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2831字
  • 2021-11-11 12:26:12

许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刚刚还因为自己的变故觉得天都要塌下来的顾半夏,在自家家门口发了些许呆,便又重新恢复了精气神,隐隐开始接受了自己现在的现状。

甚至有一瞬间竟然觉得这也不算是坏事。

毕竟三天两夜的凝血塑体效提的确不错,即使年幼的小半夏对体修这一类特殊修士并不算太了解,可看着眼前忽隐忽现,忽虚忽实的水镜中自己瘦小而苍白的身体却也忍不住生出几分满意来。

哪怕这三天几乎将顾半夏体内本就不算多的灵气消耗的一干二净,哪怕就在小半炷之前自己还忍痛多服了一个益气丹才勉强盘膝打坐恢复一丝真元,哪怕最后只使了一个水镜术后就消耗一空。

可看着水镜中自己忽悠有些透明的白皙肌肤,年幼的顾半夏忽然觉得这一些损失都还在可承受范围内,甚至还有些捡便宜的感觉。

虽然以凡人的肉眼来看,顾半夏小小身体似乎看着比之前更加隐若瘦小了几分。

可作为修士,哪怕只是刚入门的低阶修士,顾半夏还是清楚的知道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这是身体的血肉经过凝练后出现的精化。是从量到质的绝对突变。

莫要看现在顾半夏的皮肤似乎比从前更加娇嫩脆落,可对比三天前一条树枝就能划破的普通肌肤,如今的半透明肌肤甚至可以无视刀剑的伤害。

当然前提是那刀剑只能是凡铁打造,甚至持刀之人不能有一丝灵力运用。不然以顾半夏现在的小身板也依旧不怎么够看。

毕竟她现在的身体也不过是刚刚踏入低阶炼体的大门而已。

收回了隐匿阵法,顾半夏捡起了地上的血衣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若是平常修士一个火球术烧了就是,可惜顾半夏原本四灵根的资质里,火灵根最差,虽然因为贪吃有修炼离火绝,可资质摆在眼前,即使顾半夏有心,几个五行法术里最不擅长的依然还是火系法术。

平常出门在路上想生火烤个炊饼都十分费事,更何况是现在体内真元早就消耗一空的情况下。

无奈顾半夏只能将血衣丢尽了储物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爹娘发现自己已经回来过了,更不能让他们看到血衣后胡思乱想。

无家可归的小半夏随意的在镇内的坊市闲逛了便宜,用仅有的灵石购置了一套散修必备的基础防御护洞阵法和十几套空白阵法。

看着储物袋里所剩无几的灵珠无可奈何之下顾半夏也只能出了坊市,又小心避开了顾家的大宅辗转出了镇外。

在城门口的街边小摊上一口气买了两百多个大白馒头,这才施施然的往琅琊山脉走去。

没办法她现在口袋里的灵币屈指可数,凡人常用金银也同样少的可怜,在不知道往后得出路要怎么办时,只能挑最便宜的大白馒头储备。

好在储物袋里是有基本的恒温效果,实物放进去是怎么样,不管多久拿出来依旧怎么样,这到免去了顾半夏往后月余来来回回下山采办的麻烦。

当然一个月光吃大白馒头是不是会吃吐就不是此时的顾半夏能考虑的来了。

现在的顾半夏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看什么都显得特别好吃。即使是淡出鸟的白面馒头在她眼里都已经和灵谷灵果一个等级了。

这不进山的小道才堪堪走了一半,储物袋里的白面馒头就足足少了十几个。

可奇怪的是,顾半夏小小的肚子依旧一片平坦。

别说涨了,就连饱的滋味都还没尝到,顶多就算没饿的太难受了而已。

即使是再粗心,再大条,顾半夏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

难道体修都特别能吃?

