东西又是什么?

顾半夏信念一动,神识便探入了灵兽袋。却见灵兽袋内空空如以。

知道那小东西身带隐匿之术,顾半夏也不着急。

不管是修士的阵法还是灵兽的天赋技能一般都有一定的使用时长。

凭借这小东西的攻击技能,显然还是低阶灵兽,即便天赋技能有些特殊也没道理可以维持太久。

她就不相信天长日久的还怕看不见它显出真身。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将这三只半死不活的双尾灵兔处理了才是。

就在刚刚顾半夏发现这三只灵兔是就感觉到了一丝比较薄弱的生命气息。

显然即便是半灵兽生存能力也要好过普通的凡兽。而这三只双尾灵兔恰恰只是被熏晕过去了,并没有要了性命。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虽然没有修士会蓄养双尾灵兔这种无用的半阶灵兽,不过却不代表镇上的饭馆酒家针织铺子不愿意收活的。

特别是顾半夏手里的三只灵兽不但活的好好的,且表皮均没有明显的伤口。

而这一身皮毛交给专营此道之人处理,得到的价值可远远要比被某些修士用五行法术破坏过的强上不止一星半点。

相比较而下那些五行之中最擅用火系法术的修士就比较倒霉,他们攻击力虽然强大,可破坏性同样强大。

除非是高阶的兽骨兽爪,其他的灵兽皮毛和尸身几乎没有店家会愿意收。

顾半夏的灵兽袋是她父亲年少时用下的半成品。里面的空间还不足一丈宽,且限定了能收容的灵兽最多不得超过三只。

除去原先的那只不明生物,顾半夏无奈只得将两只小的先送进了灵兽袋,

至于剩余的这只大的么。没办法了,随便寻了根麻绳困住四只拎在手里便是。

不得不说饭馆酒家愿意手双尾灵兔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拎手里掂了掂这一只双尾灵兔的份量,顾半夏就忍不住乐了,这货至少得有二三十斤。

许是腹中饥肠辘辘实在难挨,顾半夏脚下的速度竟是比从前更快了许多。

行之最极处,隐隐有离地之势。

只是顾半夏心里还惦念着要快些将手里的双耳灵兔处理掉,好换灵币银钱买馒头,倒也不曾注意到这一丝差别

如此。不过短短两柱香的功夫,顾半夏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半山腰。

此时,天已微亮。

几个进山的寻找生计的武夫忽见山腰处蜿蜒的小道上疾驰而来一个年约十来岁的半大短衫小女娃,一时间几个人的脸上均是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狼牙山脉地势险峻,即使是外山也不是寻常人能进的。跟何况现在天色才渐亮,他们这些人显然是第一批进山的,而那女娃娃却是赶着下山。

两个年轻的武夫不由好奇的停下脚程,忍不住想瞧个究竟。

却不想才几个呼吸间原本还远远看上一眼的小女娃的身形忽近。等那两人再一回神,只觉身侧又清风划过,哪里还有小女娃的踪影。

“那女娃子好快的速度呀!”

半晌一年轻武夫忍不住惊呼。

而另外一个年轻武夫正带开口附和却被身边的中年大汉给拦了下来。

中年大汉神色一拧,训斥道:

“那是仙子,休得胡言。”

两个年轻武夫闻言脸色一白。

这才想起来刚刚那个女娃年纪看着虽小,可浑身的气势却不差。特别是脚下生风的速度,即便是有几十年内家功夫傍身的行家也未必赶得上。

再则山道泥泞,那女娃行色匆匆,可脚下一双鹅黄的布鞋上却也不见沾上上半点泥沙。

即便两个年轻武夫再不懂事也明白了这小姑娘绝对不是凡人。

仙凡有别,道家仙子即便年纪在小也不是他们这样的粗野武夫能随意议论的。

区别与几个武夫的惊叹艳羡,此时身形隐匿在小道两侧的两个散修脸色却不那么好看了。

这两人虽都是散修,可因着常年出入差不多的地界,加之修为又相仿,天长日久加也彼此熟悉。

这日也和往常的众多个日子差不多,两人都起了个大早想赶在其他散修还未进山之时先来找找机缘。

两人皆是刚刚突破炼气期一层进入炼气期二层的修士,虽说也是被凡人艳羡的踏入大道之仙人,可在这低阶修士随处可见的白樱镇内却也不得的夹起尾巴做人。

也因是如此,两人才会常常结伴而行赶在其他散修还未起身之前进山,为的便是少惹是非以求自保。

许是二人勤勉,这些年里虽没寻得什么大机缘,却也得了不少低阶灵草赖以度日。

当然除了采集灵值灵药之外,两人偶尔在机缘巧合之下能猎得一只半只的低阶灵兽换取不少灵币。

就在十来日前,两人打着胆子摸进内山边缘,原是想多采些低阶灵药的却无意间发现一只双尾灵兔出来觅食。

因着对双尾灵兔的习性一知半解,这两个散修见到双尾灵兔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隐匿而是一左一右以自身法术夹击想要一次活捉灵兔。

这二人,其中一人惯用火系功法,一人则管用金系剑术。

两人虽然修为不足,但配合之下攻击力却也不差。

只见那双尾灵兔堪堪一避才绕过右侧飞射而来的火球,便被左侧的玄铁剑劈伤了左前脚。一时前足受痛之下整个兔身扑到再地。

那使剑的散修见自己一击便成,心头大喜,正待招呼同伴将灵兔捆绑。却不想双尾灵兔后腿一动忽然发力,一个闪身越过两人,很快便消失无踪。

这一变故连两人皆是心有不甘,可兔子多窝是出了名的。

两人前前后找寻了几次都没有发现那只兔子的踪迹便也只能作罢。

没想到天意弄人。不想时隔十余日再次上山,两人竟然看到一个半大丫头持着一只双尾灵兔从山上狂奔而下。

修真之人眼力自然不差,不过一眼二人便同时发现了那只灵兔左脚上的伤痕。

这可不就是他们二人十日前差点捉住的那只灵兔吗?

这下二人的脸色不由同时难看了起来。

特别是那手持玄铁剑的高瘦修士,眼神一寒,近乎咬着牙齿问道:

“武家二哥你可看清了刚刚那丫头手中的灵兔了?”

“便是你我二人错过的那一只。”

被唤做武二的中年男人神色一动,似有所思。半晌才缓缓开口道:

“那丫头有些古怪。”

“有什么古怪的。”

高瘦修士是个急躁性子,如今见自己的猎物平白被旁人捡了便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刚刚那几个凡夫俗子认错了人可,你我二人却是绝对不看错的。 那小娃娃虽说跑的快些,这周身一丝灵气都没有,显然是个凡人。”

思及此处,高瘦男子心里的郁气更盛。

若是对方是个比自己修为高的修士也罢了,亦或者与自己修为相当甚至修为更差的也罢。但凡对方是个修士捡了这个便宜,自己恐怕也不会这么生气。

可偏偏对付居然是个凡人,还是个少不更事的黄毛丫头,这让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这就是我说的古怪之处。那女娃娃身上明明没有一丝灵气,可脚下的速度却要比你我二人还要快上几分。 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武二的年纪较大,性子沉稳,不免顾虑的也更多些。

只是听武二这话,高瘦男子却有些不以为然:

“指不定那女娃娃是哪家世俗武馆出身的,有些内家功夫也不足为奇。”

“或许吧。”

武二点头,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奇怪。

毕竟十来岁的仙家童子并不算少见。可十来岁的世俗内家高手却是闻所未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