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昔日宋江不忠孝 今时宋江全文武
  • 水浒霸宋传
  • 竟是在下
  • 2502字
  • 2022-04-20 15:26:28

“再说上皇具宿太尉所奏,亲书圣旨,敕封宋江为忠烈义济灵应侯,仍敕赐钱于梁山泊,起盖庙宇,大建祠堂,妆塑宋江等殁于王事诸多将佐神像。敕赐殿宇牌额,御笔亲书“靖忠之庙“。济州奉敕,于梁山泊起造庙宇。但见:

金钉朱户,玉柱银门。画栋雕梁,朱檐碧瓦。绿栏干低绕轩窗,绣帘幕高悬宝槛。五间大殿,中悬敕额金书;两庑长廊,彩画出朝入相。绿槐影里,棂星门高接青云;翠柳阴中,靖忠庙直侵霄汉。黄金殿上,塑宋公明等三十六员天罡正将;两廊之内,列朱武为头七十二座地煞将军。门前侍从狰狞,部下神兵勇猛。纸炉巧匠砌楼台,四季焚烧楮帛。桅竿高痭挂长,二社乡人祭赛。庶民恭礼正神气,祀典朝参忠烈帝。万年香火享无穷,千载功勋表史记。

又有绝句一首,诗曰:

天罡尽已归天界,地煞还应入地中。

千古为神皆庙食,万年青史播英雄。

后来宋公明累累显灵,百姓四时享祭不绝。梁山泊内祈风得风,祷雨得雨。楚州蓼儿亦显灵验。彼处人民,重建大殿,添设两廊,奏请赐额。妆塑神像三十六员于正殿,两廊仍塑七十二将。年年享祭,万民顶礼,至今古迹尚存。

史官有唐律二首哀挽,诗曰:

莫把行藏怨老天,韩彭赤族已堪怜。

一心报国摧锋日,百战擒辽破腊年。

然曜罡星今已矣,谗臣贼子尚依然!

早知鸩毒埋黄壤,学取鸱夷范蠡船。

又诗:

生当鼎食死封侯,男子生平志已酬。

铁马夜嘶山月晓,玄猿秋啸暮云稠。

不须出处求真迹,却喜忠良作话头。

千古蓼洼埋玉地,落花啼鸟总关愁。”

“这宋江实乃愚忠!他已然知晓那赵佶老儿已然昏庸至连御酒被调包都不知晓,却竟无有丝毫怨言,只故作不知;又生怕李逵于他死后复起闹事,还一并将李逵从润州请来楚州与他共饮鸩酒,此实乃愚忠!是了是了,宋江曾言:‘今皇上至圣至明,只被奸臣闭塞,暂时昏昧。有日云开见日,知我等替天行道,不扰良民,赦罪招安,同心报国,竭力施功,有何不美?因此只愿早早招安,别无他意。’诚然,那蔡京、高俅、童贯、杨戬一众奸臣确是把持朝政,然那赵佶老儿的昏昧真的只是因为被奸臣闭塞?以我看来,非也。…………”

“不对不对,说这宋江是愚忠又不尽然,向者为郓城县押司时亦曾背着巡检何涛私放晁盖,后又因此事败露而怒杀阎婆惜,更有浔阳楼醉酒题反诗;更兼赚秦明、赚徐宁、赚卢俊义,皆不是好汉所为。如此看来,这宋江却是十分不晓事,虽曾凭借仗义疏财、扶危济困博得及时雨、呼保义的名号,更被叫做甚么孝义黑三郎,以我观之,既不全忠,又不全孝。既又不听父训上了水泊梁山,却又放着好好的绿林好汉不当,非要去当甚么大宋朝廷的走狗,只是可惜了晁天王立下的这一番水泊梁山大事业。若我有幸得入彼时彼处,却定叫水泊梁山大事有成。……………”

少年正在房中看书,只听得外头突然传来呼喊声:“宋江师弟,宋江师弟,你在里头吗?”听得外头传来呼喊声,房中少年应道:“在的在的,敢问宋海师兄找师弟所为何事?”

