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我迷路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李玄微准点醒来。

半小时吐纳半小时站桩,六点一到,开门见光。

“哐”的一声,一抹黑色的身影随着门开的一瞬间倒了进来,正好摔在李玄微脚边。

愣了几秒之后,李玄微默默后退一步,看着眼前的少年慢悠悠的爬起来,帽子摔在一边,露出一头凌乱柔软的黑发,几缕细碎的短发之下,是一张苍白困倦的脸,清瘦白皙,干净漂亮。

这时候李玄微才发现他很高很瘦,自己仰着脑袋也只能看清对方那精致冷白的下巴。

“对不起。”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唐继礼先道歉,嗓音沙哑,还有些沉闷,鼻音很重的样子。

“你有事么?”

来道观的人都是有求而来的,大多数情况下李玄微都能通过对方的一张脸,看出他的所忧所想,所以也不用多费口舌问这么一句。

但眼前这个少年,她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只能看出来他长得很好看,尤其是那双褶皱浅浅的双眼皮,白的几乎透明,眨动时的睫毛纤长,像是蝉翼。

除了师父和小虎,这是李玄微碰见的第一个,脸上看不出任何东西的人。

这种人,要么是八字太硬,要么是地位极高。

看着他,李玄微不知道他属于哪个。

唐继礼揉了揉头发,也没回答李玄微的问题,而是弯下腰,捡起掉落在她脚边的黑色鸭舌帽,利落的戴在头上。

“我迷路了,不小心在你家门口睡着了。”

“哦。”

简单的一句哦,李玄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看在已经站在院子里的少年,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这时候唐继礼才总算清醒了一点,看清眼前这个姑娘。

一身浅蓝色的短衫,黑色长裤,衬得她身形娇小却灵动,高高盘起的黑发有几缕落下来,挂在纤长白皙的脖子里。

迎着光,他眯起眼睛,盯着李玄微的脖子看。

又白又嫩的,细长的仿佛一只手就能掐住,发丝轻软凌乱,让他想起美丽的鹿。

“啧。”

他压低帽檐挡住眼底的那一抹幽深狭色。

妈的,脖子真他妈好看。

退后一步,唐继礼看清楚眼前那牌匾上写的三个字。

无尘观。

啊,原来是个小道士。

“你怎么还在这里?”

准备出去打点水的李玄微看见,那个黑衣服黑帽子的少年还靠在墙边,一条长腿弓着踩在墙上,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撸高的袖子下是一截冷白色的手腕。

倒不是她故意去看对方的手,而是对方自己慢悠悠的抬起了手,骨节分明的食指冲着外面那一片被白雾笼罩的山路。

“我找不到下山的路了。”

是啊,早上起了大雾,原先看的清楚地路现在已经被遮挡个严严实实。

李玄微点点头。

“我待会要下山,到时候你跟着我一块下去吧。”

老让他一直在道观旁边晃悠也不行。

唐继礼点点头,又盯着李玄微看。

“我现在有事,你去里面等着吧。”

“嗯,谢谢了。”

少年也不客气,迈开长腿就走了进去。

李玄微下山挑水,等水挑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坐了三个人。

分别是李梁,李瀚山,还有那个黑夹克少年。

三个人坐在一块,好像认识似的。

“微微回来啦。”

李瀚山站起身替她接下手里的水桶,又倒进水缸里。

坐在一旁的李梁看向李玄微。

“真是巧了,竟然在这里碰上了熟人。”

李玄微走过去。

“你们认识?”

李梁声音抬高,目光对着李瀚山,大声道。

“何止是认识!我们两家之间以前有不少来往呢,你说是不是啊唐少爷?”

唐继礼还是一副困倦的样子,眼皮颓废的垂着,懒懒道。

“叫我唐继礼就行了。”

“害是我见外了!你说咱们两家以前关系多好啊,这不自从你父亲把主营业务移到国外以后,咱们走的就没有以前那么近了,能在这里碰面也是缘分,今天什么都不说,我做东,请你和你哥哥一块吃个饭怎么样?”

唐继礼点点头,不是多在意的样子。

“到时候和唐归礼说就行了。”

“哦对了,你哥哥呢?”

“山下。”

“那你怎么在这里?”

“迷路了。”

唐继礼的态度冷冷的,和李梁的热情天差地别。

趁着吃饭的时候,李瀚山把李梁拉到一边去。

“别浪费时间了,把他送回去就算了。”

李梁一听忍不住反驳。

“怎么能算了呢?!那可是唐家的孙子!这要是能搭上线一块吃个饭,对咱们李家那肯定是有帮助的啊。”

“你看不出唐家那孩子对你的态度么?别折腾了。”

李梁不以为然。

“态度怎么了?人家是第一世家,态度傲慢就傲慢点呗,咱们已经大不如前了,现在好不容易碰上了,恰好待会还要帮他个忙,这么好的机会一块吃个饭聊聊怎么了?说不定还能互相留个联系方式,那咱们李家以后的海外生意不就有个照应了么,你也能轻松点。”

在维护关系这方面,李瀚山靠的是诚恳,李梁就靠脸皮厚。

再粗的金大腿他也得有人抱啊,不然搁那不是浪费了么。

转头回去,李梁继续殷勤的凑到唐继礼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早饭吃的稀饭和包子。

稀饭是玉米面煮的,包子是昨晚上村长媳妇送的,纯肉馅的大包子,小虎一手一个,啃得满嘴流油。

唐继礼什么都没吃,就连摆在面前的稀饭都没喝一口。

李梁见状只当没看见,吃完饭后还要拉着人家多聊一会,却被李玄微打断。

“三叔,我今天事情很多,你要聊就下山再聊。”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李玄微锁上道观的门,背上自己的小竹筐,牵着小虎的手走在前面。

李梁则跟着唐继礼的步伐慢悠悠的在后面走着,嘴里的话像是说不完似的。

一路上唐继礼都懒懒的垂着眸子,修长清瘦的背影不是非常挺拔,浑身上下充斥着懒散颓废的气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