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回山

十一假期来了,李玄微打算回山里看看。

李梁知道她要回去替村子里解决问题,帮着李玄微劝说周卿。

“微微这次来得急,很多东西都丢在山里呢,正好这次我陪她回去,你也可以放心了。”

周卿正坐在沙发上别着头,听李梁这么一说,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你工作不忙么?一直来找微微。她还是个学生,最主要的任务是学习,不是帮你处理工作上的东西。”

显然周卿已经有点起疑了。

毕竟每次周六周末休息的时候,微微都不回家,说是在帮李梁处理公司的事情。

这么长时间见不到女儿,周卿不想让孩子难得的假期还要去那么远的地方。

李梁意识到自己再多说什么,自家二嫂就要生气了。

最后还是李祈芝开了口。

“妈,就让微微回去吧,你要是担心我请假陪她一块回去。”

周卿还是不愿意。

不是她不通人情,而是女儿来之不易,丢失多年的宝贝终于失而复返,她又怎么可能会让女儿再回到那个地方。

直到昨天晚上她都在梦魇中绝望的哭泣。

她回到了那天下午,清风徐徐的寺庙内,她不过是贪了困在那凉床之上多睡了一会,再一睁眼时就听见祈芝的哭喊声。

“妹妹呢?”

“你看到我妹妹了吗?!”

“妈妈,醒醒,妹妹丢了!”

哭声将她惊醒,场面乱作一团,她眼睁睁看着一抹身影快速消失在密林之中,任她如何奔跑尖叫也无济于事,最后只能跪在那滚烫的地面上绝望的哀嚎。

她的女儿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宝贝。

现在她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再次离开。

“不行,要么我就跟着去,不然我是不会同意的。微微,对不起,妈妈太自私了,妈妈做不到再送你离开。”

李玄微一直沉默。

她理解不了,但她选择听从。

“妈,你身体还没恢复,沿路一千多公里长途颠簸,你怎么可能跟着?”

周卿坚持不松口。

“没事的,坐飞机不累的。”

一旁沉默不语的李瀚山叹了口气,握住妻子的手。

“你们都留下,我陪着微微回去。”

周卿摇摇头。

“家里那边那么忙,你怎么可能走得开,算了还是我去。”

李瀚山这一次倒是坚定。

“那边有大哥就行了,再说了,女儿还能没有公司的事情重要么?你别担心,我一定把女儿好好给你带回来。”

李家大大小小的事情,一大半都压在李瀚山身上,除了最后的决策由老大决定,其余的琐事都归李瀚山。

过去十几年,他待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毕竟事业为重,周卿就算心里有怨也没法说什么。

如今一家四口都已经搬出来了,老太太做事那么绝,李瀚山的心也凉了一半,这次女儿需要自己,他自然有离开的勇气。

就怎么说定了。

李祈芝待在家里照顾周卿,李瀚山带着李玄微回村,原本小虎也是要留下的,可小娃娃一见姐姐收拾东西了,竟然也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小书包,把平时喜欢玩的小玩具,小零食都塞进书包里。

李玄微收拾好了,转身一看,小虎也等在了门口。

她想让他留下,可小虎却死死抓着她的袖子不松手,小脸绷的紧紧的,不管周卿怎么劝都不肯松手,最后竟然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看这个架势,想单独离开是不可能的了。

小虎的脾气李玄微最了解,倔强固执,认定的事情咬死都不会放弃。

众人怎么哄都没办法,李玄微只能牵起他的小手。

“我带着他一起吧。”

李梁见状,赶忙提出自己一起跟着。

“我跟着,路上照顾小虎,正好也能和二哥叙叙旧。”

一共七天,反正他整天在公司也没什么事情,跟着也能见见世面。

毕竟在场的可只有他知道李玄微这次回去的目的。

作为合伙人,李梁当然要随身陪同。

机票定在了第二天早上八点。

早上六点不到,周卿就起来准备早餐了。

离开之前还把昨晚上烤好的小饼干装了满满当当的一盒子,塞进小虎的书包里给他路上吃。

临走前,女人依依不舍,一再叮嘱李瀚山和李梁兄弟俩。

“一定要照顾好微微和小虎,六号就坐飞机回来,我等你们回家吃晚饭。”

两人一再保证,并承诺每天都会开一遍视频。

——

飞机上,李梁扒着李玄微聊天。

别的头等舱客人都在看书睡觉,只有他喋喋不休的说。

“你们道观有多大?里面弟子有多少?”

“不大,弟子只有我一个。”

“那你们考不考虑收外门弟子?”

李玄微闭着眼睛语气清淡。

“考虑呢,还没碰到合适的。”

“你看我,我合适么?”

李玄微睁开眼睛,轻飘飘的睨了他一眼,然后摇摇头。

“不合适。”

世俗心太重,静不下心,就算修炼了也没什么成就,纯属浪费时间。

李梁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那等我们到了之后是住在道观里面吗?”

“是的。”

“有空调WiFi吗?”

李玄微皱眉,明显有些不耐烦得摇了摇头。

“没有。”

“那信号得有吧?”

“没有,打电话要去山下的小卖铺,有你的电话小卖铺的伙计会通知你。”

李梁大为震惊。

“连电话都没有,你们道观就不知道与时俱进的么?这样一来谁愿意去供奉香火,道观怎么赚钱啊?”

“赚钱?”

李玄微面露疑惑。

“道观怎么赚钱?”

“啊?不赚钱你们开道观干嘛?普度众生吗?”

“师父的师父是道士,把道观留给了师父,师父又把道观留给了我,道观是家,没有为什么。”

李梁毫不赞同的摇头,连着叹气。

“就算是家也得有开支吧,不赚钱,你们吃什么喝什么?你上学的钱哪来的?”

“我们会为村子里的人们解决问题,他们会给我们供奉和香火,这些钱够我们吃喝。至于我上学,不要钱。学校给我交学费,每个学期还会给我一千块的补贴,足够我的生活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