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下山回城

最后还是抵不住村子一群嫂子的热情,一身Gucci衬衫的李梁扛着一袋子梁溪茶叶,全身高级西装的李瀚山背着一箩筐的农村土鸡蛋。

李玄微那个专门用来装道具用的蓝布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揣满了核桃花生和瓜子。小虎箩筐里的桃子都快溢出来了。

村长一直送到了村口。

“我现在也知道大家的想法了,那几个小畜生也都被揪出来了,这一次太感谢您了……就是,就是我还有一点担心的是,那些人会不会继续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毕竟这幕后指使的人也没被找出来。

村长心里还是怵得慌。

李玄微明白他的意思。

“我已经在茶山布了阵法,你们只需要每年在茶山周围种下一株杨柳树就行了。事出有因,根本还是在于村子里的人心,我能帮的都帮了,剩下的还需要村长您自己好好去了解一下,村子里的其他人都是怎么想的。”

“我明白,我明白的。”

想卖山的那些个人,大多都是家里有年轻孩子的,都是想通过卖山换钱去县里买房子安居。

这些都可以理解。

村长也没想到,一向和谐安稳的村子,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那些人都没有坏心,只是被人利用了。

现在那些脏东西都解决了,剩下的就是和村子里的人好好聊聊了。

送走了李玄微,村长回去找到了那几个想要卖山的人。

他们站在祠堂里,见村长来了纷纷诉苦。

“我们也不知道会闹成这样!”

“那个买山的男的找我们,就只是让我们把茶山的地形告诉他,我们也不知道他会用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来害村子里的人。”

他们没错。

村长只是痛心,沉声哀叹。

“他到底会给你多少钱,值当让你们想要卖掉养了我们世世代代的茶山啊!”

几个人低下头,嗫嚅道。

“一个人……十万。”

“十万……”

村长瞪了他们一眼,恨铁不成钢的叹气。

“咱们老祖宗留下的大山,就值这么点钱吗?!”

“我家娃快快结婚了,媳妇家必须要在县城有房子,我也没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娃娶不到媳妇吧。”

“我就想拿点钱出去做生意。”

……

人人都有理由。

村长沉默了许久,最后才沉声叹一句。

“你们这些人啊……”

最后那个买山的男人也不见了踪影。

毕竟干了这种事哪还敢露头,不怕被村子里的人拿榔头砸死。

茶山后面的小路。

男人狼狈的扯掉身上的草屑,死死盯着眼前的老道士,狠狠道。

“你他妈不是说一定不会有问题么?!现在什么情况?!”

老道士阴沉着脸,目光阴婺的看着眼前这片茶山,手里还捏着个破布裁剪缝制的长发娃娃,声音沙哑。

“遇到高手了,还害得我折了一个尸傀,一个怨婴,这笔账我还没和你算呢!清远山上的道观不是空了么?现在又从哪冒出来的道士?”

男人面露讥讽,气急败坏之下口无遮拦。

“你个老不死的自己没本事,还怪这天底下有其他道士?钱退给我!老子自己一毛钱都没赚着,还他妈被你骗去了好几万!”

他伸出手对着老道士。

可对方却一动不动,一张枯瘦阴沉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男人还在催促,甚至要动推搡。

可就在他伸出手的一瞬间,那老道士直接一掌拍在他的手心。

一阵刺骨钻心的疼痛自掌心蔓延,男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原先平坦光滑的掌心现在布满了猩红的血泡,肉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蛄蛹般,疼的他仰头惨叫,抓着手浑身颤抖。

“你在我手上搞什么了?!啊啊!!”

老道士站在一旁,冷笑的看着男人那一条手臂都被慢慢腐蚀,根本没有打算收手的意思。

“老道我一辈子没吃过别人的亏,昨日的亏是你种下的因,该得的果也该你自己尝,以后我们两清,剩下的债我会找那丫头再要回来,至于你……老道我折了一个傀儡,你就再还我一个吧。”

说着那惨叫连连的男人就没了声响,低着头垂着胳膊立在那里,恍若站立的游尸,阴森恐怖。

“起。”

老道一抬手,那僵直在原地的男人猛的抬起头。

青天白日之下,男人那一张脸腐肉横生,狰狞可怖,眼睛里没了半点光彩,随着他一眨眼,眼球内缓缓爬过一只乌黑的虫子,分外诡异惊悚。

老道士冷哼一声,挥一挥拂尘,喊了声。

“走吧。”

傀儡男便慢悠悠的跟在他后面,朝着山下走去。

——

“浪费我这么长时间,人还找不到?”

唐归礼坐在回程的车上,阴沉着脸看着对面的秘书。

秘书瑟缩着点点头,根本不敢和老板对视。

“突然就联系不上了,我亲自找了村长,村长态度很坚决,不论给多少都不卖。”

“继续找,敢耍我。”

唐归礼十三岁和爷爷出来见世面,二十年了还没人敢这么耍他。

现在祖坟迁移的地没了,回去之后又少不了一顿责罚。

气急败坏的唐归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唐继礼,对方一脸冷漠的戴着帽子,低头玩着手游,根本不在乎外面发生了什么。

“你……”

唐归礼气的指了指弟弟。

可最后还是只能生生忍住。

小王八蛋。

要不是为了找他,能让那个联络人给跑了么?

现在这家伙还跟着没事人似的坐在这里,看着就让他来气,可他还什么都不敢说。

都是唐家的孙子。

怎么孙子和孙子之间的待遇差距就这么大的?

一个天天累死累活飞来飞去,还要日常承受爷爷的怒火。

一个天天醉生梦死日夜颠倒,爷爷还要捧着护着生怕受半点罪。

“你气死我得了。”

唐继礼没理他,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回去之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去上学!”

“为什么要上学?”

惜字如金的弟弟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唐归礼坐直身子看着他。

“不上学你要干嘛?你都还没成年呢,天天窝家里打游戏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