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唐家来人

“来都来了,正好去看看那座山头,老祖宗动土迁坟这么大的事你不得把把关?”

唐继礼头都不抬,掏出手机打开游戏,戴上耳机后身子往后一仰,白皙修长的小指支撑着手机两端,拇指操控屏幕,帽檐下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绯红的唇不耐烦的抿着。

看他这样,唐归礼无奈的摇摇头,也没再多说什么浪费时间,扣上领口的扣子之后下了车,跟着秘书和保镖朝着山里走去。

“老板,那个联络人说三天之内就能把山头包下来。”

“还挺顺利的嘛。”

“不过他说还有一点麻烦,就是希望老板可以把价格再往上提一提,这样的话收购也能更顺利一点。”

唐归礼笑了笑,大步走在山里上,修剪得体的西装裤脚染了些灰尘,秘书见状连忙弯腰用帕子替他擦干净。

“一千万,是我给的最高价了,你告诉他,要是没那个能力我就换个人办这件事。”

“好的老板。”

到了村口,联络人已经候在树下,见迎面走来的唐归礼一身挺拔贵气,连忙谄笑着迎上去。

“唐老板,可算是见着您了。”

“你好,方便去看看地形么?”

“方便方便,您随便看。”

联络人紧跟着唐归礼身旁,带着他朝着茶山走去,边走边介绍。

“这块山头前靠李唐山,后靠清远山,三山相连呈案台之状,组成个三仙台,一条潞河穿山入海,让这块地势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把祖坟迁在这里,子孙后代一定出大将之才!”

一路走到半山腰,联络人指着面前更加雄伟壮丽的清远峰。

“有人传清远山里头曾经葬着梁王祖先,您看那山头雄阔,依稀可见巨龙盘绕,惠及三省的潞河发源地就在那里,恍若玉带环绕,能葬在那里的都是王孙后代,说起来比这座山头要好。可惜了,清远山属于国家,山上还有个道观,不许私人使用。”

说到这里,联络人话锋一转,又指着茶山。

“但这座山也非常不错了,这些年来想买山头的人多了去了,但山里的人思想都比较保守,认为这山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所以呢都不愿意卖。但老板您和那些人不同的是,您够大方!这个东西给足了,他们也就松口了,毕竟您说,谁还能和钱过不去,是不是?”

一千万买山,分摊下来每家能分到将近三十万。

这一片山头一年产的茶叶额不过也就几十万,除去成本,每家每户分个三四万那都算收成好的。

所以钱到位了,村子里绝大部分人肯定是愿意卖的。

所以唐归礼早已经把这座山当成自家山头了,计划着选个好日子把祖坟迁过来。

不过听联络人这么一说,他又将目光投向茶山对面的另一座山。

“清远山?”

“是啊,我们这里有名的险山,因为里面被鉴定有珍惜保护动物出没,所以就被国家保护起来了,到现在山上也就只有一座道观。”

“哦,怎么允许建道观呢?”

联络人也不清楚内情。

“谁知道呢,不过听村里人说道观里那个老道士,道行很高,精通玄学易数,被村里人称为老天师,神的很!”

唐归礼颇为感兴趣的点点头。

“嗯,那我得抽空去拜访拜访。”

既然山头收购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唐归礼联系了远在峡海市的父亲。

“三天之内就能把山头的事情解决好了。”

“继礼呢?”

“我看着呢,放心吧,这次我不会让他跑了。”

深山老林里,他能跑哪去?

话音刚落,一旁的保镖接了个电话,完事凑到唐归礼耳边紧张道。

“老板,继礼少爷不见了。”

上一秒还和父亲保证好的唐归礼,听到这话,攥着手机无奈咬牙。

“愣着干嘛?吩咐那边人赶紧去找!”

这偏僻的村子里,四面都是老林子,那小子要是跑深山里去了,那他上哪找去?

“一天到晚没个消停。”

——

眼前山脉连绵,一眼望过去,满山绿意盎然。

唐继礼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风景了,两条因为爬山而变得酸软无力的腿,颤抖着弯曲下来,清瘦修长的身子跟着靠坐在老树边。

头顶的太阳很晒,男孩眯着眼睛缓缓喘着粗气,高举着胳膊挡在面前,过分白皙的脖子微微仰着,热气蒸腾着的脸上浮现出层层绯红。

虽然热,但太阳晒的很舒服。

鼻间全是淡淡的青草味。

这种感觉像是全身包裹在温暖的湖水中,整日里昏昏沉沉的头脑此刻变得格外舒缓安宁。

随着耳边的如海浪般拍打树林的风声消失,唐继礼睁开眼,瞧着天边那一抹昏黄,他那淡淡的棕色瞳孔中划过一丝茫然。

摘掉鸭舌帽,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东边倒还有点光亮,再看背后的森林,早已经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此时的风已经不像下午时的温柔小意,“哗啦哗啦”推涌着茂密的叶片,像是被囚禁的兽,挣扎低吼着要冲出来。

“艹。”

少年骂了一声,又左右看了看,看着眼前那越来越远的光芒,他在“站着不动等人来找”和“试着自己下山”两个想法之间犹豫了一阵,最后他选择相信自己一回。

然后下场就是,天已经完全黑了,眼前还是一条根本看不到尽头的坎坷山路。

拿出手机,还是一格信号都没有。

风声渐起,四面八方全是浪潮般的声音。

往上走的时候不小心又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绊倒了,膝盖狠狠的磕在上面,疼得他膝盖一下都麻木了。

身前身后是一条路,左右是深不见底的密林,停在这里说不定就会被路过的野兽给叼走了,唐继礼想了想,决定继续往上走。

路的尽头肯定有人居住。

他身体不好,虽然不是外界传的那样病入膏肓,但确实是心先天心脏不好,做不了什么剧烈运动。

所以当他好不容易看到黑暗中出现一座建筑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上前去敲门,就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前倾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