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仙家有酒
  • Miss、Z_19
  • 3454字
  • 2021-11-11 12:26:12

事到如今,顾半夏哪里还会不明白自己刚刚突然发饿,就是因为闻了这株灵草的果香造成的。

自己身上可再也没有三十株益灵草救命了。

就是有,只怕自己的经脉也受不住再一次灵气爆裂。

感觉到自己识海越来越不受控制,顾半夏心下一横忽然暴起体内灵气,一路狂奔。

只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一个瘦弱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半山腰上。

乖乖,幸亏进阶到练气期二层后体能和灵力明显比一层高出一倍不止,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死了。

正想着,顾半夏体内肆虐的灵气忽然一空,还未等她反映果然,便只觉

,随后一个仰倒,跌坐在山路边上。

好吧,又毁了一身衣裳!

顾半夏有些无奈的拍了拍身上拍了拍屁股上的湿泥,十分沮丧。

自己今日出门一定没好好看黄历,要不然怎么连摔一跤都能准确无误的摔到泥坑里呢?

说来也奇怪,那碧色果子到底是个什么妖物,明明周身围绕的灵气并不特殊,却偏偏迷幻人性的香味。

想到自己刚刚的状况,顾半夏不免心惊。

只怕刚才若是跑的不快,保不住会饿的把自己的肚肠都挖出来。

受点伤倒是无妨,只可惜了费了一日功夫采摘的三十株益灵草,足足1500枚灵币呢,竟白白的填了自己的肚子。

不但足足体内灵气没有增加多少,丹田处还莫名其妙的积累了不少药毒。

对于修士来说体内积累丹毒,药毒可都是修行大忌。

特别是当这些毒素积累到一定程度堵塞了经脉,影响到每日的修行吐纳。

到时候即便你再用功努力都是终身进阶无望了。

说起来到不是没有可以疏通化解体内毒素的丹药,可无一不是极为昂贵的。

除了那些门派大户的亲传弟子能把这些稀罕物件当糖吃外,寻常小家族的弟子或是散修只怕耗尽终身财力也未必能购上一两枚的。

就想白樱顾家,作为氏族,即便是耗费全族财力,也顶多一年能购买上一粒的最低等的顺经丸。

不过顾半夏还有有些自知之明的。

莫说家族舍不得购置顺经丸,便是买了也定是落到六姐的肚子里,哪里会顾得上自己。

以自己四灵根的资质,在家主和长老的眼里,清不清理丹田经脉上毒素都没什么机会进阶到高阶修士。

走了,想再多想也没用。

亏的内山的益灵草极多,等会回去后多置办些玉盒,明日再来就是。

对了,等过两日去找三长老要《长生诀》练气期二层的修身功法时,还要顺带讨要一本水系法术来才好。

看着衣裙上的泥浆,顾半夏不免撇了撇嘴。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次比一次狼狈,莫不是要把镇上成衣铺子里的衣裳都搬进储物袋里?

“半夏这孩子呢?”

食过午午食,便一直未见过自家闺女的身影,顾松风难免奇怪。

“也不知道她哪里寻来的一些空白阵珠阵旗,说是要炼阵。

这几日不是清早跑去采摘灵草便是把自己缩在屋子里折腾,谁叫都不出来。”

叶流苏收拾着碗筷无奈的摇摇头:

“这孩子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竟想些奇门杂学,这炼阵之术哪里是寻常修士能学的。”

“孩子留着家里的日子不多了。”

顾松风向来心疼女儿,倒也不在意:

“往了山门便是寄人篱下,不必家里少不得要看人脸色。她愿意摆弄,由着她就是。”

“也是。”

叶流苏点头不再多言。

怎么还是不成呢?

又一枚空白针珠在手中爆裂,顾半夏有些气馁,莫不是自己真没有什么炼阵的天赋?

除去第一次试练时用去的十组,这一次自己又耗费了七组空白阵旗阵珠了,竟是一次都没成功过。

没道理呀,明明自己就是依照竹简内的手法步骤一一推进的,怎么偏偏到了最后一步灵力汇聚阵珠之时就出了问题。

顾半夏把玩着手里爆裂作废的空白阵珠怎么也想不明白。

根据竹简上的记载,自己只要将体内灵气灌入阵珠中,随后依次掐动六道法诀,将法诀一一刻画在阵珠之上,便可大功告成。

可为什么每当自己掐动第四道法诀之时,手上的阵珠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裂缝。

难道是我掐动的法诀有误?

该不是自己是被坊市那个摊主给骗了吧,这个竹简上的阵法有假!

不至于。

这个想法一出,便被顾半夏否认了。

二品聚灵阵虽说十分难得,却并不是因为这个阵法本身有多稀奇。

只是因为在琅琊山脉境内,懂得炼制阵法的修士太过稀少的才导致售价昂贵。

若单说其阵法图本身的价值,也不过是烂大街的寻常货色而已。

若是顾半夏舍得花些灵石,一样能在灵宝铺子里寻到。

坊市里那个卖自己竹简的摊主其实顾半夏也不是第一次在坊市瞧见了,若是真卖作假的阵图,只怕早就被人砸了摊子。

阵图和手法没问题,那便还是自己的炼制手法有错?