门外之人说道:“宋江师弟,别抱着你那宝贝水浒舍不得放下了,师父有事唤你过去,让我来找你。”

“既如此,我便来,师兄稍候片刻。”少年应道。

“快来快来。”

读书的少年名叫宋江,屋外少年名叫宋海,他二人是同门师兄弟,其师名叫宋慈,精通十八般武艺,亦可舞文弄墨,更兼熟读兵法谋略,战阵厮杀、排兵布阵,亦是好手。宋慈久经沙场身历百战,然终因厌倦疆场厮杀而选择卸甲归田,深居于山林之中。宋江、宋海等人均是其弟子。

不多时,宋江宋海二人到得内堂,见得堂中已有二少年立于宋慈身侧,宋江见状连忙问道:“宋河师兄、宋湖师兄,你二人缘何亦在此处,师父不是让你二人长居山脚之下以应付俗事么?”

宋河应道:“我与宋湖师弟二人确是长居山脚之下,然今日是何日子莫非师弟已忘却?”

宋江听得宋河此说,霎时间恍然大悟般,口中连连说道:“是极是极!此番却是师弟我糊涂了,明日竟已到清明时节了!”

宋慈在旁已然大笑道:“是极是极!痴儿你啊,最近或许是沉溺于水浒之中,此番我叫宋海唤你前来正是为明日清明之事。汝等皆知,为师之所以深居山林,一为厌倦疆场厮杀,二为无心官场争斗,后又因诸多机缘巧合,收得你四人为徒,可将吾之文武艺悉数传授给你四人。数年来,每逢清明时节我都会带着你们去祭拜先烈,自然,祭拜之余也需考查你们的文治武功。”

四人齐齐作揖说道:“吾等谨遵师父教诲!”

宋慈又道:“吾却不知你四人弓、弩、枪、刀、剑、矛、盾、斧、钺、戟、鞭、锏、镐、殳、叉、钯头、绵绳套索、白打等十八般武艺练习的如何?你四人可有谁敢来与我试试成色?”

见得堂下四人皆不敢主动出场,宋慈当即说道::“宋海,你既为大师兄,你先来!”

师父既已点名道姓,宋海也不敢不从,当即出得庭院之中,取出弓来,正向箭靶数箭射出,但见:

鹊画弓弯开秋月,雕翎箭发迸寒星。

只见得数箭皆中靶心,“好!端的是好连珠箭!且不知弩、枪、刀、剑、矛、盾、斧、钺、戟、鞭、锏、镐、殳、叉、钯头、绵绳套索、白打如何?”宋海一一演练罢,只练得宋慈欢喜欣然。

“宋海既已演练完罢,宋河宋湖宋江,你三人也须演练来与我看。”

宋河出,十八般武艺一一演练完罢,竟与宋海相差无二;宋湖亦然。唯宋江,因近日沉溺书中,疏于练功,一顿演练之下,虽亦精熟,却有破绽。

宋慈见此,不禁说道:“痴儿,沉溺书中本无错,你却因此疏于练功,我却是要骂你了。”

宋江亦见得自己演练的武功有破绽,满脸惭色,“师父,徒儿知错了。”

见宋江颇有惭色,宋海三人一起说道:“师父,想必师弟他确实是知错了,您且宽恕则个。”

宋慈本意也不想罚他,因为顺着三人的话头说道:“此番若不是你三位师兄求情,我却需重重罚你!武功既已考查,也当考查文治。然说是考查,却也不必,我知你熟读水浒,自当知文,你三位师兄更是文武兼备,此番考查却只为你一人。你既已知错,往后须当用心练功,不可怠惰!今日此间事已了,明日你四人须当与我一同祭拜先烈,便暂且先回吧。”

“是!师父,我等告退!”

且不说宋海宋河宋湖三人,单表宋江。宋江因先前表现不佳,一向宋慈告退便于院内练功,一个时辰之后忽然间只见得西北玄天刮大风,便收起兵器回房准备歇息片刻。宋江进得屋内,方一坐在榻上,却忽然间昏睡过去。

这正是:

昔日宋江不忠孝,今时宋江全文武。一梦直入水浒中,半生偿愿梁山上。

毕竟宋江昏睡过去之后发生了甚么事,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