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3477字
  • 2021-11-11 12:26:12

顾半夏再次醒来时,天色早已大黑。

山上无风,顾半夏半眯着眼眸看着满空的繁星,却是连一点动弹的力气也没有。

不过她此时却没有因此感到害怕,反倒四角巴仰的就地躺着,享受着劫后余生的欣喜。

是的,是劫后余生。

昏迷前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顾半夏唏嘘不已。

若不是在最后一刻忽然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就自己识海里的神识守护起来,顾半夏觉得自己说不定就会承受不住通身经脉爆裂之苦而就此陨落。

可即使是这样,顾半夏还是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那种感觉要怎么形容呢?

叫福祸相至,或者是痛并快乐着?

想到那一瞬间强大爆裂的的五行灵力冲击自己奇经八脉乃至丹田、识海时的恐怖,顾半夏忍不住嘴角抽搐。

若是事先告诉她,或是让她有准备的情况下在尝试一次,打死她她都不会再来。

虽然说全身奇经八脉皆被打通,甚至隐隐有扩张了一倍有余的感受实在诱人。

可清醒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经脉一寸寸膨胀毁灭破碎,随后又以神识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修复再破碎。

那种至死地的变态感受顾半夏想想都觉得脊背冰凉。

当然有没有虚汗她却是不知道了,因为此时顾半夏身上的衣裙早就湿透,且散发着阵阵恶臭,令人作呕。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果子呢?居然有这种通天的力量?”

顾半夏努了努嘴,觉得一切发生的太不可思议。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不是将果子摘下拿在手中,并没有准备吞食。

可就在自己要将果子收进玉盒的一瞬间,自己的手却忽然就顿住了,随后整个身体跟着不能动弹。

紧接着一阵头晕眼花,顾半夏觉得自己的识海好像要炸开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顾半夏清晰的看到自己手里的碧色果子忽然飞了起来,还未等她明白怎么回事,那果子便自动化去了琉璃表皮。

随之碧光大盛,那半透明的果肉便化作了一团青烟冲向顾半夏的眉心处。只剩下那碧绿色的果核停滞在额前不断的旋转着。

顾半夏清晰的感受到周身的五行灵气忽然之间沸腾起来。

不过几个呼吸,那些灵气化作一道道五色光芒以自己为中心,不,或者说以果核为中心旋转起来,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旋窝将自己的笼罩在其中。

最后顾半夏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当然如果忽略掉期间的痛苦,顾半夏觉得一切都还是很美好。

“都这么晚,母亲怕是担心坏了。”

看了看夜色,顾半夏有些忧心。

可最后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任是四角巴仰的就地平躺着。

是疲惫也好,放纵也好,任性也好,顾半夏也弄不清楚自己此时的心情。

或许觉得一切都太过不可思议,太疯狂,她甚至都没有想到自己要以一个怎样的状体去面对母亲。

是的,她现在体内没有灵根了。

虽然顾半夏能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充沛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状态,可这依然不能否认她灵根消失的事实。

不过顾半夏并没有觉得太过恐慌,因为她刚刚就试过,她其实是可以修炼。

甚至因为经脉拓宽的缘故,修炼时吸纳灵力的速度明显比原来快了一倍有余。

而且更诡异的是,顾半夏感觉到自己吸收进体内的灵气明显比从前更为精纯,几个呼吸间竟然隐隐有突破的趋势。

好在在最后的关键时间顾半夏及时停止了调息。

虽然顾半夏还小,有很多事情弄不明白。却也清楚一个炼气期的低阶修士如论如何都不能孤身一人在荒郊野岭寻求突破。

这等同于是在自寻死路。

显然顾半夏别的优点没有,自小就懂得珍命惜命。

哥哥走了,她便是父亲和母亲唯一的希望,哪怕她并不优秀。

“夏儿...我的夏儿你去哪里了!

夏儿...你若出了什么事,为娘的可怎么办。”

此时跌坐在门槛前的叶流苏脸上早以没了往常的温婉娴静,被泪水迷蒙的目色一片惊慌。

“苏儿,半夏是个懂事的,你莫要担心。”

顾松风心疼的将妻子搂在怀中,说着连自己都不能相信的安慰之言:

“大哥说半夏这些日子时常入山去采药,许是耽搁了才没回来。

我们且等等,说不定过会儿就回来了。你也知道,半夏那孩子最是嘴馋,午食可是从来没错过的。”

“都怪我,都怪我。”

听到进山,叶流苏的脸色更加苍白。

那绝望的眼神仿佛是回到了五年前顾青玄消失的晚上,她有些颤抖的抓紧顾松风的手臂:

“松风,都是我没用。但凡我努力些多修些灵符,半夏也不用进山去采灵草。

她还那么小,才不过九岁。都是我这个做娘的没用,才让她什么都自己扛着。”

“不是你的错,是我这个做爹的不对。”

妻子心里的伤,顾松风又怎么会不明白。

他的儿子,若非想为他们这房挣一口气又怎么会被人设计进了内山再也没有出来过。

如今半夏若是再出什么事情。苏儿又怎么受得了。

想及死去的儿子,失踪的女儿,顾松风的双目一瞬间通红。

若非他一再的软弱没用,怎至于让族里的人一次次欺到头顶,让自己的妻子伤心痛苦。

“松风,你说夏儿是不是因为不想去无极门做外门弟子才,故意躲起来的。”

似乎想起了什么,叶流苏依着顾松风的身子一怔,慌乱道:

“松风,我们去求求大哥。半夏还小,求求大哥别让半夏去无极门,说不定半夏就回来了。

那孩子平日里最是黏着我,定是舍不得离家的。”

“可是六姐儿她,唉....”

