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3068字
  • 2021-11-11 12:26:12

《沐雨术》?

顾半夏心中暗自将这个功法给记在心中,显然是对它所能施展的效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要说炼制到第三层后,威力极大。便是第一层第二层能用来打理灵药灵谷便让顾半夏十分心动。

刚刚三长老所说的以了无极门的做外门弟子要做一些外面任务的事情,顾半夏其实是知道的。

几日前顾半夏替母亲送些绣花样子给后院负责看门的荷莲姨婆时,便听荷莲姨婆说起过无极门的一些规矩。

原来做外门弟子除了不能轻易下山外,另有每月固定的外门任务要做,用来换取门派积点。

据说每人每年至少要攒五千点任务积点才能换取相应的修炼丹药和灵石。

若是任务做的多了,自然能换取更多的好东西。

若是连千百个都积不到便要被送去矿洞做苦力抵债。

外门弟子能做的任务很多。修为高的修士多是组队去无极门后山的狩猎谷猎杀灵兽,用灵兽身上的材料去换取门派积点。

这种方法最快最有效,可风险性也大,每年因此陨落的外门修士不胜其数。

另外修为低的修士便可以选择在门内做些活计。

比如替内门弟子跑腿,或是替筑基期的师叔清扫打杂都能换取一定的门派积点。

只是这些活计有苦又累能换的的积点却很少,不过胜在十分安全。

而这些任务中有个最折中的法子,就是打理灵药种植灵谷灵植。

打理灵药药院是要有一定的药理知识的,虽然十分轻松报酬也高昂却是寻常修士做不得的。

种植灵谷则要寻常些。

无极门内大多数的外面弟子都会向门派凭租一些灵田灵种用来种植灵谷。

只要平日里努力些,到了丰收的时候,收割上来的灵谷产量不但能够换取足够的门派积分。

甚至还会有多余,到时候拿去换取灵石灵丹都是随自己喜欢,门派并不会干涉。

荷莲姨婆虽然待着族中一辈子未嫁,可族中的人确实知道她的身价极为丰厚。

甚至不比一些长老差,便是因为她在无极门的外面足足五十余年的缘故。

“三长老,那《御水决》又是怎么样的功法呢?”

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法术,顾半夏的脸上不免有些兴奋之色。

“《御水决》是操控类法术。你若练习到一定程度,便可将体内灵气凝聚成无形水汽。

不但可以用可克敌制胜,更胜在这水汽无声无息,无形无色,若是遇到修为与你相当或者比你低的人,足以用次术出其不意。

便是遇到修为比你高的人,用此术也可以瞬间化为无形水绳将你的对手束缚住。

虽说不过是短短几息,可也足够你逃跑的了。”

打不过就跑?

顾半夏一愣,随即却心道:

好法子!

顾锦云不知道顾半夏心中所想只继续道:

“水系法术极多,不过你现在修为尚浅,学的太多也是无用。

不如便先将《沐雨术》和《御水决》熟识了,往后的等修为上去了自会寻到更好的。

说来无极门也有专门供外面弟子阅读的功法玉简。

虽说都是些寻常的比不过内门典藏阁里的功法高阶,却也要比咱们这些小家族内收藏的要多上许多。

半夏,你可要记住了。往了山门若有机缘,便多努力些攒够一定的门派积点自然能挑选到一两门品阶上好的功法。”

“是,三长老。”

顾半夏认真的点点头。

其实她对无极门的事情并不清楚,早前听家主说让自己去做外门弟子,顾半夏虽嘴上说没有怨恨,可心下对家主的做法却多少有些抵触。

毕竟谁也不愿意为了旁人的修炼,而被家族当作物件一样换了出去。

只是这几日顾半夏听三长老和荷莲姨说起无极门的规矩来,反倒没了原先的闷气,隐隐间对进山竟还有了一丝向往。

就像三长老说的哪样,在无极门做弟子,自要自己肯努力,多攒些门派积点便可以换取一切自己想要的修炼资源。

原比现在在家族内要自在很多,这般说来进山门也不全然是坏事。

“三长老,半夏还想另学一门火系功法。”

收了《沐雨术》和《御水决》,顾半夏的心思一转便又惦记上了火系功法。

也难怪她小小年纪这样贪心。火系功法可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谋财害命之必备佳品。

远的不说,就说那日瞧见的散修将兽肉烤的喷香,便足以然顾半夏馋的口水都流出来。

“火系功法?”

顾锦云闻言眉头微凝,思虑道:

“你的灵根资质是四系灵根,可是金、木、水、火四系?”

