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你的脸有问题

李玄微照样静默之后摇动龟甲,观察三枚铜板的位置和正反。

“西南,两千里。”

最后一个问题。

“最后,仔细想好告诉我,你妻子的出生年月日,越精确越好。”

这一题难倒了男人。

他又打了个电话,问妻子的出生年月日。

回来时,他面露苦涩。

“只知道是1968年9月生的,具体多少日不清楚了,这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她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没事。”

李玄微再次捧起龟甲,最后一次占卜。

“环山临水,低处低洼,穷极。”

三卦结束,李玄微将龟甲摆在一旁,看着男人那期待紧张的眼神,稳声道。

“我国北方,位于我市西南两千四百公里,群山环绕的山村,毗邻一条大河,极其穷困。”

这是卦象上说的。

李梁已经把地图拿出来了,知道了方位,距离,地域特征,再看缩小的范围。

“看地图,是甘州省古市的位置,特别穷的县是潮江县,潮江县临河的村子有不少,但四面环山的只有一个。”

李梁都兴奋起来了,看着男人那愈发迫切的眼神,他说出了最终的地址。

“朱河镇!”

旁边的大妈突然拍这手激动的喊。

“太好了!太好了!”

周围人跟着拍掌叫好。

男人坐在人群中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地址,身子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女儿……真的,在这个地方?”

李玄微看着他,轻轻摩挲着自己的龟甲,声音平静且冷淡。

“寻亲固然是喜事,但还是要小心谨慎,不要贸然冲过去。”

“为什么?

那里怎么了?

有什呢问题吗?”

李玄微点点头。

“去吧,别浪费时间。”

男人一听,赶忙起身,一边道谢一边打电话联系妻子和儿子。

“你们,快,买最近的一班去甘州古市的机票!快,快点,别吃饭了!”

看着男人冲出去,李梁一叹气一跺脚。

“这生意做的……还没给钱呢。”

接下来,剩下的客人更着急了,也不在旁边等了,就站着围在旁边看。

“神了!”

“您该不会是返老还童的神仙吧?!”

大妈们本来只是进来凑凑热闹,万万没想到真的碰上个有本事的,再看李玄微的年纪小,更是一口一个小神仙,小神仙的喊。

就算自己的事情问完了,还要留下来继续看热闹。

一直到晚上天都要黑了,一群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临走了还要追着问。

“小神仙明天什么时候来啊?”

李梁作为发言人,挡在李玄微前面万般作揖。

“大家伙先回去,明天周末,大师早上九点过来,各位有问题想咨询的,想解决的,九点之后再过来!在这里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们明天再见,回去休息吧。”

好不容易都送走了,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沐木就一直待在店里,从一开始的惊奇诧异,到现在的尊敬崇拜,再看李玄微,沐木觉得她就是个金光闪闪的大佬。

“微微,你这么厉害,你也帮我看看,帮我看看我的脸。”

沐木站在灯下问李玄微。

“你看我的脸,能看出什么嘛?我有没有什么问题啊?”

李玄微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

“有。”

“哈哈,我有什么问题啊,你吓唬我呢?”

沐木只当李玄微开玩笑。

可在看到对方脸上那一抹认真严肃之后,沐木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

“微微,我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李玄微再次点点头。

“嗯,你的脸,不对劲。”

沐木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有些紧张。

“我的脸怎么了?”

又不漂亮,亲戚都喊她小黑妹,平平无奇的长相扔人堆里惹不起半点注意。

就怎么一张普通平凡的脸能有什么问题呢。

沐木被李玄微的眼神盯得后背发麻,想到她今天的料事如神,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脸皮有些发烫。

“微微你别吓我啊,我的脸怎么了?”

李玄微摩挲着沐木的脸庞,眉头紧锁,低声道。

“你的脸,和你的命数,不想匹。”

“什么意思?”

李玄微摇摇头,她现在还不能确定,毕竟这种情况她第一次见,以前和师父一块的时候从没遇到过这种例子。

不过沐木确实是被吓到了。

李玄微意识到自己话说的太重,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开口保证。

“我不会让你有问题的。”

吃别人一顿饭都得想着报答。

她这开学以来就吃了沐木不下于十顿饭了,这份情谊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还呢。

现在正好来了个机会。

——

自打小学毕业以来,沐木就很少照镜子了。

因为她长得太普通了,即使算不上丑,但过分的普通还不如丑一点来的有个性。

因为肤色黑,她买了许多美白的产品,每天从头到脚的坚持涂抹,甚至还跟着母亲去美容院做美肤,可到头来还是没有用。

医美的人说,要想变白还是得打针吃药。

妈妈不允许,说她五官端正身体健康。

爸爸又成日里夸她漂亮,说她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仙女。

这样轻松和谐的家庭环境也让沐木渐渐放弃了这些动刀的念头,这么多年来也长成了个乐观开朗的性子。

家庭幸福美满,自己成绩优异,生活条件优越,她都得到这么多了,就算不漂亮又怎么样呢?

妈妈说,人要去看自己拥有什么,而不是一直盯着自己没有的东西。

所以当李玄微说她的脸有问题的时候,沐木这才重新观察起镜子里的自己。

头发有些稀疏,虽然每天都梳的整齐,但扎起来还是只有可怜的一小缕。

眉毛很淡,几乎看不出形状来。

眼睛很小,曾经被表姐嘲笑为绿豆眼。

鼻子有点塌,虽然鼻头翘,但侧面看还是看不出半点起伏。

最后就是皮肤,黑黄黑黄的,和白挂不上半点关系,这也是她最自卑的地方,别人打趣似的嘲笑也会让她伤心难过。

就这么一张脸,人家连多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会有什么问题呢?

沐木扣上镜子,叹了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