顾松风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只能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妻子说的他又何尝不知道。可紫苏是家族的希望,大哥岂会轻易同意?即使大哥同意,那族中其他人呢?

“我不管,六姐儿资质这般好,即使没有我们夏儿...”

叶流苏早已哭成了泪人,此时更是激动的连话也说不清:

“即使没有我夏儿去换取那三颗小洗丹,也可以踏入练气后期。也能成为无极门的入室弟子。

可以咱们半夏才多大。无极门的外门弟子哪里是这般好做的!

其中的门道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

“苏儿我...”

顾松风无言以对,都是他没用。但凡他争气些,何至于让两个孩子都离开自己。

见顾松风不说话,许是心里有气,叶流苏也不再开口。

气氛在这一刻凝结。只隐隐能听到叶流苏无助的抽泣声,听的人的心愈发的悲凉。

此时夫妻俩谁也不知道,顾半夏就蜷坐在院墙边。紧抱着双膝,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腿间,无声的哭泣。

‘娘,你别哭。也别让给爹爹和族中为难。

半夏愿意去无极门做外门弟子。’

顾半夏从来没有一个像现在这样难过过。她很想躲进母亲怀里,很想帮母亲把眼泪擦干,可是她不敢。

顾半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母亲。她现在没有灵根了,好似变成了一个凡人一般。

这种情况她从来没有在书上看见过这样的情况,更没有听族中的长辈说过。

这一瞬间,顾半夏觉得自己像一个怪物,只想找个谁也不认识自己的地方躲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半夏觉得自己体内的灵气运转的越来越迅速,即便她极力的想控制住,都无法阻止奇经八脉内越来越醇厚暴虐的天地灵气。

如果此时有人经过一定会注意蜷缩在院墙外的小小人儿已经浑身通红。

可偏偏因为顾半夏神识的控制,强大的灵气无法冲破丹田突破炼气期二层,无处可去的强悍灵气只能停留在筋脉中洗练全身,甚至隐隐有渗透经脉充斥血肉的症状。

可怕的是,即使到了这种程度,顾半夏身边躁动狂暴的五行灵气依旧疯狂的从四面八方涌入顾半夏的身体里,在顾半夏的筋脉中横冲直撞。

一时间筋脉中的灵气竟然混合着血气一并沸腾起。

“啊!”

靠着勉强维持的意志,顾半夏伸手为自己布置了个隐匿的阵法。

甚至都不清楚阵法是否真的开启便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就地昏厥了过去。

一阵诡异狂风卷过,一想安静平和的白樱镇内忽然间灰沙碎石漫天,草木皆动。

镇内的地界修士诧间皆是给自己布了一个防护罩,将滚滚沙尘隔离开来。而凡人们则没这么走运了,一个个被砸的灰头土脸,慌乱的各自奔向就近的屋檐。

“怎么忽然起风了?”

院内的顾松风撑起防护罩将自己和其中笼罩在其中,随后搀着几乎哭叉气的妻子回到了屋内:

“你莫要再担心,我过会儿便去和大哥商量,免了夏儿去无极门做杂役的差事。

夏儿是个懂事的孩子,想必在外头躲两天也就回来的。”

也知道别无办法,被丈夫搂在怀中的叶流苏只安静的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房门轻轻的掩上,两人各藏心思,竟是谁也没有注意到院外的异样。

旦夕转呈,日月交替,顾半夏再次醒来时,时间早已过去了整整三日。

摸着干煸的小腹,顾半夏嘴角牵动,莫名的苦笑:

‘要不是被饿醒了,自己恐怕还没这么快能起来吧。’

正打算撤掉周身的隐匿阵法,忽然发现自己身体有些不对劲的顾半夏身形一顿,有些茫然的抬起了自己刚刚摸过小腹的双手。

怎么会这样?!

看着眼前两只猩红粘稠的手心,顾半夏觉得自己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自己不过是摸了摸肚子而已,怎么会沾的满手都是血,且这些血还半干不干,并不像刚刚才出现的样子。

不过愣了片刻顾半夏就反映过来,伸手将还未撤去的隐匿阵法又补上了些真元,随后盘膝坐下,开始检查自己身体的异状。

一炷香时间过去后,顾半夏有些无奈的靠着院墙就地半坐着。

看着自己刚刚换下来的,被腥臭的血水浸透的一身衣裙,便是连苦笑也笑不出来了。

这算是什么情况?

她明明是个术法修士呀,虽然灵根资质不太好,却也是实打实的有灵根的术法修士。

怎么如今会莫名其妙失去了灵根不说,还误打误撞的将一身灵气化作了精血变成了如今修真界最诡异的一种存在。

体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