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命运般的金锁
  • 传奇机长:回归
  • 梅子徐
  • 2046字
  • 2021-12-01 16:47:35

朱明训办公室里,叶云和王世宇已经被“请”出去了,只剩下周醒和朱明训。

这里明明是朱明训的办公室,但是周醒却是坐在了朱明训的座椅之上,而朱明训则是站着,上下之分一目了然。

“小周总今天不是来谈西南民航联盟的事情的吗?怎么赏光过来我这边了?”面对叶云和王世宇,朱明训那是指着鼻子骂,可面对周醒,朱明训就是截然不同两个态度了,甚至有些谄媚。

“事情谈好了,路过这里的时候听到了熟人的声音,就过来看看。”周醒把玩着朱明训桌上的一个木雕饰品:“那个叶云年纪都这么大了,你们公司很缺人吗?这样的人都招?”

“叶云是小周总的熟人吗?”朱明训心里一咯噔,要是叶云跟周醒认识,那事情就不太好办了:“他严格意义上来说还不是我们公司的人,我们还没有签订合同。他是我们公司的一个机长出钱自费学飞的,就是刚才跟他一起的那个机长。”

“我就说,这种烂泥哪个公司会要?不过,这样就更有意思了。”周醒拿着木雕瞧着桌子,发出节律的响动,直看得朱明训眼皮狂跳,那可是他最喜欢的木雕了。

不过,周醒的话让朱明训有些搞不懂了:“小周总,你刚才是说烂泥吗?是指谁?”

“还能是谁?就是刚才你说的那个讨厌的人。”或许是觉得木雕没意思了,周醒随手将木雕扔在一边:“他到底怎么回事,细细说来。”

“叶云吗?”朱明训瞄了眼滚在角落的木雕,心都在滴血,时刻在担心着有没有摔坏了边边角角。不过,周醒还在等着回话,他只得顶着伤透的内心,无奈道:“前几天叶云飞模拟机,但是却在训练途中晕倒了。后来经过检查,好像是他对飞行有心理障碍,刚才他们就是过来说这事。”

周醒将脚放在桌子上,顶着朱明训:“他们想要干什么?”

“叶云因为心理障碍的事情需要服用抗抑郁药物,但是这会导致很多限制,我的意思就是直接终止他的训练。”朱明训说着,心中对周醒的定位也愈加清晰起来。都是传言金盛航空董事长周晟的亲弟弟周醒是一个纨绔子弟,今天一见果然如此:“不过,叶云刚才说希望在后天给他一个评估飞行的机会,他同时也不会服药。”

“那答应他啊!”周醒眼睛大亮:“为什么不答应他呢?一个快四十岁的,对飞行有着心理障碍的......飞行员?这太有趣了,太有意思了!”

朱明训彻底无语了:“小周总,你应该也知道这样的人对于我们航空公司来说就是负担和累赘啊,还不如趁早就绝了他的路,省得以后麻烦。”

“不,不,不!”周醒若有所思:“这么好的机会浪费了,那可就太可惜了。既然他还没有跟你们公司签合同,那严格意义上来说就跟你们没关系了,就算丢脸也不会影响到你们吧?”

朱明训顿时感觉有些不妙,怕是这个周醒又开始发疯了。虽然叶云确实没跟他们光宇航空没有签合同,但是总归是以他们公司的名义进行飞行训练的,还是有些联系的,不能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绝对不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他不知道叶云和周醒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周醒要整叶云,要给叶云难堪,想来还是会对光宇航空的脸面有些影响的。对此,他可不敢贸然答应。

面对朱明训长时间的沉默,周醒冷笑一声:“算了,你这个级别能决定的东西太少了,我后面直接去找你们运行副总裁的!”

说完,周醒收回架在桌子上的双腿,站起身,看样子是准备走了。临到门口的时候,朱明训忍不住问道:“小周总,你想要干什么啊?”

周醒的脚步停在门口,转过身来,面对朱明训:“西南民航联盟已经是板上钉钉,不久之后,会有联盟达成的庆功会。可是这种吃吃喝喝,互相吹捧的庆功会能有什么意思呢?我是准备给这庆功会加上一点儿彩头而已。”

......

滇云市市中心紫花金店,这个金店正是叶云卖金锁的地方。

此时金店里人来人往,生意极为红火,但是店长和副店长窝在角落里,两人脸上都没有一点儿喜悦的样子。

店长上身倚着墙壁,一脸的垂头丧气:“前几天给东家送去的金饰全都被退回来了,就没有一个稍微满意的吗?”

“没有!”副店长同样没什么精气神,眼睛里更是布满了血丝:“店里样式好看的全给东家过目了,没有一个看上眼的,这可怎么办啊!”

“我就不明白了,东家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这要求也太高了。”店长看四下无人,就开始吐槽起来了。

前段时间,紫华金店的大老板突然知会他们店里将样式精美的金饰全送到她家里去。可送了好几批都不满意,搞得店长和副店长很是郁闷。不过,这次看得出来大老板对这事儿很上心,这无疑就大大增加了店长和副店长肩上的担子。

“我听说啊,这次东家是准备挑选一件金饰当送给星游集团董事长独子的十周岁生日礼物。”副店长神秘兮兮地说道。

“星游集团董事长?那不也是温氏集团的大小姐吗?我去,怪不得啊!她的儿子不但可以继承星游集团,将来温氏集团估计也有他的一份,贵不可言呐!给他挑选十周岁的生日,东家上心也是正常。”店长点点头:“可是,咱们店里确实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了,让设计部再设计一个更好的那也不可能啊!现在设计部那帮人还不如以前呢!”

副店长琢磨了下:“前段时间,我看咱们不是收了一个样式很不错的金锁吗?你说要是实在不行,就用那个试试?”

“人家周岁送金锁,哪有十周岁送金锁的?”

副店长也是被逼得急了:“都是些习惯,又不是禁忌,不都是好寓意吗?咱们店里还有比那金锁更精美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