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李玄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安慰了他,可他的表情却看起来更加悲伤了。

她蹙起眉头看着他,刚想要说什么,目光却猛然间被头顶那升起的一轮满月吸引。

月光明亮,倾满整个稻场。

置于稻场中间的红棺,被那凉凉的月光包裹着,显得异常诡异悚然。

李玄微站起身,盯着那红棺的动静,反手在李瀚山身上贴了一张黄符。

“不要摘掉,坐着别动。”

李瀚山连忙看了看那棺材一眼,见微微,要走过去,想起身却又想起微微的嘱咐,犹豫后还是选择坐着不动。

这种事情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就算是他这么一个大男人,面对着眼前这一幕都觉得惊悚恐怖,可微微却像是毫无所知,仍旧是步伐平静的走到了棺材面前,一抬手,推开了棺材板。

低头看,月光照射在女尸脸上,腐烂的纹理清晰可见,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混合着腥臭和烂霉气味。

李玄微屏住呼吸,垂眸看向女尸那交叠的腐烂的双手,枯瘦的指头在慢慢的抬起,动作僵硬缓慢但却无比清晰,随着月光当头,那手腕交叠的手骨突然挣扎扭曲着挣开,指甲疯长,如疯狂的满蔓延的藤蔓,猛的抓向李玄微的脸!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惊悚一幕,李玄微似早有准备,一抬手抓住女尸的枯爪,紧跟着用力往后一掰,另一只手又精准的抓住女尸的另一个爪子,双手交叠的扣住它,身子前倾压住尸体那蠢蠢欲动的身子。

一旁的李瀚山看到这一幕,已经惊的后背发凉。

死去的人竟然能动起来!!

现在怎么办?

微微让他坐着别动,可他难道就真的眼睁睁看着女儿一个人应对这恐怖的东西么?!

“坐着别动!”

李玄微猜到李瀚山要做什么,扭脸冲他喊了一声,语气低沉,面色肃然。

李瀚山忙又坐回去,连连挥手。

“我没动,我没动。”

紧跟着他就看到那棺材竟然开始颤抖起来,紧跟着一声巨响,那红棺直接从底部炸开,浸泡着尸水的碎木迸溅的到处都是,李瀚山一伸手,赶忙将面前的一块红木给拍开。

“微微,小心!”

李瀚山惊呼一声。

李玄微忙松手弯下腰,自身后射出一团如黑色长带般的东西,转过身定睛一看,只见刚刚那女尸已经直挺挺的立在原地,狰狞腐烂的脸上泛着森森的青光,空洞洞的眼眶对着李玄微,满头干枯的头发不知道什时候已经拖曳在了地上,像一团黑色的干草,随着女尸口中喷出阵阵红烟,它的头发继续生长。

李瀚山已经被吓得怔在原地。

见李玄微仍旧是面无表情,理智告诉他坐着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长毛女尸张牙舞爪的冲向微微。

李玄微后退一步,盯着那女尸不断滴着黑水的腹部,目光瞥了一眼被放在一旁的桃木盒子。

“嗬嗬……”

女尸嗓子里发出类似野兽般的声音,如同铁钩般的利爪缓缓抬起,然后僵直的身子原地飞冲起来,那满头枯发跟着如利箭般铺天盖地的朝着李玄微飞射而去。

“微微!”

“爸,别担心,我能处理得了。”

李玄微的声音倒还是沉稳冷静,眼看着女尸的爪子距离自己不过几寸,她快速从背在身后的布袋子里掏出一柄不过十几厘米的桃木剑,在那利爪即将插入心口前一瞬,另一只手持定身符按在那女尸额头。

刹那间,利爪停在原地不动,女尸则僵直着身子空洞的眼眶中爬出一只红色的长腿蜈蚣来。

李玄微伸出手,直接将那只蜈蚣抓在手里,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布袋子中。

再看这个面目狰狞的女尸,李玄微还是将桃木剑插在了它的心口。

紧接着,尸体在眼前融化成一滩尸水,臭气熏天,只剩下一把桃木剑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李玄微用帕子将桃木剑捡起来,擦了擦之后塞进布袋子里,回头再看李瀚山,他已经彻底呆住,眼睛死死盯着地上那一滩东西,面色复杂。

“你可以动了。”

“这是什么?”

李瀚山终于有机会问问题了。

李玄微指了指茶山。

“茶山上挖出来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它为什么能动?这世上真的有僵尸么?”

僵尸?

李玄微摇了摇头。

“这不叫僵尸,这叫尸傀,原先就是一具尸体,被人操控后变成祸害人间的傀儡。”

“谁操控它的?”

“不知道,歪门邪道,道行不高,所以尸傀也好对付。”

李瀚山若有所思,但还是心有余悸,上下打量了李玄微一眼,确定她没有事。

“那这件事算是解决了?”

李玄微摇摇头,又指了指不远处的桃木盒子。

这时候李瀚山才发现,那盒子里像是困着什么活物般,上下颠簸跳跃着,似乎有什么东西急迫的想要冲出来。

“母子连心,尸傀好对付,但它不好对付。”

之所以让村子里所有人都不要出来,不是因为这个女尸,而是因为那盒子里的断头死婴。

它胎死腹中,又被养在蛊水中多年,早已经化作成比尸傀更可怖的怨婴,它有自己的思想,被驯化的只有杀孽,只要在月圆之夜便会功力大增,逢人便杀。

怨婴的制作过程伤天害理,有违天道,将即将临盆的孕妇掐死,将她腹内的胎儿闷死后取出,浑身图满邪纹之后置于蛊水中培育,只待需要时再让它重见天日。

显然,背后操控这一切的邪道是奔着村子里的人去的,不,准确来说是奔着茶山去的。

村里的几个老人都是死于月圆之夜,就是这怨婴动手,想借死吓跑村子里的其他人。

这一招确实很管用。

可惜,李玄微回来了。

“这么危险的东西,要不烧了吧?”

“嗯,确实要烧,不过烧之前得化解它的怨念,不然光烧是没用的。”

怨婴不好对付。

好在李玄微见多识广,跟着师父走南闯北的也见识过类似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