“正是。”

“那其中又以哪系灵根最佳?”

顾锦云又问。

“回三长老的话,是半夏的灵根资质以金系最佳,其次是水系,木系和火系灵根则稍欠些。”

顾半夏恭敬道。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再挑一本金系法术?”

顾锦云疑惑:

“虽然火系功法威力确实极大,可毕竟你的火系灵根资质并不佳,即便勉强修习成效也并不大。

而相反的,你金系灵根上佳,若修习金系功法,势必能事半功倍。

你可是在担心金系功法威力不够?”

“并不是的。”

顾半夏垂着脑袋,低声道:

“书上说,金主杀,其锐之。

若单论在威力上,金系法术定要比火系法术还强上一分的。”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选择火系功法?”

顾锦云听到顾半夏的回答暗自点头,心下却不免更加奇怪了。

因为...因为...修炼了火系法术自己出门就能用来烤鸡翅膀吃了!

顾半夏低垂着脑袋,眼角忍不住偷偷闪过一丝狡捷的偷笑,可再抬头时,小小的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模样:

“半夏刚刚听长老说,在无极门的外门有大量的低阶功法可供应外门弟子修习。

半夏想,无极门的功法定是极好的。

半夏是四系灵根的资质,本就修行艰难,幸得金系灵根尚可便不想这般轻率的挑习功法.

故而...故而...”

“故而,你想暂且将金系功法放一放,等到了无极门,攒够了门派积点再换取合适的.

可是这般?”

顾半夏本就是信口胡说乱说一通,这眼看编了一半就有些说不下去了.正苦恼间,却听顾锦云竟将自己的话头接下去了.

忙笑道: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嗯,你这话说的倒也不错。”

顾锦云可不清楚顾半夏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只当这孩子心思细,想的长远,不免满意道:

“确实,在不过半年你便要进无极门做外门弟子了,想来这时急着与你挑选了功法,你也未必能学到几分有用的。

倒不如先将金系的功法放一放,学些旁的技艺。

等将来进了门派若有机会能挑一本上佳的功法也是你的福缘。”

“既然你有心想修习火系功法,那这本《离火决》你便先拿着。

《离火决》不是什么上等的好功法却胜在容易修习,你得空看上一二便成。”

顾锦云袖袍一扬,手心中便凭空多了一片玉简:

“这本《离火决》是我几日前柔然间在坊市寻得的,还未来得及复制成书册,你便先拿着修习吧。”

“是。”

顾半夏有些欣喜的接过三长老手中的玉简,越看越是欢喜。

只见浅黄色的玉简上头隐隐雕刻着流光溢彩的花纹,用手细细摸索分辨,便能只是那花纹中心篆刻着三个大字,定是‘离火决’无疑。

这还是顾半夏第一次看到正经的功法玉简呢,难免兴奋些。

要说起来,在家族内除了家主和各位长老,年轻一辈中也只有六姐姐有资格修习功法玉简。

“三长老,您能帮半夏瞧瞧这些阵珠可有问题?”

得了满意的功法,顾半夏的心思便落到了自己这几日的困惑上:

“也不知为何,每每到刻画阵图时,阵珠就会突然出现各色密密麻麻的裂纹,随即爆裂毁坏。”

“哦?”

顾锦云闻言将顾半夏手中的阵珠接过凝神细看,半晌道:

“这阵珠并没问题,可是你刻画阵图时错了纰漏?”

“应是无错的。”

顾半夏凝眉有些不确定。

随后便干脆从储物袋中取出了自己的那卷《入门阵法锦集》递给顾锦云:

“这竹简是半夏早前从坊市里换得的。那贩售之人说竹简上的阵法是白灵城一个小家族内流传出来的。

半夏看他说的恰有其事便也信了。

三长老,您瞧瞧这竹简上记载的阵法可有问题?”

“这竹简上的内容不假。”

顾锦云随意的看了两眼便确定道:

“这竹简中记在的五种阵法里,其中有两种我是熟识的,没有半分差错,想来这贩卖竹简的修士并未欺你。”

“这便怪了,阵法图没有问题,阵珠也没有问题怎么好好的炼制着去会无辜爆裂呢?”

顾半夏懊恼的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

“一开始原都是好好的。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每将阵图篆刻到第四道时,阵珠就会忽然出现裂痕。

连着试了十几次均是一般无二。”

“第四道?”

顾锦云神色一凝,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认真的问道:

“你可确定了是第四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