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偏心的母亲

回了道观,小虎明显活泼了许多,自顾自的去祠堂,吭哧吭哧的蹲下来努力从元始天尊像的底座下面,掏出一个灰扑扑的木头娃娃。

小娃娃关节灵活,脑袋和脖子还能分别转动,圆圆的脸蛋上还有两颗灵活的眼珠子。

小虎爱惜的将木头娃娃抱在怀里,起身后看了看眼前的元始天尊像,紧接着又跑来了。

晚上狼嚎声不断,吓得李梁钻在被窝里根本不敢抬头。

床头的煤油灯亮着,李瀚山正坐在床边,困难的将随身带的药分拣成今晚需要吃的量。

李梁听到动静后探出头,看着灯下的二哥,重重的叹气。

“这个药要吃到什么时候去?”

李瀚山头也不回,抓起一把药塞进嘴里跟着水咽下去。

“后半辈子,每天都得吃。”

“妈知道么?”

李瀚山沉默了,但这个沉默已经告诉了李梁答案。

“我还是那句话,换做是我,不可能会答应大哥的,这影响的是一辈子的健康,明明可以继续等肾源,为什么非要你的?”

这是第一次,兄弟俩有机会在这样一个僻静的环境下聊天。

没有公务,没有家事。

两兄弟就这么面对面,说出藏在心底的话。

李梁是不满的,可当事人还没说什么呢,他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抱屈。

只不过如今微微找回来了,二哥也做出了改变,为了这个家的未来,李梁还是打算劝劝。

“二哥,微微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看妈对她的态度一般般,别说宥宥和琪琪了,就连堂哥家那个孩子都比微微处境好,你也该替她打算打算了,你想想,到底是大家重要,还是小家重要。”

以前李瀚山一年中多半时间都在外面应酬奔波,为了李家可算是呕心沥血,到头来呢?大哥肾衰竭,妈第一个想到的,竟然就是二哥。

换做李梁,肯定咬死不同意。

他就是自私。

本来就没什么兄弟情义,凭什么让他牺牲一辈子的健康?

明明可以多等一年,等其他肾源,大哥一家子却死死盯着二哥的肾。

说什么,自家的总比别人的好。

说什么,公司缺不了他。

还说什么,宥宥马上要高考了,怕影响她考试发挥,必须要赶紧把手术做了。

总之,那一大家子总有借口让别人牺牲,成全自己。

果然,二哥心软了,松口了。

不仅仅是因为大哥,更是因为妈。

一开始二哥是犹豫的,老太太嘴上说尊重他的一切决定,可却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吃不喝,对二哥的态度愈发冷淡。

这样的行为,远比语言更加残忍,更加具有胁迫性。

就这样,不到三天,二哥签下了捐赠同意书。

自那之后,原先身体强壮的二哥变得体弱多病,一米八三的个子一度瘦到只剩下一百一十多斤,往前每天都要坚持在跑步机上跑两千米的男人,现在别说跑步了,就连走路多了都要喘。

“你都成这样了,二嫂但凡表现出半点心疼,大嫂就说你们要讹上他们了。结果呢,两家人的关系还不如捐赠前,这叫什么?我话说的难听,这就叫卸磨杀驴,这就叫一家子白眼狼!”

什么玩意。

妈一直偏心。

最疼大哥,其次是姐姐,然后是他,最后才是二哥。

结果呢,这个家里干的最多的是二哥,得到最多的却是大哥。

外面圈子里谁不嘲笑李家老二没用,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结果在公司里就混了个执行总监。

李梁知道自己没用,所以也随便大哥安排,可二哥不一样啊,他凭什么要干这么多呢?

“二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李瀚山把水喝完,坐在椅子上,默默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听着哗啦啦的山风,许久才沉声道。

“以前都是一家人,我从来都不分你的我的。当时我觉得,只要妈在,我们就是一个整体,不用计较那么多得失。”

“那现在呢?你还觉得是这么回事吗?”

李瀚山嗤笑一声。

“人心都是歪的,偏的,以前我不在乎,可现在,我确实是该清醒一点了。”

自打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妈把他们的妻子儿女从李家赶出来,李瀚山就彻底明白了,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多么愚蠢。

他以为,只要自己在外面努力打拼挣钱,妻儿就能在家里过上好日子,母亲就能高看妻子一眼,儿子就能得到更好的资源。

可现实呢?

她的妻子因为常年疲劳,心思郁结,患上癌症。

他的儿子一事无成,还和大哥的儿子反目成仇。

他失而复得的女儿,对他态度冷淡,还不如陌生人。

这么多年他的自以为是差点害了家里人。

如今,也该清醒了。

山里,手机没有信号,别说上网了,就连一通电话都打不出去。

手机打开静音之后,李瀚山睡了这十年以来最踏实的一个觉。

明明是硬板床,盖的粗布棉被,可这一觉却格外香甜,一睁眼,整个人就像是重新回到了二十多岁时的状态,头脑是前所未有的清醒,身体是无与伦比的轻松。

在这里,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悄无声息的瓦解他肩上沉重的负担,让他忘记一切精神专注,整个人走路都快要飘起来了。

李梁也一觉睡到大天亮,直到外面传来阵阵饭香才悠悠醒来。

“哇……没有手机,我竟然整整睡了十个小时!好~舒服~”

李梁用力伸了个懒腰,看着自家侄女已经换上简单干净的蓝色道服,黑发高高盘起,整个人身轻如燕的单脚站立在圆形木桩上,纤细清瘦的腰杆挺得笔直,闭着眼睛双手合十,有节奏的吐纳呼吸。

木桩下,李瀚山一脸紧张,眼睛紧紧盯着高处的李玄微,明明担心却又不敢说什么。

毕竟这桩子,足有两人高,这要是不小心跌下来,那估计得摔骨折。

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了解,李梁不在乎的摇摇头。

“二哥,别看了,她不会有事的,等我洗漱吃点东西咱们就下山去,二嫂还等着我发视频报平安呢。”

“这太高了,爬这么高做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