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婚二妻

林家独子娶亲,却是妻妾同娶。

妾是斐家长女斐茗,妻却是斐家次女斐欢。

“林尚义真是好福气啊,斐家的女儿一个两个都长得和天仙似的,一娶娶俩,那滋味,啧啧......”

“是啊,不过听说林家独子只与斐家长女有婚约吗?怎么一娶娶俩,妻还是斐家的次女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

议论声,礼乐鞭炮声,嘈嘈杂杂不断传入耳中。

斐茗皱了皱眉,睁开眼发现自己眼前一片红色,低头看到的是穿了红色绣花鞋的脚,旁边还有一双脚,只是绣花鞋的样式明显比她的好看。

“尚义,明明是你与大姐的婚约现在我却做了你的妻子,大姐会不会生气呀?”好看的绣花鞋的主人开口了。

林尚义:“她凭什么生气?我爱的是你,能娶她当妾也是看在她死缠烂打的那死相样,不然谁看的上她那药罐子?”

斐茗有些懵,突然感觉到裙摆外伸进一只手试图摸自己的腰。斐茗躲开那只手一把掀开头帘就看到一个男人正一脸猥琐的看着自己,另一只手还拉着另一双绣花鞋主人的手和她低语。

和猥琐男对上视线的那一刻斐茗的脑海里立马涌入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记忆的主人也叫斐茗,那个猥琐男是实力雄厚的林家的独子,叫林尚义。

她现在所在的世界叫尼尔斯大陆,以强者为尊,所有人都崇拜一种职业——星武者!

那是一种可以通过动物基因进化获得强大实力的人,像斐茗这样从小就体弱多病却长得漂亮的人生在这样的世界就注定她只会是他人取乐的玩物。

林尚义原本和记忆的主人定有婚约只是后来发现斐茗太废了,一点战斗力也没有,就和她妹妹斐欢好上了。说什么斐茗死缠烂打非要嫁给他,分明是林尚义看上了斐茗的样貌想一次娶俩!

而现在,就是他们三个人的婚礼现场。

斐茗:“???”

这是什么毁三观的婚礼,什么年代了还搞一夫多妻,而且还在同一个婚礼上都娶回去,这狗渣男也太会省钱了吧!

不过更让她懵逼的是为什么她就睡一个觉的功夫就魂穿到了别人身上?

还没等斐茗反应过来就感觉手上一阵吃痛,低头就看到一个老太太正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堂堂斐家长女怎么一点礼数也不懂?都还没入洞房呢怎么就把头帘掀起来了!”那老太一边说着一边抢过头帘想盖回去。

入个屁的洞房!斐茗瞪大眼睛,下意识后退,一脚踩到斐欢的漂亮的绣花鞋上。

“呀!”斐欢惊呼一声倒在了林尚义怀里。

斐欢的声音引来其他人的目光,林尚义抱着怀里的斐欢一脸心疼。

林尚义正色道:“欢欢,你怎么样?没事吧?”

斐欢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事,姐姐就是不小心踩了我一下,我抢了她的位置她不开心很正常,不怪她的。”

“欢欢你真善良,”林尚义把斐欢扶起来又看向斐茗:“斐茗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死缠烂打非要嫁过来,我捏着鼻子同意了,现在到了婚礼现场你还欺负欢欢干什么?”

“尚义你别这样,我不怪姐姐的,毕竟是我不对在先,”斐欢也掀开头帘,眼眶微红的看着斐茗:“是我抢了尚义的心,但是没办法啊,我就是爱他,尚义也爱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小声嘀咕:“天呐,我竟然还天真的以为斐茗才是受害者,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对她妹妹。”

“谁说不说是呢,斐欢真是太可怜了,自己的婚礼上还要受斐茗的欺负。”

斐欢见围观的人这么说心情大好,谁让这没娘教的女人长得比自己好看?哼,她偏要让其他人看看斐茗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

斐欢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哭的更伤心了:“你们不要这么说姐姐,今天是我的婚礼,我只求姐姐今天可以祝福我和尚义,今日过后欢欢认打认罚。”

“哎呦,我的宝贝闺女真是苦了你了,”余美珍心疼的看着斐欢,拍了一下身边的斐钟文:“你女儿被人欺负你也不管管!”

然而斐钟文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声“啪”的脆响打断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斐茗微笑的来到斐欢面前,“啪”的一声给了她一个爱吃的大嘴巴子。

斐欢惊了:“你!”

“你什么你,叫姐姐,”斐茗又是一巴掌:“刚刚一口一个姐姐叫的不是很欢吗?”

斐欢猝不及防之下又挨了一巴掌,旁边的林尚义反应过来了想推开斐茗却被斐茗手疾眼快的又按回了原地。

这女人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林尚义不可置信的看着斐茗,斐茗回瞪回去。

“看什么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你了?我是图你长的丑还是图你嘴臭不刷牙?”斐茗小嘴跟个加特林一样叭叭个不停,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想当初她斐茗在神界那也是个没人敢惹的主!

斐茗怼完人,整个殿堂安静如鸡。没有人会想到一向懦弱无能的斐茗竟然在新婚的日子闹事,更没想到她敢顶撞林家独子林尚义。

林家可是尼尔斯大陆上三大巅峰世家之一,斐家只是一个普通世家,斐钟文之所以愿意把两个女儿都嫁过去就是想攀上林家这个大树。

“呵,斐茗大小姐还真是好大的威风啊,”林博兴坐在首座,面沉如水的看向斐钟文:“斐兄,我向来光明磊落从不强迫别人,你女儿不愿嫁当初为何不说,偏要等到现在闹事?”

“不敢不敢,是我育女无方!”斐钟文被林博兴的威压惊出一身冷汗,立马起身冲斐茗恶语相向:“斐茗!你都多大了,对家族没有一点贡献就算了,怎么现在还要添乱?”

斐钟文:“你不能因为自己没有当上正室就这样无理取闹,尚义愿意把你一起娶回去都是斐欢在给你说情,你应该感谢斐欢。”

感谢她?娶一赠一我是那个赠的斐欢心里都快得意疯了吧,斐茗一整个被恶心到了,这都是什么极品,真不知道原来的“斐茗”怎么忍到现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