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二哥,我想回家

李梁不以为然。

“微微现在还会开玩笑了。”

结果,对方表情认真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李梁的笑容憋不住了,开始反问。

“不会,真的有狼吧?”

“你不信可以不关门。”

李梁一把抓住二哥的胳膊,左右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道观。

自正门进去眼前就是一个圆形布局,入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正中间供奉的元始天尊像,镀的彩身,看着宏伟威严,面前还摆着供奉的长桌,桌上的贡品已经落了灰。

祠堂两边呈弧形,是一间间禁闭的房门,与身后的大门正好围成一圈,正中间露天,天尊像后面便是一片浓密繁郁的森林。

一阵风起,树影摇曳,风自头顶来,回荡在着道观之中,便得通体清凉。

好在看着舒服,不是很肃穆森然。

不过李梁还是害怕。

依他对李玄微的了解,自己这个侄女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也就是说这山上的狼真的可能会跳下来半夜敲他的门。

“二哥,我晚上陪你一块睡吧。”

李瀚山也有些紧张。

毕竟眼前这个地方和他想象着的天差地别。

秋林市的道观他去了不少,都是在寂静清幽的山上,地面干净整洁,砖墙明亮古朴,处处都透着现代化的气息,让你就算深处山中也能处处见到山外的东西。

而眼前这个道观,他只能想到一个字来形容。

旧。

旧的从内而外的散发出古老的气息,一砖一瓦都是斑驳的历史痕迹,从入门台阶上的青苔,再到门上挂着的蛛网,就连道观的门面祠堂,都透着破旧的气息。

虽然能看得出这里香火不错,但现代化的气息几乎为零,除了站在这里的他们几个,眼前这座道观就如同是沉睡在山中数千年的一块石头,外面的世界每分每秒都在千变万化,而这里,除了拂面的风和摇曳的树,一切都像是被世界遗忘。

李瀚山难以想象,自己的女儿,是怎么在样的环境下生活十六年的。

他想和女儿交谈,可每次都被微微轻描淡写的终结话题。

父女之间没有共同语言,没有相处经验,都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就算身处在这与世隔绝的道观,两人面对面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你们先去收拾东西,我去烧水做饭。”

“我来帮忙吧。”

李瀚山把行李交给李梁,跟着微微来到厨房,看着眼前这过分古老的摆设和只有在电视里看过的用具,一时间无所适从,不知所措。

“微微……爸爸,能帮忙做点什么?”

李玄微看了看旁边的一摞柴火,一边从篮子里取出土豆和玉米,一边指着墙上的斧头。

“你劈柴吧。”

“好的。”

虽然没劈过,但看着应该挺简单,把柴火一劈两半还是很容易的。

男人脱下西装,卷起衬衫的袖子,拿起斧子高高举起,对着那立起的柴重重落下。

然后,斧子陷进了木墩子里拔不出来,柴被崩飞到一边。

李瀚山又尝试了几次,最后累的满身是汗,中医成功的将一根柴从中间劈开。

“微微,爸爸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李玄微正把土豆和玉米往锅里放。

“嗯。”

“那个人为什么会喊你小天师?”

“这是他们随便喊的。”

“哦……那,你这次回来是要做什么事么?”

本以为微微不会理会,没想到小姑娘坐在灶前烧柴,认真道。

“村子里的人每年都会给道观供奉,作为回报,师父会护村子平安祥和。现在师父不在了,我得替他还这份恩情。”

“保护村子?村子里怎么了?”

“发生了一些事情,解决完了我们就回去。”

省的让周卿担心。

李瀚山知道,自己的女儿不是普通人。

那个老道士应该是有真本事的,并且把本事教给了微微,不然村子里的人又怎么会对她这么恭敬殷勤。

李瀚山知道,自己对女儿的了解少之又少。

可他又不敢继续追问,生怕惹微微不高兴或不耐烦。

晚饭准备好了,稀饭,土豆,和玉米。

一点荤腥都没有,就连油都看不到。

别说荤素搭配了,就连碗筷都不齐。

李玄微好不容易从屋子里扒出来一个碗,洗干净了递给李梁。

本来还很饿的李梁,在看到眼前这些东西之后瞬间就不饿了。

李玄微直接拿起一块蒸土豆就往嘴里塞,一旁的李梁看着噎得慌。

“你们以前就吃这些?”

他看小虎也吃的香,一点也没有挑食嫌弃的意思。

李玄微点点头,看着他们。

“明天我去村子里买点菜吧,今天晚上只有这些了。”

李梁吃不下去,最后硬逼着自己啃了个老玉米。

没滋没味的,吃的还费牙。

小虎抱着玉米努力的啃着,小脸上全是稀饭的痕迹。

李瀚山低着头,压抑着内心的心酸和愧疚,和女儿一样,啃了两个土豆喝了一碗稀饭。

“微微,浴室在哪呢?我想洗个澡。”

“那里。”

李梁照着她指的方向抱着衣服走进去,没过一会他又冲出来喊。

“只有一个桶,怎么洗啊?”

“桶后面有山泉眼,把塞子拔了就能洗了。”

“啊?那不是凉水么?”

李梁彻底傻眼了。

李玄微却异常淡定的来了句。

“山泉水是温的,洗了对身体好。”

“微微,你过得这都是什么日子啊!”

李梁刚来了一个小时就已经受不了了,没有全自动按摩浴缸可以理解,连个能放出热水的淋浴蓬头都没有是不是太过分了?

还有,这个纯天然露天厕所是怎么回事?

晚上出来方便真的不会被狼给叼走么?

最后就是安全问题。

他真的听到从山上传来的狼嚎了!!

救命,救命啊!

李梁想下山了,可下了山就是同样偏僻的村子,从村子到县里的距离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的脚程和两个多小时车程。

最主要是这个点,根本就没有车会出现在这里!

“我觉得我上当了。”

李瀚山在旁边安慰了一句。

“将就一晚上,明天去县里买。”

“二哥,我想回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