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十七万三的石头

周卿也早早醒来给李玄微准备早餐。

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面包牛奶,李玄微皱了皱眉头,最后在周卿的注视下喝光了一整杯浓厚的牛奶,最后还嚼了几片面包。

小虎吃的倒是很香,两条小短腿在桌子底下荡啊荡的,像两个圆滚滚的肉萝卜。

刚吃完不久,门铃声响起,原来是李梁提着大包小包的过来看望。

刚一进屋放下东西,男人就把李玄微拉到一边。

“那石头我给你奶奶了,但她随手就丢在旁边了也没用,你这石头还有吗?”

老太太不识货,李梁可想了一晚上了。

只不过在手里拿了一会,这一整晚他都能感受到那股异常舒爽的清凉,中央空调和这玩意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

这不一早上他就赶过来了。

“没了。”

李玄微摆摆手。

李梁眉头一皱,赶忙问。

“你不是说你会做么。”

“做这个需要符纸和石头,我带在身上的黄符都用完了,手里的石头也不够。”

“黄符…….这在哪买?我去给你买,至于石头,我看着就和公园里地上铺的鹅卵石差不多。”

李玄微摇摇头。

“那些都是我从山里带来的石头,山中灵气充沛,经过数十年的溪水冲刷,那些石头或多或少都沾了些许灵气,和普通石头还是有区别的。”

李梁一听,脸色沉下来,这么说来就是没有了呗。

早知道老太太不识货,他就把那好东西给昧下来了。

“所以灵石只有山里有么?”

“不知道,我对这里不熟悉,不过只要是在自然界中自然形成的玉石都是有自然灵气的,你可以去找找。”

李梁垂头丧气,周卿见状好奇的问。

“你们俩聊什么呢?”

“没什么,对了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么?”

“没了,我打算带微微去商场逛逛给她买点东西,你回去吧。”

“我也一块去吧,反正我今天也没事。”

李梁清楚,周卿手里没多少钱,毕竟二哥这么多年赚得都在老太太手里捏着呢,他们一家子又匆匆搬出来,身上肯定拮据。

到了商场,周卿直接带着李玄微朝着三楼服装店走。

坐着扶梯,李玄微默默地看着这周围的一切,熙熙攘攘,人来人往,鼻尖里充斥着不知名的香味,迎面而来的女人脸上画着精致得体的妆容,妆容之下的五官被隐去的原来的模样,李玄微缓缓低下头,不再去观察别人的相貌。

扶梯刚到二楼,一直沉默的李玄微突然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店,看向李梁。

“去那家店看看。”

这是一家玉石珠宝店。

走进去之后李玄微径直来到了陈列柜前,指着灯光下的一颗乳白色的石头,目光亮亮的看着李梁。

“这个石头灵力足。”

李梁凑近了一看,作为商人的本能,第一眼看成色第二眼看价格。

嚯,三万八。

一旁的导购已经凑了上来。

“小姐是要看这块玉么?”

李玄微看了看李梁,后者无奈的点点头。

“嗯,拿出来看看看。”

玉石刚到手,李玄微立马攥在手心里仔细摩挲感受着。

“这块好,做出来的引风石效果更好。”

紧跟着她的目光又移到了另一个陈列柜里。

那是一块翠绿色的玉石,看着颜色像极了山间枝头上的嫩叶。

李玄微又指向那块玉。

“那块做出来的效果更好。”

李梁又凑过去看了看,默默点头。

嗯,自家侄女眼光倒是挺不错的,他不懂什么灵气,但这块玉的价格摆在这里呢。

刚刚李玄微站着的角度是不可能看得到价标的,也就是说她在一米开外就直接选中了这个陈列柜里最贵的一块玉。

好家伙,十七万三。

周卿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微微,你喜欢这块?”

价格确实贵,但女儿要是喜欢,算算自己身上的积蓄,差不多还够买第一块的。

李玄微点点头。

她喜欢收集这些灵力的充沛的石头,不管是用来布阵还是用来制作符石,都是极佳的料子。

不等周卿开口,李梁直接敲了敲柜子。

“把这两块包起来。”

付了钱,离开玉石店,周卿为难道。

“等瀚山回来,我让他把钱还给你。”

“不用,这里头有一块是我的,另一外送给微微的入学礼物。”

李玄微看了他一眼,将两块玉递到他面前。

“你要哪一块?”

“你选,剩下的那个给我。”

“行,等我做好了你再来拿。”

接下来周卿又带着李玄微挑了几件衣服,最后还不忘给她买个手机。

看着女儿现在兜里揣着的老式按键手机,女人忍不住鼻头发酸。

“以后就用这个手机,这个不要了。”

有了新手机的李玄微还是将旧手机揣进口袋里。

“这个是师父留给我的。”

周卿知道那个老道士对自己的女儿不错,可再不错,他也是个偷孩子的贼。

如今见女儿对那个老道士这么上心,周卿也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将这些事情暂时放到一边。

眼下最重要的是解决一家人的生计。

现在被工作困在国外的李瀚山回不来,她没有经济来源,家里的生活重担就这么压在了李祁芝身上。

周卿想要分担,也在夜里给昔日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可最后得到的回应也全都是疏远与冷漠。

她离开演艺圈太久了。

外界都说她嫁入豪门成了阔太太,可这十几年的辛酸与无奈也只有她自己清楚。

一切是她咎由自取,女人不怨,能做的只有照顾好孩子们的一日三餐。

当天晚上,李梁又给李玄微送来了一沓黄符。

“这些就够了么?”

“嗯,你明天早上来取就行了。”

看着面色平静的侄女,李梁心里有些打鼓。

他是有赌的成分在的。

毕竟李玄微年纪这么小。

但他已经见识过那好东西了,就算花再多钱那也得试试,如果李玄微真的有本事,那他可就发现大宝贝了。

当天晚上李玄微便铺好黄符,从包中取出毛笔金墨,坐在桌前面对着窗户静静描画着手中的黄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