体修当然特别能吃,可也是有限度的。

特别是刚刚踏入炼体初期大门的修士,这饭量也顶多比平常人多一心半点而已,甚至有些和凡人也没太多差别。

等到了炼体期中期也就相当于炼气期四至六层时,饭量才会逐渐增加起来,相当于常人的两倍。

当然这些对于体修的世界连皮毛都一知半解顾半夏显然是不会知道的。

一路下来十几个白面馒头,别说她不过是半大孩子,就是已经成年的进入炼体期中介男体修也吃不了这么多。

这大半年来时常出入内山边缘,顾半夏对于这里也算熟悉,远远看到标志着内山的界碑。

三口并作两口便吞下了嘴里还叼着半个馒头,顾半夏加快了脚步,左右打量着附近没有修士便半跑着跨过了界碑,转瞬小小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界碑背后,再无踪迹可循。

若是此时有心人看到一定会诧异,琅琊内外山的交界处,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如此诡异的幻阵,竟然根本没有任何灵气波动。

幻阵可不同于隐匿阵法,隐匿阵法因为自身的特殊性,根本不需要布阵的阵旗阵珠,只需要修士自身的灵气或者少量真元即。

一般形成后没有任何防御或者攻击的作用,紧紧只是隐匿施法者的身形而已。

好处是消耗的真元少,灵力波动几乎不可见,隐藏性极高一般不是越阶的高阶修士根本发现不了。

坏处自然是没有防御性,只要被发现一个普通的术法便能打破,且只要超过施法者自身修为一个大境界的高阶修士轻易就能发现。

可幻阵不同,不管是什么等级的幻阵都已经算是成型的阵法了,不但需要特定的布阵工具,更加需要大量的灵气维持。

所以一般幻阵很容易被发现灵气波动,即便是高阶的幻阵自带特殊的隐匿效果也很少能蛮多眼尖的此道修士。

可此时出现再琅琊山内外山交界处的这种幻阵不但没有任何灵气波动更加毫无阵法痕迹。

这若是传出去,少不得要吸引大量对阵法有特殊兴趣的修真者前来围观,甚至还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震动。

当然对于这些,顾半夏更是知之甚少。

此处的奇特,她也是在误服了奇怪果子后才知道的。如今无家可归的她自然而然也将这处当成自己暂时的息身之处。

当时的顾半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服用了奇果,被意外洗髓伐筋。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可偏偏在这个理应散修遍地的琅琊山内引出这么大的动静却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其中的缘故自然在于此地的奇怪幻境。

而正巧那颗奇怪的果子便是启动这幻景的关键,且歪打正着服用了奇果的顾半夏便成了唯一能出入这个幻景的特殊特殊存在。

当下以现在顾半夏的年纪和见识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身处的幻境有多么不寻常。

年幼的顾半夏只是隐隐觉得这幻景的出现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想着这幻景的威力至少应该能应付一般的炼气期修士吧。

直至好几百年以后,顾半夏再故地重游之时才发现当初年少的自己是得了多大的机缘而不自知。

此时入宝地而浑然不觉的顾半夏休正了片刻后,就手忙脚乱的替自己搭了个勉强能安身的小草棚。随后便认认真真的在小草棚四周布置起了从坊市购买的基础洞府防御阵法。

她也是听家中的长老聊天时才知道这个阵法的,据说这阵法白樱镇附近的散修几乎人手一套。

散修不比家族没有固定的居所,镇内的客栈租金也不便宜,所以一般有些修为和手段的多半会在琅琊山山脉内寻着一处适合自己修炼的地方开辟成洞府,在布置上一个基本的防御阵法用来警示路过的其他散修。

至于阵法的威力据说还不错,可以抵挡练气后期的修士全力一击,当然若真碰上了炼气期后期的修士,那一击之后阵法也就毁了。

不过白樱镇内的高阶修士并不多,别说炼气期后期了,即便是中期的都屈指可数。真要是遇上了炼气期后期的修士还偏偏找你麻烦,那你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也正是因为看中这阵法的实用之处,顾半夏才忍痛出血将它买了下来。

你可别看这阵法等级不高,价格却也不便宜。

为了能够买下她,顾半夏储物袋内的为二的两块下品灵石便全都用在这上头了。

当然如果此时的小半夏知道,自己花大价钱购买的低阶防御阵法无论从隐匿还是从防御的角度看都比不上此处幻景的万分之一,根本就是个鸡肋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心疼的影响修炼的心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