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卖金锁
  • 传奇机长:回归
  • 梅子徐
  • 2071字
  • 2021-11-23 20:22:17

“所以,你决定去当飞行员了?”

在叶家平房前面的空地上,叶福军和叶云各自坐在板凳上。叶云在搓洗着衣服,而叶福军则是唏嘘不已。

“嗯!”叶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回应道:“今天在光宇航空登记过了,过两天会有体检,后面还要去派出所弄一下无犯罪证明。”

“六十万啊!”即便到现在,叶福军还是震惊于飞行学校的费用,当真是不可想像。而且据叶云说,后面到公司的什么初始改装还要二十万。这些个飞行员真的就是用钞票堆起来的。有时候,他在天上是能看到小点点的飞机的,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叶云竟然能有机会能成为那天之骄子。

此时此刻,叶福军都觉得有些梦幻。不过,在感觉惊喜的同时,他也能体会到无与伦比的压力。要是学而未成,那这六十万就算是白费了。光是想到这个可能性,叶福军都感觉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叶云忽地停下了搓洗的动作,他沉思片刻道:“明天我去城里将金锁卖了。在飞行学校的一些杂费总不能再让王机长出了,金锁卖了,一部分钱用作我在飞行学校的日常开支,还有一部分供家里用,我会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学业的。”

“叶云呐!”叶福军突然说道:“要不这事儿就算了吧!这可是六十万啊,要是辜负了那个王机长,那咱们下半辈子都偿还不了的。”

叶福军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的,更没有进行过这么大的赌注。这太疯狂了,疯狂得让叶福军有些害怕。即便叶云说王世宇是无偿给予的支持。可是叶福军还是觉得要是没有完成学业,那即便王机长不介意,他们自己也会介意啊,而且是非常介意。

没有希望很可怕,可有了希望再将之掐灭,那更可怕!

在这个可能决定下半辈子的选择面前,叶福军退缩了。

“你今天也没有穿拖鞋啊!”叶云的眼皮抬了一下,却是说了一个似乎毫不相关的话题。

然而叶福军就好像触电似的收回了穿着布鞋的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福军已经不穿拖鞋了。这是一个不细心根本不会察觉的细节,可是叶云注意到了。

叶福军轻轻咳了两声,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慌张无疑昭示了他的内心。

叶云的声音突而坚定起来:“陈叔说你的脚开始溃烂了,不是脚气......”

叶云口中的陈叔是安岛村的一个乡村医生,跟叶家关系很好,经常走动。

叶福军陡然而起:“人老了,腿脚有些小毛病不是正常吗?”

“不!”叶云的目光首先扫了下屋子,确认叶灵没有出来,才是说道:“你现在还能撑着,等以后糖尿病症状严重了,你能撑得下去?有些东西不是你隐瞒就会消失的!”

叶福军脸色大变:“叶云,我活够了,如果哪一天,我成为了你们无法承受的负担,我会自觉地消失的。”

“怎么消失?”叶云冷笑道:“有事......那就去解决。”

“解决?”叶福军的脊背佝偻起来:“糖尿病是很难彻底治愈的,以后我就会成为一个甩不掉的药罐子。叶云,十年前我救了你一命。这些年,你照顾我,照顾叶灵,已经把恩情还清了,你不欠我什么。如果你念在这些年的感情,能继续照顾叶灵,我就算死都能瞑目了。叶云!你懂我的意思吗?”

“不!我不懂!”叶云摇摇头:“你会看着叶灵上学,看着叶灵结婚生子,你会一直活下去......只要我还活着!”

.......

滇云市市中心某金店,店员一边打量着衣着朴实的叶云,一边目光灼灼地评估着手里的金锁。

“这真是你的?”店员越看这金锁越心惊,这个金锁的做工精美到了极致,其中的镂空花纹更是绚丽无比,当真是他见过的最极品。

可这么一个顶级金饰却出自于一个看上去土了吧唧的人手里,这反差实在是有些大了。这让店员不由开始怀疑起这个金锁的来历了。

“当然是我的,难道还能是偷的不成?”叶云低声道。

“你稍等!”店员也不好对客人刨根问底,这种顶级金饰也不是他这个店员就能评判的,索性直接就叫来店长做主。

可等店长过来发现这金锁,同样痴迷于金锁的做工与花纹。这个店长已经是在这一行干了十几年了,眼力见显然是有的。只是稍微看看这金锁,就知道这做工怕是经由顶级金器大师的手笔。而且,他回忆起来,似乎脑子里并没有相似的做工花纹。

“该不会是订制的吧?”店长嘴角抽动几下,不着痕迹地瞄了眼衣服都已经洗得掉色的叶云,他真的难以想像这种人还能会财力进行金器的私人订制。

之前店员下意识地觉得这个金锁是赃物,并非是毫无理由的。这样级别的金器就算是小富之家都不一定能承担得起,更别说叶云这种装扮的人了。

琢磨一会儿,店长被这金锁弄得犹如猫爪挠心,很是难受,于是踌躇了下,便是问叶云:“老板,你这个金锁的价格有什么意向吗?”

叶云连忙摆手:“我不是什么老板,这个......我是外行,店长你看能给出什么价格来?”

此言一出,店长心里都笑开花了。果然眼前的这人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乡下人,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如果叶云要价太高,店长还真不一定敢收,万一这玩意儿是赃物,他不但赚不了钱,还要倒赔,是要承担风险的。

可要是能将价格压到低位,那冒冒风险倒也未尝不可。

“我自然是童叟无欺!”店长指了下今日金价的牌子:“你也看到了,金价每克350元,你这金锁200克,所以我可以给你七万的价,你看怎么样?”

其实说到这里时,店长还是相当紧张的,生怕叶云拒绝。

叶云扫了眼金价的牌子,犹豫了下:“那行!”

闻言,店长几乎要兴奋得叫起来,他在心里对叶云产生了强烈的鄙夷:“果然就是乡下人,不识货,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