可炼制二品聚灵阵的法诀明明是阵法之道中最为基础简单的六道,并不算生涩难懂。

顾半夏蹙眉,伸手中轻轻比划了记下,只见一道道灵光闪过。

几个呼吸间,虚空之上便出现了一个玄妙的图案。

和竹简上记载的并没有出入。

既然第一道没有问题。

那便来试试第二道。

顾半夏素手轻抬,又是一道灵光划过,虚空中的玄妙图案消散,随机又出现了另外一个图案。

与第一道有些相似,却又比第一道更为繁复。

第二道也没问题。

第三道也没问题 ...

那便是说,一直以来问题就处在第四道上?

将前头的疑虑一一排除,顾半夏不但没有因此而感到放松,反倒神经越来越紧绷。

若是自己之前的思路是对,那么这一次或许就是自己能在炼阵之路上更进一步.

可若是错了,只怕一切都要重头开始。

“灵起,意转,阵动!”

顾半夏轻喝一声,双手食指汇聚合首,指间灵光闪烁。

一息,两息,三息。

到了,就是这个时候!

顾半夏爆喝一声,双手快速分离,随即左右手同时画向虚空,。

两道灵光在虚空中相互交替,最终汇聚成一个玄奥无比的‘凝’字。

没错!

怎么会没错?!

顾半夏吃惊的看着空中灵气四溢的‘凝’字,直至灵气散去。‘凝’字逐渐消失,仍是茫然不解。

怎么会没错呢?

若是没错,为何自己刚才炼阵之时,每刻画到这一步,阵珠就会突然出现各色密密麻麻的裂纹,随即爆裂毁坏。

莫不是这阵珠本身有问题?

顾半夏心思一转,抬手化去了指上的灵力,将几枚空白阵珠小然握与手心往修练场走去。

总是这么蒙头瞎折腾也不是办法,反正这几日境界也稳定下来了正要去问三长老要《长生诀》练气期二层的修身功法。

索性顺道问问三长老阵珠的问题。

“半夏来了。”

日落西山,此时家族内修炼场的大多弟子都已归去,只留了一两个在场内修炼。

三长老坐在边角的竹台上,凝神修炼,见顾半夏进来,便睁开了眼睛:

“怎样,境界可稳定下来了?”

“是。”

顾半夏点头:

“三长老,半夏这次前来便是来领取练气期二层的修身功法。”

“你随我来。”

三长老缓缓从竹台之上落下负手往藏书阁走去。

顾家的藏书阁分作三层,第一层放着各类基础的功法和《太初异事》《九州杂献》之类的修真界常见的文书竹简。

只要是顾家嫡系弟子一旦进入引起入体的境界成为真正的修真者便有资格进入阅读。

顾半夏早年也跟着父亲进来过几次,只是后来一心忙着修炼便也不怎么来了。

而二层则存放着顾家祖上留下来的各色修身修心的传承功法,和一些市面上比较难寻的五行法术攻击防护类功法。

这一层普通的顾家子弟是不能擅自入内的,入内的钥匙掌管在家族内几个长老手中,负责教授族内弟子修行的三长老手中正好有一把。

此时顾半夏便是跟着三长老进了藏书阁二层。

藏书阁的二层被分成四区,一区是丹药阁,用来存放丹药灵草。

多是一阶的基础丹药货色品阶下成的疗伤丹药。例如家族内日常发放给练气期弟子的益气丹或者生肌草之类的寻常物件。

数量不少,质量欠佳。

倒不是说顾家没有一丁点品阶稍好的丹药灵草,只是这些并不会放在丹药阁而多少存放在家主的储物袋中,随身携带。

二区则是用来存放只五行法宝的,称之为灵宝阁。

说是法宝不过是修真界的一个统称,其实其中另可分为刘大类别。分别是:

凡器、灵器、法器、宝器,圣器、仙器,神器。

一般的练气期弟子能有一件灵器在手便足以威风八面了。

至于法器、宝器,圣器、仙器,神器之类的高阶法宝也不过只是在竹简杂文上听说看过而已,没人会当真。

顾家的灵宝阁内就存放在为数不多的下品灵器,是每三年用来奖励那些族内小比胜利的优秀弟子。

顾家算是百年来琅琊山脉下的新晋家族,论资历尚且还比不过白樱叶家,不过却也有些家底。

据说家主手上的便是一件上品灵器,是攻击类灵器,威力极大。顾半夏只是听父亲偶尔提起过,却并没有真正见识道。

另外掌管刑法的四长老和负责运送物资的七长老手中各有一件中品灵器。

四长老手里的是一条赤炼鞭。火系攻击类灵器。

七长老的则是一个五行流光宝塔,是一件兼具五行法术的防御类法宝,另又看破阵法的功效。

虽是中品,却也不必一般的上品灵器差多少。

其实顾半夏也没少听过白樱镇街头巷尾的那些传说,其中有一条便是说的自家那位闭关的筑基期老祖。说是老祖的手里有一件下品的法器。

法器是什么?

那对练气期的修士来说,这威力足以为天灭地!

顾半夏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那个传说中的老祖,自然也没见过老祖手里的法器,并不知道传言是真是假。

不过半夏知道,白樱镇其他的三个家族会忌惮且尊重顾家边上因为那位筑基期的老祖和他手里足以毁灭整个白樱镇的法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